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 YFI 合併 Pickle 和 Cream 的一些思考

關於 YFI 合併 Pickle 和 Cream 的一些思考

YFI 打響了 DeFi 領域併購第一槍,儘管並不是傳統金融市場意義上的併購,更多是底層開發資源的整合與互通。YFI 的目標也是非常明確,都是一些 Fork 類的 DeFi 項目。儘管我們平時都看不起這些 Fork 類項目,不過我們不能否認他們確實是有自己的微創新,以及自己的開發資源。

譬如 YFI 和 Pickle 這兩個系統的核心,前者是圍繞 Curve 去做機槍池,而後者則是圍繞 Uniswap 去做機槍池。撇開近日 Pickle 被黑客盜取資金一事不說,它的 TVL 能維持在 10M 美元,就說明它自然有它的優勢在。這些鎖倉資金也不是傻子,相反可以說是最聰明的一批錢了。

YFI 合併 Pickle 屬於橫向併購,兩者同屬於聚合理財賽道。YFI 合併 Cream 屬於縱向併購,Cream 屬於借貸賽道。

至此區塊鏈項目之間的的 M&A;(Mergers and Acquisitions,兼併與收購) 正式步入大衆的視野,YFI 似乎開了一個好頭,該類併購的意義在於底層開發資源的互通,同時 YFI 在 DeFi 領域龍頭股的地位也得以確立並逐步加強。

近日 Messari 發表的一篇關於指數代幣的文章值得展開一聊。

文章開始以美股舉例,2019 年 9 月,美國股市的被動管理型基金的份額就超過了主動管理型基金,因爲越來越多的投資者開始意識到他們很難跑贏大盤。主動投資費時費力,付出的往往和收穫的不成正比。無論股市和幣市,不知有多少全職投資者,但最後能獲得善終,成功上岸者又有幾人。不過是萬中無一,一將功成萬骨枯的事情。

我們可以清晰的看到,區塊鏈項目之間的兼併,以及指數基金、被動型投資將是 Crypto 行業未來的大趨勢。整個行業向着專業化、金融化的趨勢靠攏。

幣圈的指數代幣也有了自己的雛形,以 DeFi 指數代幣 DPI 爲典型。DPI 指數選取了 10 個 DeFi 成分股,每月進行一次成分之間的調倉。佔比最大的四個 DeFi 項目爲:YFI/UNI/AAVE/SNX。

如何判斷市場上的龍頭股有哪些。其實指數是一個很好的指標。看最主流的指數它的核心成分股是什麼,基本上就是龍頭股票了。從 DPI 指數我們也可以看到,DeFi 領域的三大龍頭股是 YFI/UNI/AAVE。

幣圈所有發生一切的都在指向傳統金融市場。

現在很多的幣圈大佬,在進入幣圈之前其實有很長一段時間的股市經驗。他們把之前在股市獲得的交易經驗運用於早期的幣圈,獲得了時代的紅利。

還有很多人一開始接觸的就是幣圈,沒有接觸過股市,比如我。因在交易經驗上的欠缺吃了太多虧,所幸沒有虧光出局,在圈內摸爬滾打數年,經歷了 17 年的瘋狂,1819 年的絕望,20 年的z峰迴路轉,整個行業的變化,也能從幣圈的演變中感知到金融市場是如何從野蠻生長髮展到成熟階段的。

如果你在幣圈能夠長期存活下去的話,即便你沒有接觸過股市,我相信也是能夠切換的。因爲幣股兩市的內核是相通的。比如幣圈很多頂尖的投資者就經常在幣市和股市之間進行切換。

幸運的是還存活於這個市場,既然幣圈股市化是趨勢,也不必過多糾結。即便是成熟市場,機會也有很多。美股 A 股每年照樣會誕生出幾隻 10 倍股。市場清洗的只是想要躺贏的巨嬰而已。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即可。懷着敬畏之心,和幣圈一起成長。

某種意義上來說,見證歷史比賺錢有意義的多。

原文網址

本文不構成投資建議,虛擬貨幣波動大請謹慎小心

掌握虛擬貨幣、區塊鏈大小事

關於 YFI 合併 Pickle 和 Cream 的一些思考 關於 YFI 合併 Pickle 和 Cream 的一些思考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