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隕落在熊市中的加密新星

Mar. 2022, Grace 

Data Source: Footprint Analytics

區塊鏈中的新項目層出不窮,雖然是一片藍海但成功的仍然是少數。曾經,那些熱度高漲紅極一時的項目,如今大多都已在熱度散去後淪為海浪裡的一小朵微弱浪花。但雖敗猶榮,即便“隕落”,他們也依然給了後來者許多啟發。

本文就來盤點一下那些在2018 年的熊市中未能登頂的新星。從代幣 Network Bitcoin Cash 和Ethereum Classic, 到公鏈NEO 和EOS 以及平台Internet Comouter。

(一)Bitcoin Cash

Bitcoin Cash,BCH,即比特幣現金。既是支付網絡又是加密貨幣。截至3 月9 日,加密貨幣排行榜上市值第27 位的加密貨幣。誕生於2017 年8 月,是Bitcoin 區塊鏈的硬分叉。在2017 年12 月23 日達成歷史最高的成就,單個BCH 價值3,923 美元。其價格大體上與BTC 維持相似的波動。

Footprint Analytics – Price of BTC and BCH

Bitcoin Cash 分叉時為了提高BTC 的1M 的區塊上限,時至今日已經達成到了最高32MB 的區塊。每秒處理的交易遠比BTC 更多。交易費用也比BTC 要低。但從市值上來說Bitcoin Cash 始終不能戰勝BTC。

  • Why it didn’t work

BCH 延續中本聰的願景,在點對點支持系統上深耕。通常作為支付手段,如跨國轉賬等。 BTC 則往價值儲存工具的道路持續發展,現已成為數字黃金,支付的功能逐漸淡化。這兩者功能所對應的價值天然有存在差距,BCH 暫無法超越BTC是定位所限。

探究BCH 自2018 年熊市以來遲遲未能成功的原因,除了本身的定位之外,還受到美聯儲加息,縮減資產負債表,美股下跌的影響。錯過了最佳超越BTC 的時機。

隨著新一輪熊市的即將到來,以及政治因素的影響,BTC 的可能迎來一波新的下行壓力。 BCH 作為點對點支付手段,可能存在更大的流通支付的需求,許多人認為其將成為下一個大事件,就像現在人們對Sonala 的看法一樣。

(二)Ethereum Classic

BTC 硬分叉出BCH,作為常與BTC 一同提及的ETH 也有自己的姊妹,Ethereum Classic。即便是一個兼具ETH 技術和BTC 理念的網絡,亦遲遲未能撼動Ethereum 的江湖地位。

Ethereum 的硬分叉發生在2016 年7 月,為追回TheDAO 被黑客竊取的資產,創始人Vitalik Buterin(V神)提出硬分叉設想,最終Ethereum 分叉成為Ethereum 和Ethereum Classic。

Ethereum Classic 簡稱ETC,位列加密貨幣排行榜市值34 位。在分叉中維持了原有Ethereum 的願景和理念,去中心化程度和社區自主的更高,但算力支持僅有15%。如今無論的token price 還是生態應用,都遠不及Ethereum。

  • Why it didn’t work

從硬分叉伊始,原Ethereum 的創始人和團隊出走,支持並主導了現在的Ethereum。而Ethereum Classic 則由新團隊接手。

從支持者來看,Ethereum 分叉時的支持算力達到85%,支持者遠多於Ethereum Classic,需求也比Etheremu Classic 更高。

從生態完整來看,Ethereum 已經成為公鏈TVL 之首,而部署在Ethereum Classic 上項目卻不多。

是以,多方面來看,即便Ethereum Classic 是當初更為堅持去中心化理念和社區自主治理的一方,也最終沒能成為區塊鏈世界的一方諸侯。

(三)NEO

NEO,原AntShares,於2014 年由達鴻飛和張錚文及團隊在中國推出的公鏈。 2015 年在Github 開源並完成ICO 的資本積累。NEO 支持自己的加密貨幣,數字資產以及智能合約的開發,可以每秒實現千次的交易。使得其Token Neo 成為千倍幣。

Neo 價格上漲的勢頭非常猛。發售之初為$0.08,2018 年1 月15 日,達到歷史峰值$198.38,漲幅2,478.75%。但終究是曇花一現,從 Footprint Analytics 的數據亦能明顯看到整體下跌的趨勢,當前價格為$21.27。

Footprint Analytics – Price & Trading Volume of Neo

  • Why it didn’t work

昔日的千倍幣跌落神壇,成為目前市值第77 位,籍籍無名。這並非是加密市場表現不佳的的場外客觀因素導致的,根本上還是 NEO 自身的原因:

  • NEO 代碼更新不力
  • 生態發展幾乎停滯不前。
  • 去中心化程度弱。投票節點僅7 個,且為NEO 官方部署。 

正所謂基礎不牢,地動山搖。如若NEO 不能解決如上問題,在新一輪的熊市衝擊之下或將持續被超越。

(四)EOS

2017 年5 月,block.one 推出 EOS 作為智能合約平台和分佈式操作系統。一度在2018 年成為公鏈之王Ethereum 的強有力競爭對手。屆時,Ethereum 因交易擁堵,天價Gas Fee 以及未發布分片技術導致市場對Ethereum 產生懷疑。

EOS 則以無手續費和極快的交易處理速度為切入打法,在上線不到半年就曾以3 萬的單日日活數碾壓Ethereum 不足3,000 的日活。被譽為以太坊殺手。

  • Why it didn’t work

1)本質是中心化的公鏈

然這位年輕的殺手最終沒能抹殺公鏈之王,而是敗給了自己。EOS 極快的交易處理速度是犧牲了去中心化置換而來的。 EOS 的共識機制存在21 個超級節點,處理交易,小型的節點運營山根本無法參與其中。超級節點由持幣選舉產生,隱含了賄選的風險。

Ethereum 和Bitcion 的POW 共識機制效率低下,EOS 的委託權益證明機制(DPoS)共識機制效率極高。但區塊鏈的核心是去中心化,EOS 本質上更像是中心化的鏈,這注定無法在去中心化的世界成為王者。

2)生態薄弱,無殺手級應用

目前活躍的Top 公鏈幾乎都有自己的現象級應用,至少都有大熱的Protocol 足以支撐公鏈的發展。譬如,Terra 鏈上的 Anchor。但EOS 是沒有的。雖然也有一些零星的項目部署,但都未能激起火花。

其次,EOS 官方雖多次表示支持EOS 的生態建設,但截至3 月9 日,EOS 鏈上生態仍像是一篇荒山。這直接導致EOS 的token EOS 的價值沒有實際的依托,容易坍塌。

(五)Dfinity / Internet Computer

Dfinity,是一個去中心化雲技術平台。成立於2016 年,頗受風投機構青睞。在2018 年的熊市中逆勢而行獲得由a16z 融資的1.02 億美元,是a16z 當年最大的一筆對外投資。

Dfinity 的願景是打造比AWS 更高效、安全同時兼具可用性的公共雲端運算平台,將區塊鍊網絡交由分佈式計算機網絡控制。預計在2018 年下半年或者2019 年上半年推出 Internet Computer,但實際Alpha 主網在2020 年12 上線。

  • Why it didn’t work

Dfinity 自融資以來兩年有餘才交付產品,而該產品卻並非是市場稀缺獨一無二的。團隊的進展過慢。

  • 就區塊鏈AWS 的目標而言,為Web3 開發者提供區塊鏈開發平台服務的Alchemy 已在2017 年成立,並在如今為全球大部分的區塊鏈公司的產品提供動力。
  • 就將所有源代碼都發佈到公共領域,Github 2008 年已然存在,是現今絕大多數區塊鏈協議都使用源代碼託管的平台。
  • 允許社區管理token 的社區自治,亦早已在眾多項目中實現。 ·

且,Dfinity 的理念設想非常有吸引力,極具去中心化的特徵。但理念設計與現實往往存在天塹鴻溝。 Internet Computer 不斷推遲上線,在一定程度上已失去市場的信任。

一些思考

區塊鏈世界雖沒有實體,但實際上也像是一個高速旋轉的未開發的地球。對於所有的探索者來說都是均等的機會,成功只能是少數的且沒有統一的模式可參考。但從本文五個曾無限接近於成功的項目的經驗,我們可以得到如下的啟發:

  • 緊跟區塊鏈的發展,針對性解決問題的方案需要及時交付。
  • 避免過多的中心化,構建去中心化的網絡。
  • 沒有邊界的自由不是真正的自由,絕對的民主無法實現真正的民主。謹慎社區治理,維持民主結構的權利設計。

本文來自 Footprint Analytics 社區貢獻。

Footprint Community 是一個全球化的互助式數據社區,成員利用可視化的數據,共同創造有傳播力的見解。在Footprint社區裡,你可以得到幫助,建立鏈接,交流關於Web 3,元宇宙,GameFi 與DeFi 等區塊鏈相關學習與研究。許多活躍的、多樣化的、高參與度的成員通過社區互相激勵和支持,一個世界性的用戶群被建立起來,以貢獻數據、分享見解和推動社區的發展。

本文不構成投資建議,虛擬貨幣波動大請謹慎小心

掌握虛擬貨幣、區塊鏈大小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