DeFi 運動是下一個 ICO 熱潮嗎?

DeFi (去中心化金融)正迅速成爲金融科技領域的產品分銷管道。實際上,DeFi 行業本身就可以歸結爲是金融產品分銷的管道。1999-2000 年初,互聯網信息的爆發使內容的發佈與獲取的成本接近於零。然而,在全球金融領域,爲每個人創造金融產品的分銷成本還沒有接近於零。

這便開啓了 DeFi 的潘多拉魔盒。

1

DeFi 促使以太坊價格暴漲

隨著美國未來十年將長期採取近零利率的舉措來推動以美元爲基礎的資產和金融市場,我們正處於資產價格準泡沫的階段,並且全球流行病的爆發(Covid19)和疲軟的經濟通脹率所帶來的低迷經濟使得美國政府被迫維持現在的狀態。

中國央行警告說,某些經濟體長期存在超低利率正在積蓄金融穩定風險,並給其他國家造成溢出效應。中國人民銀行在其季度貨幣政策報告中表示,“由於發達經濟體的通貨膨脹率長期以來一直低於目標,因此發達經濟體實施的低利率尚未達到預期的效果。” 指出低利率幾乎無法改變這些經濟體的結構性問題,在某些情況下已經惡化了銀行的利潤並造成了信貸緊縮效應。那麼,我們是否正處於 DeFi 泡沫以及全球經濟普遍存在的泡沫中?

即使 DeFi 行業可能存在泡沫,整個加密社區仍繼續吸引加密交易商和主流媒體以及開發者和各行業創始人的關注。在複合項目首次進入行業知識和意識後,不同的應用程序已成爲人們關注的焦點。整個加密行業仍然認爲,最大的問題是象徵性的估值和參與者對其風險缺乏瞭解。這些風險發生在今年,黑客濫用 DeFi 產品,發現技術漏洞和弱點,以便從他們的平臺上竊取。在剛剛過去的 6 月和 4 月,一名黑客分別從 DeFi Service Balancer 和 Dforce 竊取了大約 50 萬美元和 2500 萬美元。然而,社區無視所涉及的風險,DeFi 行業繼續順利前進。

對 DeFi 的興趣是隨着複合借貸平臺推出其 Comp 令牌的增長而產生的。人們還一致認識到,行業正在推動分散的貸款服務和“Yield-farming”。在過去的一年裏,DeFi 的人氣和投資者的興趣一直在飆升。根據以太坊(ETH)分析平臺 Dune Analytics (圖 1)的數據,到 2020 年 6 月,DeFi 用戶總數預計將達到 60 萬。以下顯示了年初至今(12/31/19–08/31/20)期間 ETH 價格的變化,以美元 % 爲單位計算。

除了全球市場連鎖反應導致的 3 月低點之外,美元對 ETH 價格變化一直在一個範圍內。這可以被推斷爲意味着在公開市場上的 ETH 供應可能會進入 Stacking 和 DeFi 平臺,而不太可能是短期和日內交易。由於 DeFi 平臺,ETH % 的變動也意味着有更多的需求來擁有它。

DEFI 運動是下一個 ICO 熱潮嗎?圖 1 Data from Dune Analystics

與 2017 年首次代幣發行(ICO)熱潮和現象相比,去中心化金融(DeFi)代幣帶來了巨大的美元佔比的資本收益。在(圖 2)中,顯示了一些稀疏的數據集,給出了一些關於美元參與 ICO 融資規模的觀點,EOS 項目是最大的 ICO 融資,爲 42 億美元。DeFi 的相對市值約爲 150 億美元,其中約有 90 億美元被鎖定。截至 2019 年 11 月,ICO 項目自成立以來已籌集 250 億美元。有趣的是,DeFi 是最近的一年的行業運動,而 ICO 行業場景是在 2017 年的某個時候推出的。

DEFI 運動是下一個 ICO 熱潮嗎?圖 2
Data From CoinMarketCap

2017 年的 ICO 場景見證了數百次代幣發行,其中大部分資產是通過以太坊區塊鏈發行的。約有 435 個 ICO 項目“上市”,平均融資約 1270 萬美元,總計 56 億美元。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財經頻道(CNBC)曾報道稱:“ ICO 作爲早期項目融資通道已經超過了風險投資基金投資的最大金額。”法律和監管機構對 ICO 公開募集行爲進行了監管。

2019 年 2 月,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將制定指導方針,對違反證券法的 ICO 項目進行執法。

ICO 現象和 DeFi 產品使投資者既經歷了資產的資本增值,如 Compound 的 Comp Governance Token,又通過實際使用 DeFi,即“Yield Farming”。到目前爲止,鎖定在各種 DeFi 平臺的總資產 TVL 已從大約 11 億美元增加到 92 億美元(圖 2)。除了領先的 MakerDao 之外,在今年 6 月中旬推出之後的頭幾天,Compound 的 COMP 治理令牌就獲得了近 5 倍的收益,並鎖定了 7.63 億美元的 DeFi 平臺。

自 5 月底以來,AAVE 的 Lend Token 協議的一個項目已經獲得了超過 6 倍的收益,鎖定了 12 億美元。自 5 月底以來,另一個名爲 Synthetix s SNX Token 的項目也實現了超過 5 倍的增長,鎖定了 8.33 億美元。參見(圖 3),從圖中可以看出,在一年的時間框架內,更受歡迎的 DeFi 相關代幣的價格漲幅超過了一般金融指數,如 SP500。

儘管“FAANG”股票的價格迅速上漲,但如 Tesla、DeFi 代幣的價格漲幅仍然領先。DeFi 項目和投資的激增是以太坊(ETH)持續走高的衆多原因之一,從 6 月 30 日的 225 美元到接近 500 美元(2020 年 9 月 1 日)的價格範圍點(圖 4),估計增長了約 70%。DeFi 代表了到目前爲止以太坊的最佳使用案例,並帶動了 2020 年迄今爲止網絡使用量的增長(圖 5)。

DEFI 運動是下一個 ICO 熱潮嗎?圖 3

Data from BTX Capital

DEFI 運動是下一個 ICO 熱潮嗎?圖 4

Data from BTX Capital

DEFI 運動是下一個 ICO 熱潮嗎?圖 5

Data from BTX Capital

2

“有趣的”項目方

據報道,在 Curve 團隊驗證部署之前,匿名開發人員創建了智能合約,大約有 80,000 個 CRV 令牌(約 500 萬美金)被預先挖掘。Curve 的團隊成員最初“持懷疑態度”,但最終發現部署具有“正確的代碼、數據和管理鍵”。有趣的是,Curve 項目繼續照常運營,而且似乎在項目團隊接受了這一“被”預挖的結果。

“由於代幣和 DAO 越來越受歡迎,我們不得不採用它,”Curve 說,並補充道:“代幣最終還是按原計劃發行。”DeFi 行業對 Curve 的 Dao 和 CRV 令牌的早期預挖持懷疑態度,並擔心會出現欺詐行爲。無許可區塊鏈網絡意味着任何開發者都可以部署智能合約代碼。Binance、OKEx 和 Poloniex 等各種加密貨幣交易所支持了 CRV Token 的的上線。

DeFi 項目涉及技術風險,例如 YAM Finance,這是一種體驗式去中心化金融協議。2020 年 8 月 13 日,Yam 代幣價格在幾分鐘內跌至零。

YAM 市場價值暴跌,導致所有主要代幣(如 Compound、Zone Finance 和 Balancer)的價格波動性突然增加。Yam 聯合創始人 Brock Elmore 在 Twitter 上透露,他們項目的協議存在一個致命的技術缺陷,即 Yam 令牌的 Rebase 供應功能。這一技術缺陷導致了協議的治理系統問題,因爲在最初的重新定基之後,會產生比預期更多的 YAM 代幣。

YAM 曾爲 Compound,Aave 的貸款,Chainlink 的 Link,Wrapped ETH,YFI,Synthetix,Maker 和 Uniswap V2 LP 代幣投入大量資金。當多個代幣項目在下注過程中被捆綁在一起時,DeFi 市場的系統性風險也是一個值得關注的領域。

3

監管未至

DeFi 最終將吸引監管者的關注,並對行業進行更多監督。不可避免地會有棘手的法律問題和監管審查。例如,Synthetix 將爲特斯拉和蘋果股票提供類似股票的代幣,這可能會引發一些法律問題。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執法終結了 ICO,並在其他國家建立了更多的法律監督。鑑於 ICO 的法律先例,DeFi 投資者在尋求此類投資機會時應謹慎行事。

需要進一步的討論和深入的法律分析,以自我監管的方法來識別具有平臺安全最佳實踐的 DeFi 項目,金融代幣設計和適當的法律結構。還需要法律專業人員來幫助確定需要參與哪些監管機構,DeFi 爲遊說者和其他倡議提供資金,這些倡議將試圖捍衛和教育這些基於加密貨幣的技術,最終實現現實世界的的利益。

今天的 DeFi 代幣遵循了一些主題,這些主題已經幫助它們持續的獲得了關注。DeFi 項目啓動最流行的主題是:借貸協議和鏈上衍生平臺。這些主題的項目評估具有重複的簡單收益和特徵。相對容易地,新的 DeFi 產品和服務可以通過加密貨幣市場進行交易並交易到交易所,這引起了資產泡沫形成的一些警報。

沒有任何限制或監督的 DeFi 市場,可以爲新成立的金融技術應用程序創造創新和增長。DeFi 項目的 Yield Farming 實踐通過去除金融世界、銀行的中間人,分散了金融投資管道。DeFi 項目可以創建並在 UNISWAP 等去中心化的交易所上市,幾乎沒有進入障礙或摩擦。但是,當一個 DeFi 項目列出 10% 的沒用年收益率時,且價格劇烈的波動,那其實泡沫不經意間就在增加。

Vitalik Buterin:“老實說,我認爲我們在強調華而不實的東西,DeFi 給你太多的高利率。這些高利率明顯已經高於你在傳統金融中所能得到的,本質上要麼是暫時的套利機會,要麼是伴隨着未提示的風險。”

4

DeFi 的前景

相反,DeFi 網絡協議卻在被廣爲使用,其中它們確實具有某種功能機制,可以賦予其評估和使用價值。對於不追隨加密貨幣行業或 Roinhood 上股票投資者的用戶來說,DeFi 似乎不太有趣,他們從過去對 ICO 代幣的投資中汲取了深刻的教訓。DeFi 項目由於其複雜的技術結構,極有可能遭受高波動性和突然的價格暴跌之苦。

從本質上講,只有具有真正業務和技術水平的 DeFi 項目才能超越現在並增長,超過 2017 年以來的 ICO 代幣。經過深思熟慮的 DeFi 項目可能仍不會吸引普通投資者來購買它的令牌,並因地區監管問題,會限制不合格的投資者。最後,創造真實世界經濟價值的 DeFi 協議項目將蓬勃發展,併成爲行業領導者。

只爲投機者重用和交易套利收益的項目將獲得短期的財務成功。我們應該對這個事實結果感到滿意。如果 DeFi 行業繼續且已經消化了高收益泡沫,那麼未來代幣價格的波動和市場修復調整會加強 DeFi 被更廣泛的使用及接受。

原英文版本已發佈於 BTX Capital Medium:https://medium.com/@btx.capital/is-defi-movement-the-next-ico-craze-2e3cb851290a

本文不構成投資建議,虛擬貨幣波動大請謹慎小心

掌握虛擬貨幣、區塊鏈大小事

DeFi 運動是下一個 ICO 熱潮嗎? DeFi 運動是下一個 ICO 熱潮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