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 Messari 年度報告劃重點:2021 加密貨幣十大投資主題

Messari 長達 134 頁的《2021 年加密貨幣主題報告》核心內容:「 十大投資主題:真實及相對價值 」,帶你瞭解該研究機構對加密貨幣領域投資的獨到見解。

Bonus :Messari 團隊成員還分享了他們的持倉狀況。

撰文:Ryan Selkis,加密貨幣研究機構 Messari 創始人兼 CEO | 翻譯:Perry Wang
Messari 授權鏈聞發表該報告的中文版本。

目前投資排名前 50 位的加密資產,是不是……很明智?

加密資產市場在 2017 年底和 2018 年初達到頂峯時期,當時一切都被高估了,而且多數資產甚至都沒有明確的目的。如今,基於工作量證明 (PoW) 的前十大加密貨幣中有半數可能已經成爲資產負債表的計提壞賬,而比特幣目前在其中約佔總市值的 90%,而且還有一些有趣的、注重隱私的加密貨幣競相在市場中爭取分一杯羹。由林迪效應保護的「 隱私資金 」網絡 (如 XRP 和 XLM ) 依然名列前十之列,另外目前有八種市值超過 2.5 億美元的穩定幣。

在當今的前 50 名加密資產中,約有 十幾個智能合約平臺 在爭奪市場份額。多數平臺都會產生網絡現金流 (至少在理論上是這樣) ,投資者通過在相應區塊鏈中質押資產保障交易,賺取 Gas 交易費和鑄幣稅。這一領域能容納多個區塊鏈贏家嗎?甚至核心的以太坊開發人員都不認爲基於 eth2 的區塊鏈在未來能結算 100% 的交易,因此可以理解爲什麼 ETH 在該領域中的市場份額僅爲 70%。

另有哪些第 1 層或第 2 層網絡代幣可以從加密應用的爆炸式增長中收穫幣值暴漲?它們也值得投資嗎?

您即使感覺對這些問題成竹在胸,確信您的投資收益在扣除 Gas 交易費、稅金、會計費用和您的時間價值後,收益依然能跑贏 BTC 和 ETH 嗎?

也許。但是,您多數的業績可能來自內部人身份 (有錢人變得更富裕) ;來自您的工程能力 (您比其他人更瞭解遊戲規則,願意玩這種利潤豐厚但競爭極爲激烈的鏈上投資遊戲) ;或者大膽堅定的重磅下注,證明自己的投資標的被市場忽視、被大多數人誤解,從本質上講,這一策略難度極高。

加密投資存在很多細微分支,而且複雜性日益增加。如果可以進行 搖擺交易 ,最好的方法可能仍然是通過一家或多家加密貨幣基金下注。像 灰度 (Grayscale) 這樣的被動型基金還是像 Paradigm 這樣的主動型投資機構都可以,這僅取決於您是否認爲該基金可以跑贏比特幣大盤,以及是否可以獲得基金經理開綠燈。

被動和主動投資者近幾年業績都頗爲不俗 (除了那些因爲不計後果的槓桿頭寸而吞下苦果的投資者) ,而且 絲毫沒有放緩的跡象 ,但跑贏藍籌非常困難,跑贏巨鯨則更困難。

穩定幣奠定儲幣地位,推波助瀾

最近牛市行情最被看好的一個方面是,這幾乎完全是由 出色的宏大敘事 促成的。

自上個週期以來,BTC 儘管失去了作爲交易所報價貨幣的儲幣地位 (由穩定幣取而代之) ,但 BTC 仍然蓬勃發展;ETH 儘管失去了在 ICO 和 DeFi 中的儲幣地位 (依然是被穩定幣取而代之) ,但仍然存活下來。碰巧的是,這兩種加密商品 (BTC 作爲數字黃金,ETH 作爲新計算平臺的燃料) 都到達了 重要的里程碑 ,從價值存儲的角度來看,對其可投資性實現了 去風險化 。

爲 Messari 年度報告劃重點:2021 加密貨幣十大投資主題

除了短暫的例外 (3 月的黑色星期四流動性危機) ,BTC 仍然是與宏觀金融市場不相關的投資標的,具有出色的夏普比率。其最近的生產減半使得其通貨膨脹率首次降至 低於美聯儲的目標利率 。

以太坊的通貨膨脹率將會隨着向 eth2 遷徙實現類似地降低,而 ETH 持幣者屆時會從遷徙中捕獲價值:數千萬美元的質押鑄幣稅,以及通過交易費 (Gas) 焚燬的幾乎同等價值。

其他平臺可能會引起機構投資者的關注,但就目前而言,加密資產市場仍然只是 BTC 和 ETH 雙雄爭霸 的局面。

跟直覺相反, 穩定幣的崛起 是市場這一週期的潛在催化劑之一。因爲法幣傾向於 單向流動 ,以充分利用加密領域持續的高利率,所以,穩定幣會將資產鎖定在加密生態系統中。如果出現不利的情況 (抵押存款被沒收或監管機構的打擊導致失去穩定幣的支持) ,這可能會吸引投資者重新啓用 BTC 和 ETH 作爲儲幣。

爲 Messari 年度報告劃重點:2021 加密貨幣十大投資主題

被動型投資

如果您是資產豐厚的 合格投資者 ,但不想浪費時間對加密基金做盡調,或也不想對長尾 DeFi 資產孤注一擲,最好的選擇可能採用槓桿投資灰度信託。

如果您可以接受 6 到 12 個月的鎖定期,可以在灰度信託相關基金中注入底層資產 (BTC、ETH、LTC) ,以後很可能可以用顯著高過現貨的溢價賣出這些份額。

GBTC 目前交易市值相比其淨資產價值 溢價 30% ,四年來沒有以淨資產折價交易。ETHE 的溢價 高達 60% ,且從未以低於 15% 的溢價交易。LTCN 以相當於其標的現貨價格數倍的水準進行交易。即使溢價可能走低,也不太可能滑向負值,因此以這種投資方式,既可以獲得藍籌資產倉位,又實際收穫巨鯨投資項目時享受的額外優惠。

爲 Messari 年度報告劃重點:2021 加密貨幣十大投資主題

跟隨式投機:追蹤加密基金經理的倉位

如果不是合格投資者怎麼辦?加密領域的一個很酷的現實是有可能 識別基金錢包地址 ,跟蹤他們的資金流,並跟蹤他們的頭寸調配。

我相信隨着時間的推移,各家基金機構在隱私方面會做得更好,但在基金正式官宣之前,我們只通過尋找鏈上數據,已經捕捉到很多風險投資 VC 的私募項目,如 Numerai 、 Arweave 和 Synthetix 。

我們編制了與許多頂級 VC 披露的頭寸相匹配的投資組合跟蹤器,因此,如果您無法成爲 a16z 或 USV 的有限合夥人,或無法投資 Blockchain Capital、Digital Currency Group、Multicoin、Pantera、Polychain、Placeholder、Paradigm 等加密風投或 Binance Labs、Coinbase Ventures 和 Huobi 等交易所基金,至少可以複製粘貼他們的投資組合!

爲 Messari 年度報告劃重點:2021 加密貨幣十大投資主題

我並不是推薦無腦照搬。這些投資者支持許多項目的回報是以九折的折扣進行首次交易的,因此其回報可能明顯高於交易所價格所帶來的收益。我用這種方式賭的是頂級基金經理在明年的業績會 跑贏 BTC 和 ETH ,即使後者這些藍籌資產取得 5 到 10 倍大漲的情況下依然會是如此。這與我早期作爲加密基金懷疑論者的立場出現了一次大逆轉,但這種照搬的做法也意味着,你會 雨露均沾基金的超額收益 。 (因 此在將其倉位照搬爲自己的頭寸時請務必謹慎)

方向性修正:建倉並做多

當我開始全職從事加密工作時,我收到的最糟糕建議之一是,我不應該從一家加密企業領取薪水,應重倉投資於加密市場的底層資產。這種做法集中度太高,沒有安全網緩衝。幸運的是我忽略了這個建議,我想其他企業家也會這樣做。

原因很簡單:互聯網爲企業家和創新者創造了數以萬億計美元的財富。這些價值大部分被成長爲 大型上市公司 的初創企業所捕捉 (無論是通過首次公開募股 IPO 還是被 Facebook、亞馬遜、微軟、谷歌和蘋果 FAMGA 等巨頭收購) 。但 這種獎勵高度集中 ,同樣應該看到網絡價值和經歷沉浮的成千上萬其他企業家,則沒有適當獲取這種收益。要成爲一個成功的科技企業家或投資者,你必須對市場和你所支持的特定企業的判斷都是正確的。而在加密領域中,你只需要 對市場走勢判斷正確 。

剩下的都會 雞犬升天 。

獎勵的大衆化是推動好奇的觀察者辭掉工作投入加密社區建設的原因。它幫助遭遇失敗的人士更無縫地進入下一個項目。它使整個加密部落保持團結,朝着更大的最終目標邁進。可以袖手旁觀,對當前一代最有潛力的資產和市場進行 被動押注 也能賺到錢,但如果 入局競爭 會有更大收穫。

入場下注的傳統 VC

所謂傳統 VC 已死的說法言過其實,但我懷疑「傳統」風投能在加密貨幣的下一個週期中大有作爲,除非目前已經活躍於這一領域的機構 (例如 USV、a16z) 。

首先,嚴重的財富效應確保大量的早期加密貢獻者可以在各種社區項目的初期階段成爲 種子資本貢獻者 。許多最負盛名的加密基金 (Paradigm、 Placeholder 和 Polychain 等) 的行業聲譽都匹敵或超過傳統 VC 機構的聲譽。

加密初創企業需要實打實的 利益相關者 ,他們最初的目標往往是爭取一衆支持者開始,而不是將其 20% 權益出售給單一的投資者。「 巔峰時期 IPO 」的心態已經正常化,這使得追逐 B 輪以後輪次投資的 VC 機構顯得不合時宜。

許多傳統投資者可能會發現,投資加密基金比直接投資更容易。對於傳統基金機構而言,抓住加密貨幣這一特定週期的窗口 正在關閉 。

而 VC 機構幾乎都對此懵懂無知。

加密初創企業 IPO 時間表

就準備在美國進行大型 IPO 的候選項目而言,有幾個需要留意,但也許最值得關注的項目在於似乎最不可能進行 IPO 的項目。

Coinbase 在二級市場的市值爲 70-120 億美元 。考慮到這家巨頭在最近的市場繁榮週期中以 80 億美元估值進行的融資,而且自 2017 年以來一路逼退衆多競爭威脅,這種估值是合理的。Coinbase 有四個優勢進入潛在上市名單:

  1. 這是一個 家喻戶曉 的名字, Coinbase 憑藉其預防欺詐、安全保管和良好的設計而搶佔了市場主導地位;
  2. 公司的 費用模式 仍然非常有韌性, 在其核心錢包入市匝道保留 1% 的交易費用模型, 而分離出較低的費用 Pro 交易所則是一招天才的妙棋, 我不知道其它費用較低的加密交易選擇,例如 Square 和 PayPal 能對 Coinbase 的零售品牌優勢造成多大威脅;
  3. Coinbase 已成爲 機構託管服務 市場中的主要參與者,而隨着質押 staking 成爲加密所有權創新且重要的組成部分,Coinbase 將從該業務中產生大量收入;
  4. 該公司是 監管機構的寵兒 。BitMEX、Huobi、OKEx 和 Binance 今年都各自遭遇了監管問題。而 Coinbase 沒有。

Kraken 是一家很有趣的潛在 IPO 公司。他們收購和整合英國加密衍生品平臺 Crypto Facilities 可能是迄今爲止業內利潤最豐厚的併購行動之一。該公司剛剛在懷俄明州推出了一家銀行。他們擁有一家名爲 CryptoWatch 的新興數據平臺,表現頗爲亮眼。該交易所依然是全球加密貨幣現貨交易排名前五的交易所之一。對於一家擁有傳統、強大全球影響力和精彩的無機成長故事的公司來說,他們上一次融資時 40 億美元 的估值似乎是一個保守的數字。

自今年早些時候以來, BlockFi 一直放出計劃公開上市的風聲,而且以驚人的速度增長 (並籌集資金) 。BlockFi 目前是 加密貸款散戶 市場 的領軍者,但我個人搞不清楚的是:

  1. 他們是否有可持續的競爭優勢,或者 Coinbase 等競爭對手如果進入貸款領域,是否能瓜分其市場;
  2. 由於加密貸款的淨息差迅速收窄,該公司的單位經濟效益是否面臨極爲嚴峻的挑戰;
  3. 其風險管理政策是否有效。正如另一家加密貸款機構 Cred 最近申請破產事件所顯示的,一個糟糕的季度足以讓這類企業破產。

非 IPO 日程表:DCG

坦白地說, 我個人懷疑 DCG 是否會上市,所以我們可能永遠不會知道這家企業到底值多少錢。DCG 創始人 Barry Silbert 在我的眼中不像一個上市公司的 CEO (如果可以當查爾斯·科赫 Charles Koch「美國領先的非上市企業科氏工業集團董事長兼 CEO」,幹嘛要當沃倫·巴菲特) ,公司永遠不會需要額外的資金。

2018 年 的一份演示材料顯示,該公司擁有 5 億美元 的資產,截止當年 6 月沒有債務。自那時以來,BTC 的價格已經漲了兩倍,而 DCG 運營分支的營收增長了 4 倍。合併後的業務今年的稅息折舊及攤銷前利潤 EBITDA 將超過 1.5 億美元,由於 Grayscale 對加密「ETF」市場的壟斷,DCG 的增長正在加速。更重要的是,這些數字本質上是固定年金,因爲 Grayscale 的結構方式,資產管理規模 AUM 實際上無法算出。只有在有 新產品 獲得批准和 / 或遇到一些棘手的監管問題,纔會讓他們的費用收入受到競爭對手的威脅。

真的嗎?其早期投資者的流動性如何?

實際上,他們對此已經有了一個合乎邏輯的解決方案。

在 DCG 的前身 SecondMarket (Barry Silbert 2004 年創立的私募股權交易平臺) ,非上市企業投標是業務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同樣是精準瞄上私募市場,幫助 Barry Silbert 和 DCG 確定了 銷售 Grayscale 信託 另闢蹊徑。作爲公司重組的一部分,DCG 實際上在 2017 年下半年完成了幾次私募股權招標。如果 DCG 在 2021 年準備進行更多私募,我個人不會感到意外。

DCG 2017 年 12 月 私募時的估值爲 6.5 億美元 ,儘管當時僅其流動資產負債表上的資產就可能高於這一數字 (當時恰逢 BTC 創歷史新高) 。我打賭 Barry 在 DCG 上市之前會進行漸進式的管理層收購 (甚至可能與他的億萬富翁董事會成員 Glenn Hutchins 聯手操作) ,或者永遠不需要上市。

不要期待明年能買到 DCG 的股票。我的 Messari 同僚分析師 Jack Purdy 曾在其報告中稱 DCG 估值可以達到 40 億美元。我個人認爲在當前的市場泡沫前提下其市值可能 接近於 150 億美元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如果 BTC 價格明年達到 10 萬美元,DCG 明年可能將交出年度 EBITDA 收入首次突破 10 億美元的年報,並且依然以非上市公司的姿態滋潤地發展。

爲 Messari 年度報告劃重點:2021 加密貨幣十大投資主題

併購首選目標

就收益能力而言,DCG 可能是個案,但它肯定不是目前唯一一家現金充裕的加密企業。

牛市創造了 財富效應 ,主要的交易所和產生鑄幣稅的加密項目很可能在下一個市場週期裏進行大量投入。與此同時,華爾街可能會產生收購 加密基礎設施 的胃口,這些帶來了三種不同類型的買家,其對併購戰略投資可能準備了數十億美元的預算。

如果 BTC 市值在 2021 年達到 1 萬億美元的神奇大關,我看不到有幾家銀行能在不通過併購進行無機增長的情況下經受住加密市場的衝擊。而且這些金融機構需要一些在負利率的宏觀環境下 增長的風險敞口 。

我個人眼中的併購首選目標?

主經紀商 (BitGo) 、託管 (Anchorage) 、數據 (CoinGecko、Etherscan) 。

打工人:資金、投票、建設

歸根結底,加密領域需要 打工人 進行建設。幸運的是,這是加盟加密領域 (兼職或全職) 進行建設的前所未有的絕佳時間點。這通常意味着您可以帶來以下三項內容的之一: 代碼、資金或內容 。

今年由於 流動性挖礦 的崛起,非 VC 貢獻者最終也得到了應有的收益。但多數項目也開始向內容製作者、顧問、營銷人員,甚至監督機構和投票代理分享收益,以贊助教育資源、在市場雜音中梳理與利益相關者的溝通,並確保人們實際審查提案並投票表決系統參數。

我們 HODL 的資產

別跟我說你喜歡什麼資產,給我們看一下你的倉位。

傳統研究分析師可能不喜歡在研究覆蓋的一些資產上承擔風險。但我們有意避免對分析師施加繁瑣的交易限制 (有明顯的例外) ,因爲我們認爲那樣做會適得其反。如果不捲起袖子 參與到這些 協議中 ,怎麼能真正理解加密貨幣?

TBI (指 Messari 創始人 Ryan Selkis) 喜歡:BTC、ETH、ZEC、YFI、FIL、LTC (通過 Grayscale 投資而不是買現貨) 、LUNA、SIA、ANT、NXM、REN,以及少量的其他頭寸不計。

Ryan (指 Me ss ari 高級分 析 師 Ryan Watkins) 喜歡:ETH、RUNE、YFI、HNT、CVP、ANT、LUNA、CREAM、RPL。做多 DeFi、做多 ETH 2.0、做多治理創新。

Wilson 喜歡:ETH、BTC、HNT、UNI、Blue coins、跨鏈流動性 (RUNE) 和流動性質押 (RPL) 網絡, DOT/KSM (首次平行鏈發行會帶來類似 2017 以太坊 ICO 的狂熱氛圍,KSM 能走出一波牛市) 。

Aidan 喜歡:BTC、ETH、renZEC、CVP、HEGIC、CHI (做多拆解 ETH 區塊空間市場的 gas 代幣) 、YAX、和 AXS (迷戀貓 CryptoKitties 遇上電子寵物雞 Tamagotchi:誰會不愛?) 。

Mason 喜歡:ETH、BTC、UNI、YFI (做多 YFI 創始人 Andre Cronje) 、ANT (後 ANJ 合併時代) 、產生現金的治理代幣, AXS (參見 Aidan) ,社區擁有的交易市場和網絡 (例如 RARI、AUDIO) ,應用專用的區塊鏈 (HNT) 、具備獨特合作伙伴關係 (NBA 頂級球員、SoRare、CHZ) 的代幣 (NFT 和 ERC20) 。

Jack 喜歡:HNT、BTC、ETH、YFI、ALPHA、HEGIC、PERP,去中心化的衍生品相當於 2019 年時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DEX,炒作熱度極高但還沒有實質性的使用 (尚未有) 。預期它們在 2021 年會掀起波瀾。

Eric 喜歡:BTC、ETH、ZEC、YFI、MLN、RUNE、CVP (任何聚合流動性、收益、治理等) 方便人們便捷進入加密領域。

本文不構成投資建議,虛擬貨幣波動大請謹慎小心

掌握虛擬貨幣、區塊鏈大小事

爲 Messari 年度報告劃重點:2021 加密貨幣十大投資主題 爲 Messari 年度報告劃重點:2021 加密貨幣十大投資主題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