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k Network Suji Yan:通向開放 Web 3.0 應允之地

Mask Network 的創始人兼 CEO 講述什麼是好的互聯網以及該如何實現。

演講:閻晗(Suji Yan),Mask Network 的創始人兼 CEO

隱私一直區塊鏈行業熱切關注的話題,Mask Network 正是近來走入人們視野中的熱門隱私項目。在 10 月 29 日舉辦的 Web3 峯會上,Mask Network 的創始人兼 CEO 閻晗(Suji Yan)發表了主題爲「通往更好互聯網的應允之地」的演講。

以下爲演講全文:

Mask Network Suji Yan:通向開放 Web 3.0 應允之地

大家好!我是 Mask Network 的創始人兼 CEO Suji,中文名叫閻晗,大家可能會比較熟悉我的英文名,因爲我原來也在記者行業使用英文名。

我今天演講的主題叫做通往更好互聯網的應允之地。大家可能已經很累了,所以我希望能夠給大家調動一點氣氛。

什麼是更好的互聯網呢?其實大家都知道,今天我們討論了這麼久的 Web 3.0,大家認爲結合了區塊鏈點對點網絡、去中心化,很多東西是未來更好的互聯網。應允之地是《聖經》中的一個詞,是說摩西帶着猶太人經歷了千辛萬苦終於來到了他許諾的那個地方。但這個地方怎麼到達呢?首先我自我介紹一下,我除了在這個行業以外,我還在傳統的 AI 行業,在無人車公司,跟各個大學都合作過一些跟金融和政治經濟有關的項目,也做過獨立記者。做了一些活動,被各大媒體報道。通過這些東西我更加理解了我們爲什麼需要更好的互聯網。

首先,如何前往 Web 3.0?普通用戶第一個問題,如何可以不用很麻煩、很累就可以擁抱 Web 3.0。未來的互聯網長什麼樣?首先你要跟普通用戶講用了有什麼好處,旁邊有一個小朋友在看 Web 3.0,它有數據自主;有自主身份,我們的身份是由我們自己控制的,而不是由公司控制的;還有開放金融,就是我們大家認爲最近比較火的,不管是 DeFi,還有像巨頭公司支持數字貨幣,都是開放金融的一部分;最後是有一種開放的跨國政策和合理的監管框架,預示着未來的互聯網不是一個一個主權國家去單獨監管,或者不是一個國家的監管部門去單獨設定標準,而是一個通力合作的狀態,並且要又安全,又隱私,又方便。

新互聯網進展到什麼地步了呢?有兩個著名的例子例子,一個是 Telegram,是由俄羅斯成功創業者杜若夫兄弟,在 5、6 年前從普京統治下的俄羅斯逃離之後創立的。Telegram 是一個非常非常好用的聊天軟件,很多人在用。但是最後它並沒有成功的把數據遷移到上面,它成功的撼動了巨頭的一個腳趾,並且在去中心化的路上被監管按死在了沙灘上。另外一個是一開始就去中心化,並且非常硬核,並且造成了非常大的社會破壞性的一個項目,叫做 Tor,中文名叫洋蔥網絡,還有一個非常知名的網絡叫做 Deep Web,它的一部分也叫做暗網。Tor 是一個受到美國政府資助的項目,它受到過美國國務院新聞署的資助,有美國各種政府部門的協助。即使在這樣的情況下,它有非常先鋒、非常硬核、非常去中心化、非常隱私的服務,最後變成了一個黑客跟灰產的樂園,並且被主流社會唾棄。大家現在如果提到暗網這個詞,第一反應肯定是一些不好的聲音模式。這個也失敗了。最後我要問大家,或者我要給行業提出的一個問題,是說爲什麼要從已有平臺上遷移走?爲什麼我們不能直接迫使在已有平臺上,讓它變得重視安全、尊重隱私、互聯開放,並且支持一系列的 Web3.0 的特性。

我們能不能既使用今天的互聯網平臺,又直接通往 Web 3.0?我們能不能在 Facebook、Twitter,甚至有朝一日在微信和直播上直接使用這個東西?這個時候我們就提到一本比較著名的書的名字,只是我把這個名字改了改。這是英國哲學家的一本書,叫做《開放式彙集式機器人》。講的是包括伯拉圖的理想國,這一系列都是說我們是開放社會的敵人,因爲一旦把社會的範式定死了,你定立一個終極目標之後,只會去扼殺這個社會的想象力跟未來。網絡曾經是開放的,我們那個時候有開放網絡的說法,Web3.0 也是所謂的一部分。開放網絡的敵人都是誰呢?這裏有四個創始人,分別是亞馬遜、Facebook、蘋果跟谷歌,這也是今年的國會聽證會上,也是前幾個禮拜美國司法部剛剛要宣佈起訴並且放進反壟斷訴訟裏面的 4 家國際的巨頭。當然了,中國也有本土的巨頭。他們就是開放網絡的敵人。另外,有一位偉人教導我們說:革命的首要問題是分清楚誰是敵人、誰是朋友。把朋友搞的多多的,把敵人搞的少少的,你這個事情就做成了。他們之還在一天,我相信 Web3.0 就不會輕易的達成,因爲你觸犯了巨頭的利益。我們的 Logo 就在中間,頭上冒出來問號,說這幾個人是怎麼回事?他們在這邊,我們怎麼搞 Web3.0 呢?

任何的改革,不光要有宗旨,還要有先鋒隊,開放網絡先鋒隊是誰呢?開放網絡先鋒隊以五個行業、五個賽道爲例,同時這也是這次跟 Web3 大會相關的。最左邊是以太坊的資產網絡裏面非常重要的一些項目,第二個是互聯互通、跨鏈、Web3.0 的各種性能。中間還有存儲,包括 IPFS,或者去中心化的存儲項目,有的是做永久存儲,有的是做抗審查的存儲。還有去中心化開放金融,這裏面我們看到了穩定幣,我們看到了借貸,我們看到了非常有生命力的協議,讓監管一下子不知道怎麼處理的協議。還有關於去中心化的組織,這是我認爲開放網絡革命的先鋒隊。

有了先鋒隊之後,就像不同的階級一樣,必須要有一個團體或者是渠道,讓他們的力量在一起,讓這些力量能夠通過一個拳頭出來,能夠打擊到上面的巨頭。以社交網絡爲例,有 Facebook、Twitter,也有類似於 Facebook 的其它子公司,也有中國的巨頭。我們 Mask Network 在做什麼事情呢?就是把這些力量彙集到一個拳頭裏面,去挑戰這些巨頭,挑戰這些開放網絡的敵人。同時也很開心的發現其中有一個叛變了自己所屬的階級,就是 Twitter 的 CEO,他說我改我自己,我還買,我不光買,一邊改一邊買,一邊買一邊改。這也是一個非常振奮人心的消息。

Mask Network 能做的事情,我們只演示了一些功能,比如我們可以把一個圖片直接用各種存儲網關和協議,直接傳到一個 Twitter 上,通過加密就變成了一個大家不能很簡單的解密的東西,就冒出來了一個我們的圖片。這個東西完全是在 Twitter 和 Facebook 上面使用的,而 Twitter 和 Facebook 對它是沒有辦法使用的。意味着越來越多的人使用它,越來越多的社交網絡的價值會被我們抽走,轉移到了不管是以太坊還是各種各樣的項目的生態裏。

還有一個例子,我們還可以做投票,因爲大家知道治理的核心或者任何政治的核心投票是最重要的一個環節。這是另外一個例子,這個投票叫做你是否支持 Polkadot 到我們的網絡中間去?你看到了一個投票,然後 Yes 和 No。看上去是在 Facebook 和 Twitter 上,但實際上跟 Facebook、Twitter 沒有任何關係,它不能阻止你進行這個投票,也不能篡改這個結果,也不能刪掉你的內容。這是我們做的另外一個事情。

還可以在上面進行交易,這是和幾個著名的去中心化交易所進行合作的。還有各種各樣的紅包,在這裏是跟著名的穩定幣協議合作的。

最後我來引用去年夏天的時候,在德國的 Web3 會議上一位著名的嘉賓的一句話,把這句話延伸一下。這位嘉賓是我們很多人入行的祖師爺,理查德·斯托曼,他是自由軟件基金會的創始人,他也創造了很多著名的項目,90 年代一直在跟壟斷的微軟進行一場聖戰。理查德·斯托曼曾經很著名的一句話叫做軟件的自由就是人類的自由。他在 70 年代、80 年代很藝術性提出來:如果軟件沒有自由,那人類的社會就沒有自由。這也是爲什麼我們今天聚在一起,不管是從傳統行業,從各種各樣的行業聚在一起,因爲我們追求的是一個未來更好的社會。可惜理查德·斯托曼他的這場改革雖然觸及了傳播行業的深水區,但最終在互聯網革命來臨之後,大家越來越不關心自由軟件運動了,大家的代碼雖然是開源的,但數據卻是存在公司的服務器上,大家都知道,像著名的互聯網公司都開始貢獻開源代碼,這是爲了更好的收集大量的數據,並且把它藏起來。

今天要說的是開放的網絡代表開放的社會。要完成和諧的社會、開放的社會,甚至是人類命運共同體,一個開放的網絡是必不可少的,一個開放的網絡是必不可少,那 Web 3.0 也是必不可少的。通過 Web3.0,再通過各個賽道,來打倒這些壟斷的行業的巨頭,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纔是這個開放的社會誕生的前提條件。這是我們的一個目標,希望把這句話送給國內和全世界的聽衆,能夠繼承理查德·斯托曼當年的這個理想。

謝謝。

本文不構成投資建議,虛擬貨幣波動大請謹慎小心

掌握虛擬貨幣、區塊鏈大小事

Mask Network Suji Yan:通向開放 Web 3.0 應允之地 Mask Network Suji Yan:通向開放 Web 3.0 應允之地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