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不上“流動性挖礦”?不如來研究下一個 DeFi 在哪兒

也許,YAM 的“崩盤之象”來得正是時候。它是對投資者和從業者的一條提示,任何時候都不要拋棄產品本身這個支撐點。

出品 | Odaily 星球日報(ID:o-daily)

文 | 黃雪姣 運營 | 蓋遙 編輯 | Mandy 王夢蝶

這兩週,再次印證了“幣圈一天,人間一年”。

DeFi 箭速飆升,就在“古典韭菜”按捺不住準備殺入場中爲“新韭菜”接盤之際,YAM 突然崩盤,殺的一衆 DeFi 代幣落花流水。

老韭菜們一邊躊躇着是否逢低入場,一邊也在努力研究“下一個機會”。而已經在 DeFi 車上的韭菜,多少也對這輛車的會衝向何處心存懷疑。

“DeFi 的構建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到一定程度會有瓶頸,加密領域的趨勢也會有周期性的變化。”

“目前是存量博弈,DeFi 行情已經接近尾聲。”

……這類聲音層出不窮。於是,市場上關於“下一個 DeFi 會在哪兒?”的分析越發有了市場,“安利”的概念板塊涵蓋了 DAO、NFT、去中心化衍生品平臺、DeFi 跨鏈協議等等。

趕不上“流動性挖礦”?不如來研究下一個 DeFi 在哪兒幣價未動,P 圖先行

吆喝之下,一週以來,DAO 的龍頭幣已有 1-3 倍漲幅,NFT 概念幣漲幅高的也將近 1 倍,更有幣安等交易所“力薦”。

那麼,這些新興板塊都各有什麼故事嗎?會涉及到哪些幣?買買買之前要了解哪些風險?本文將對此逐一解析。

“玄學”的 DAO,有搞頭嗎?

DAO (Distribut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中譯名分佈式自治組織,是個有點“玄學”的東西。

如果說,比特幣的誕生是要改造貨幣體系的問題,那麼 DAO 瞄準的則是優化組織體系。

小到家庭、企業、機構,大至政府機關,都是一個組織。那麼去中心能帶來什麼呢?

簡而言之,DAO 通過智能合約運轉,成員可自由加入 & 退出,組織規則可自定義,代碼公開且強制執行、杜絕了人爲操作,沒有法律實體、沒有人能夠干預。

這簡直是是 21 世紀的“烏托邦”,正因如此,2016 年,開山鼻祖“The DAO”才能憑藉“去中心化 VC”狂攬 1.6 億美元,成爲當時史上最大的 1CO。

儘管“The DAO”出師未捷身先死,但對於現實的組織體系而言,DAO 仍充滿變革的潛在魅力。

在那之前,伴隨 4 年來鏈上世界的搭建,DAO 已然成爲諸多項目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譬如,Nervos、IoTeX、aelf 等公鏈已經在社區中設置 DAO,用作鎖倉、銷燬和管理基金會。基於以太坊的勞務撮合市場 LexDAO、去中心化 VC PieDAO 等 DApp,以及 MakerDAO、KyberDAO、Synthetix、Aave、CurveDAO 等 DeFi 項目,都在用 DAO 完成日常運行和議事。甚至本次 DeFi 的引爆點,也是 Compound 發行具有激勵作用的治理代幣。

因此,一些樂觀的 DAO 信仰者相信,隨著 DeFi 治理型代幣發幣潮繼續,會催生出大量對治理工具平臺的需求,DAO 的風靡是早晚的事。

那麼對於投資者(xin jiu cai)來說,在上千個 DAO 中,應該關注哪些幣呢?

市面上的 DAO 項目主要分爲兩類:

一類是通用型 DAO 平臺,主要玩家包括 Aragon ( ANT)、DaoStack (GEN)和 Kleros (PNK)等;

另一類則是專用型 DAO,如 MakerDAO、KyberDAO、Synthetix、Yearn.finance 等項目內嵌的 DAO,都是爲實現自身特定功能,其價格漲跌未必依循 DAO”概念板塊“,更多的是追隨其主業,如借貸、支付等,或是是否推出流動性挖礦等“強效興奮劑”,在此不過多贅述。

下面我們來看原汁原味的三大 DAO 平臺:

趕不上“流動性挖礦”?不如來研究下一個 DeFi 在哪兒

總體而言,三大平臺成立時間較早,至今最高漲幅可達 23 倍(PNK),最低漲幅爲 GEN (-31%),仍處於破發狀態。這兩者的市值都在 2000 多萬美元,DAO 的龍頭 Aragon (ANT)的市值足足其十倍之餘,發行至今漲幅不算太高(6.9 倍),近 24 小時漲幅爲 86%,近 1 個月漲幅達 410%。

這個龍頭的厲害之處在哪兒呢?Odaily 星球日報曾在 《還說治理類項目不性感?這個 DAO 上線半年吸金 700 萬美元》 一文中詳述,Aragon 定位於 DAO“製造工廠”,在這裏,你可以花幾分鐘、幾美元(在 Gas 費沒暴漲的情況下)來創建並運營一個 DAO。

作爲和 The DAO 同一時期的項目,Aragon 通過 1CO 籌集 2500 萬美元資金,2019 年底上線主網。截至今年 5 月底,已有超過 5700 個地址創建 / 參加了約 1400 個 Aragon DAO,管理的數字資產達 700 萬美元。上述言及的 Aave、CurveDAO、Synthetix 等均基於 Aragon 創建。

在硅谷,Aragon 這一高可用的創新項目也坐擁硅谷風投教父 Tim Draper 、紐約風投基金 Placeholder、CoinFund 和硅谷風投公司 BoostVC 等衆多擁躉者。

去年 10 月,Aragon 突然宣佈將基於 Cosmos 開發專屬側鏈,還曾引起以太坊社區不小的騷動。但這一決定主要是爲了規避單一平臺風險,降低用戶使用成本,在以太坊 Gas 成倍暴漲的今天,Aragon 的選擇不可謂不明智。

DAODaoStack (GEN)和 Aragon 類似,同樣定位於 DAOs 的構築框架和平臺。Kleros (PNK)則專注與鏈上仲裁機這一單項功能。目前,Kleros Court 平臺上已有 200 多名陪審員,累計處理糾紛 150 多起。

毫無疑問,這些工具很前衛,也有應用場景,但在大部分人看來,完全自治就像絕對中心化一樣極端,真正施行難度很大。

與此同時,Aragon 等 DAO 平臺也沒少遇到瓶頸。譬如現在一個帶有流動性挖礦玩法的 DAO 很容易輕鬆吸金數億美元,但沒有經過驗證的 DAO 無疑是具有風險性的。

NFT 帶動的小眾“鏈遊”會爆發嗎?

8 月 13 日下午,幣安新一輪 IEO 開啓申購,上線項目正是 NFT 類代幣 SAND。

“新幣牛市”當前,又得大所“力捧”,不少投資者也對開始對 NFT 板塊充滿期待。於是,出現了 Sand 7 日成交量暴漲 150%,老 NFT 項目“龍頭”MANA 幣價一週內強勢拉昇了 87%。

NFT (Non-FungibleToken),非同質化代幣,每一枚代幣都是獨特的,不可分割和交換。主要應用在遊戲、藝術品、域名、收藏品、現實資產通證化(STO)等領域,尤其是藝術品和遊戲。

“加密貓 CryptoKitties”便是其中最爲成功的實踐。截至今日,加密貓已經發售了 280 萬隻,成交總額超過 3700 萬美元。

那麼,NFT 怎麼玩,下一個 MANA 或 CryptoKitties 又會是誰?

你可能已經注意到了這個問題,既然每枚獨一無二,那麼如何上所交易呢?事實上,NFT 多數代幣並不上幣安這種大衆化的交易所,獨特的代幣勢必涉及選型和出價,甚至很多都以拍賣的形式交易。

因而,能上線大衆化交易所的基本只有小部分帶 ERC-20 代幣玩法的特殊遊戲,譬如接下來要展開的三款排名靠前的代幣,ENJ、MANA 和 FFF。

ENJ (恩金幣)依託於世界級在線遊戲創作平臺恩金。該平臺於 2009 年推出,運營多年,已擁有 25 萬個遊戲社區公會、電競團隊、遊戲社區、遊戲部族、角色扮演團體、粉絲網站等等,註冊用戶 1870 萬,月 UV 達 60 萬人次,社區中的遊戲資產商店每月銷量高達數百萬美元。

ENJ 作爲一種普通的 ERC-20 代幣,可以用來 Mint (挖)平臺上獨特的遊戲資產,這些資產又可以隨時轉成 ENJ,因而 ENJ 的作用類似於 NFT。

ENJ 於 2017 年正式推出,至今流通市值達到上億美元,幣價累計漲幅 6.2 倍,近 1 個月漲幅較低,僅爲 20%。

趕不上“流動性挖礦”?不如來研究下一個 DeFi 在哪兒

MANA 則是鏈上版“我的世界”Decentraland 的流通代幣。MANA 可以和遊戲中的 NFT 類代幣 LAND 相互兌換,由此實現和特殊資產的錨定,吸納市場上的資金壯大項目。

17-18 年講虛擬世界與現實資錨定故事的區塊鏈項目其實不少,但只有少數活到了現在,MANA 是其中的鼻祖。

MANA 於 2017 年上線,作爲最大的“鏈遊”之一,代幣流通市值過億,累計漲幅超過 3 倍,近 7 日最高漲幅達 80%。

FFF 是今年上線的 NFT 新銳,它定位於汽車競賽平臺,其中汽車零件等獨特數字資產可通過 FFF 購得。

FFF 當前市值較小,僅有 140 萬美元,但相比於發行價已有 6.2 倍的高漲幅,交易市場頗爲集中(MXC 和霍比特)。

在這些可直接在交易所購買的 ERC-20 類代幣外,投資者也可以到特定市場(如交易平臺 OpenSea)購買真正的 NFT 代幣。

在 Nonfungible.com 這個網站上,你能發現最新、“高收益”的 NFT 代幣。如下圖所示,它能爲投資者提供了 NFT 代幣 7 日總銷量和成交額排名等數據。

趕不上“流動性挖礦”?不如來研究下一個 DeFi 在哪兒

從上圖中可以看出,藝術品創作 & 交易平臺 SuperRare、鏈上版“我的世界”Decentraland、球星卡遊戲 Sorare、沙盒類遊戲 The Sandbox 和爲錢包地址提供唯一域名服務的 Ethereum Name Service 7 日成交額最高。

其中,Decentraland 和 The Sandbox 因爲受二級市場熱捧,近 7 日成交額有 50%、150% 不等的拉昇,Ethereum Name Service 的成交額也有 170% 的漲幅。

整體而言,NFT 總成交達到千萬美元的只有 CryptoKitties (3700 萬美元)和 Decentraland (2400 萬美元)。整個市場上售出 NFT 數量將近 500 萬個,總成交額超過 1 億美元。

趕不上“流動性挖礦”?不如來研究下一個 DeFi 在哪兒

從月成交額看,NFT 市場每月僅有 71 萬美元的資金流動,盤子頗小;但看 NFT 的均價,歷史成交均價在 21 美元,到了近 7 日、近 24H 已有大幅飆升,漲幅達 4.5 倍和 5.9 倍,似有資產大幅溢價的跡象。

NFT 出現的另一想象力的原因是和 DeFi 的聯動。

舉一個真實的用例。今年,市場上出現了一個名爲 Rocker NFT 的借貸平臺,允許用戶抵押 NFT 借出 DAI。

人們關於 NFT 的想象還在於,帶有 NFT 資產的遊戲平臺同樣可以推出治理代幣,讓遊戲的玩家能對平臺功能進行規劃,掌控遊戲規則,似乎比治理一個純粹的金融項目看起來要好玩很多。

當然,在大膽暢想之外,我們也應注意風險。

趕不上“流動性挖礦”?不如來研究下一個 DeFi 在哪兒

NFT 代幣的轉帳數和交易量,數據來自:dappradar

從上圖可以看出,NFT 的市場的交易量和交易數額呈現“梳子線”的排列,倘若一個幣種如此排列,通常意味着流動性不是很好,市場行情跳躍大,風險隨之增高。

後記

DeFi 的異軍突起,讓諸多想蹭熱度的團隊和投資者開始搞“概念”,市場多了很多魚龍混雜的投機團隊。

包括我們在上面提到的概念和項目,想借此炒作的大有人在。如下面這兩位在羣裏借“DAO 概念”配合喊單的,各位看官謹慎進場。

趕不上“流動性挖礦”?不如來研究下一個 DeFi 在哪兒也有投資者看透了一切。 “說實話,現在的市場情緒就是交易所想炒哪個就炒哪個……”

也許,YAM 的“崩盤之象”來得正是時候。它是對投資者和從業者的一條提示,任何時候都不要拋棄產品本身這個支撐點。

本文不構成投資建議,虛擬貨幣波動大請謹慎小心

掌握虛擬貨幣、區塊鏈大小事

趕不上“流動性挖礦”?不如來研究下一個 DeFi 在哪兒 趕不上“流動性挖礦”?不如來研究下一個 DeFi 在哪兒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