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 Avalanche 創始人:高性能公鏈能爲 DeFi 帶來什麼?

Avalanche 創始人 Emin Gün Sirer 與我們談項目進展、DeFi 趨勢以及區塊鏈的學習路徑。

自 2021 年 2 月 8 日雪崩協議(Avalanche)與以太坊網絡的雙向跨鏈橋(AEB)啓動以來,雪崩協議上的智能合約活動蓬勃發展,交易量增長了 1051%,達到 626,000 以上,錢包地址增長了 1,752%,達到了 39,000。在 Avalanche 上每秒能夠支持 6000 筆交易,隨著 DeFi 的大熱,高性能低手續費的交易已經逐漸成爲用戶的剛需。

近日,鏈聞對 Avalanche 的創始人,康奈爾大學的 Emin Gün Sirer 教授做了一次專訪,整理如下:

Emin Gün Sirer 與他的 Karma 項目

對話 Avalanche 創始人:高性能公鏈能爲 DeFi 帶來什麼?Emin Gün Sirer 教授

Karma 項目開始於 2002 年,並於 2003 年公佈。當時,P2P 的點對點傳輸下載文件的模式剛剛出現於互聯網。當時,大多數人都只是想下載文件,很少有人會去上傳文件。這樣的失衡不僅出現在 P2P,甚至很多社會現象當中。因此 Gün 教授創造了這樣的點子:用 Karma 支付下載費用,同時上傳文件,可以鑄造 Karma,從而創造了一種平衡。Karma 在當時引起了學術界的廣泛關注,早於比特幣還早 6 年問世,這可能是世界上第一個 POW 機制的代幣。遺憾的是,Karma 僅僅被用於文件分享系統的,而不像比特幣一樣,真正以「貨幣」的形式問世。Gün 教授沒有像中本聰一樣把他做成一個支付系統,用於取代美元。 當然時機也很重要,2008 年的金融危機或許也驅動了比特幣的誕生。

通過跨鏈橋,以太坊上的 DeFi 資產可以轉移到 Avalanche 上交互

Avalanche 的計劃並非完全取代以太坊,他們並不把自己視作「以太坊殺手」。團隊裡的很多人,包括 Gün 教授自己,都把自己視爲以太坊社區中的一員。但 Avalanche 擁有比以太坊更低手續費,以及更高的性能,可以做很多以太坊不能做的事情,日後 Avalanche 上很可能會出現 ETH 上不能無法支持的資產。例如 ETH 虛擬機上無法支持的資產:也許他們會要求升級代碼,EVM 上運用 Gas 去升級代碼是很低效的,或許還會出現對資源要求、存儲要求很高的 Dapps,這些都是以太坊無法達成的。以太坊是一場偉大的實驗,但是這是一個老舊的系統了,Avalanche 可以提供更多。

Gün 教授對於 DeFi 的預測是,DeFi 將會飛速成長,DeFi 的也將會延伸到以太坊之外。拿跨鏈橋舉例,現在人們就可以用跨鏈橋將資產轉移到 Avalanche 上,在 Avalanche 的 Pangolin 上執行像 uniswap 一樣的交易,只需要很低的手續費。Gün 教授認爲:資產會像手續費低的鏈轉移,這是一個趨勢。你可以設想以後或許是 ETH 和 Avalanche 並存的,人們的資產通過跨鏈橋在鏈與鏈之間轉換。通過轉移資產在 Avalanche 上交易,減輕 ETH 上的擁堵程度。BSC 鏈是中心化的,去中心化的鏈會聯合起來與中心鏈進行競爭。

對話 Avalanche 創始人:高性能公鏈能爲 DeFi 帶來什麼?以太坊上的資產通過跨鏈橋轉移到 Avalanche 上交易

當然 Avalanche 的未來完全取決於社區,在 Gün 教授看來:DeFi 可能在未來的 3 到 5 年內仍然是最爲火熱的遊戲。然而請不要忘記,世界上還有很多真實的資產,會被數字化處理。例如房產,外國股票,各種各樣的期權期貨等等。我們將會在區塊鏈上看到這些這些資產的誕生,但是目前區塊鏈的容量還不足以承載這些資產,而這些在雪崩協議裏可以達成。未來我們將見到更多的傳統金融資產搭建在 DeFi 上。

Avalanche 目前值得關注的項目有很多:Pangolin 是克隆版的 Uniswap,但與之不同的是,他是完全由社區驅動的,沒有團隊鎖倉。ETH-Avalanche 橋值得關注。同時,在 Avalanche 上也可以創立 NFT。

Avalanche 生態健康發展,未來又有什麼樣的規劃?

AVAX 的價格上漲是泡沫還是價值發現?

對此,Gün 教授沒有給出直接回應。過去幾周,AVAX 的價格上漲引來很多投機者進場,投機者進場又導致價格升高,這樣的過程其實不是很健康。在 Avanlanche 的成長過程中出現了一個小 Bug,這個小 Bug 嚇走了很多投機分子,AVAX 的價格從 50 刀下降到了 37 刀。由於一個技術的小失誤,甩掉了很多快進快出的投機者,對此,Gün 教授認爲這是一次健康的調整。

這個小 Bug 的產生,也從另一方面說明了 Avanlanche 鏈有很多人在使用,一個鏈如果很少人使用,他的 Bug 也很難被發現。發現 Bug 並且修復,雪崩協議也因此得到良性成長。目前在 Avalanche 上有越來越多的交易進行,整個生態每天會燃燒 1000~2000 的 AVAX,不同於很多其他公鏈,Avalanche 不是一條「幽靈鏈」。

與 Chainlink、MakerDAO 等建立合作

Gün 教授表示:「完整的合作列表會很長很長,談到 Chainlink,Chainlink 的創始人 Sergey Nazarov 是我的好朋友,我們關係十分密切。從 Avalanche 的項目最開始,我就在和他談論 Avanlanche,他目前也是我們項目的顧問。我也一直很關注 Chainlink 的發展。同時我們在思維層面也總能達成很多一致,他很重視學術研究和基礎原理的價值,因此我們在一起相處很愉快。」 Chainlink 也是 Avalanche 第一個官方使用的預言機。Chainlink 的願景是做一個分佈式的預言機,這與 Avalanche 構建很多子網絡的願景相匹配。未來,Chainlink 與 Avalanche 的關係將更加緊密,對於預言機來說,想要獲得更高的運營收益,他們也需要像 Avanlanche 一樣更高性能的鏈,以處理更數量的交易。預言機的數據更新也是分爲不同的層級的,例如 1 分鐘刷新一次;10 秒 1 次;1 秒一次甚至更快…… 在同一框架中架構出不同的層級是很難的,以太坊上 15 秒一次的出塊率就無法滿足這樣的需求。在 Avalanche 上將會構建不同速率運轉的子網,這可以完美契合 Chainlink 不同速率的訴求。

至於其他項目,一種情況是將其資產移動到雪崩協議上。譬如與 MakerDAO 的交涉,他們希望 DAI 可以在以太坊和雪崩協議之間移動。

另外一些項目 Avalanche 選擇了克隆,譬如 Uniswap 的克隆版 Pangolin 有着比 Uniswap 更好的代幣分配機制,更加民主和公平的開始,且沒有團隊鎖倉。

同時也 Avalanche 建立了捐贈計劃,用於鼓勵年輕人在雪崩協議上建立自己的新項目。

AVA Labs 正在積極與中國的傳統基金建立合作

Avalanche 的研究人員正在研究核心協議的改進,使其更有效率;也有人在致力於開發新組建。 Avalanche 非常看重在中國的發展,認爲這可能將成爲 Avalanche 最大的增長機會。 Gün 教授回憶:「還記得在 2019 年的 11 月我曾去過中國,本來我們計劃於 2020 年 3 月在中國建立自己的辦公室,但是由於疫情的出行限制,很遺憾的延期。 即使是這樣,我也看到了中國區塊鏈社區的潛力,以及普通人對區塊鏈技術的興趣。 中國政府曾於 2019 年將區塊鏈列爲重要的發展領域之一,這一舉動也點燃了西方很多國家的熱情。因此我們也想在中國尋求發展,我們將在中國尋找優秀的開發者和架構師,對此,我們感到非常興奮。」

「我認爲未來是屬於數字貨幣的,很多人認爲股票也將放在區塊鏈上被數據化,但我懷疑那將是最後被完成的,因爲當局者還很強大,會存在很多監管障礙。所以我們會先看到替代資產,然後可能是一些複雜的衍生品,最後我們纔將會看到股票和其他傳統的東西。先創立好基礎設施,將來纔會有資產在上邊奔跑。」

Avalanche 喜歡從加密貨幣以外的行業選拔人才;團隊成員擁有很強的學術背景

Avalanche 確保從加密貨幣以外的行業裏選拔團隊成員,Gün 教授認爲:「無論什麼背景,一個聰明人,最多不超過 6 個月的時間,就可以將其培養成一個區塊鏈專家。但如果你從區塊鏈行業裏選拔人才,他們可能在其他項目上習得了一些壞習慣,這些壞習慣可能一輩子也改不過來。」

因此 Avalanche 團隊由來自不同背景的人組成,計算機科學,經濟學,法律背景,開發背景的人,項目經理,有些甚至是哲學專業或者音樂專業。只要他們有強烈的動機去創造一個開放透明的金融產品,來讓世界變的更美好,Avalanche 就歡迎他們的加入。

團隊的激勵其實更核心的激勵來自於自我激勵,Avalanche 的團隊成員都非常渴望創造出有意義的事物。創造出與衆不同的事物的能力,這種能力本來就是深層次動機。

當然 Avalanche 也提供薪水和 Token 的激勵,以及良好的工作環境。特別是有些開發項目 Token 的人,社區也允許他們保留適當比例的 Token。

在團隊中,沒有人是主導者,在 Avanlanceh 中沒有人強大到足夠決定系統的走向,所以團隊的很多決定都是通過討論達成的。 除此之外,團隊中的大部分人都有很強的學術背景,因此,Avalanche 的系統設計不是簡單的始於直覺,它們實際上是有原則的系統,是由團隊裡的科學家們精細的搭建起來的。「團隊擁有良好的辯論環境,經常開展學術性的辯論,這也是我引以爲傲的一件事情。我們通過禮貌的討論來達成我們的治理。」

一些其他問題

問到 Gün 教授的工作問題,他表示,他的工作,已完全專注於 Avanlanche 上,他相信 Avanlanche 是最好的基礎設施。在 Avalanche 上,團隊也在建設很多項目,其中 Gün 教授個人非常喜歡的一個領域是區塊鏈的身份驗證問題,例如如何滿足 KYC 要求。 此外,他還在尋找更快更高效的 DEX。 這是是兩個例子,Gün 教授還有很多其他工作。 但這些都建立在 Avalanche 之上。

土耳其擁有強大的區塊鏈社區

Gün 教授是土耳其人,談到土耳其的區塊鏈這一問題,他說:土耳其區塊鏈社區非常壯大,可能是歐洲第一大的社區。過去的 50~70 年間,土耳其的經濟非常動盪,里拉的通貨膨脹率在 3%,有時甚至超過 100%,價值大部分時間在下降。想象一下當你醒來,發現自己的錢貶值了 30% 甚至更多是什麼感受,因此,人們開始尋求新的解決辦法。

另外,土耳其不像很多國家擁有很高的透明度;與此同時,土耳其是有衆多年輕人口的國家,人們精通科技。將這一切結合在一起,不難解釋爲何土耳其擁有強大的區塊鏈社區。

入門區塊鏈的最佳路徑:從任何一個層次跳進去,追尋最能激勵你的東西

DeFi 帶來巨大的財富效應,作爲初學者,面對區塊鏈浩瀚的信息海樣,應該從何處入手?是從最底層的架構和共識開始學起,還是囫圇吞棗的直接接觸 DeFi 應用?談到這個問題,Gün 教授指出:「並不是只有一條路,我是一名教育者,作爲康奈爾大學的教授,我也想了很多這方面的問題。如何教育一個熱情洋溢的年輕人,引導他們快速學習區塊鏈? 有些人會「自下而上」,從最底層開始學習共識,成爲共識專家。然後上升至 Dapps 的學習,在往上學習 DeFi 應用,轉到金融領域。我自己就是從最底層的共識開始學習的。當然也有很多人,直接跳入 DeFi 領域,『自上而下』的學習的。 」

「不要害怕跳進任何一個層次去學習,不要害怕散彈槍式的學習,區塊鏈是一個非常廣闊的領域,集合了計算機科學,經濟學,博弈論等眾多知識,沒有一條統一的路徑譬如說自上而下或者是自下而上。 去追尋最能激勵你的東西,閱讀大量你能瞭解的資料,在閱讀時,建議去閱讀核心材料,而不是別人的轉述。從哪裡開始並不是最重要的。像是一顆大樹一樣,從根部的哪條分支進入並不重要,困難的是你需要一直跟隨到它的最後,終有一天,你會收穫整棵大樹的全貌。」

小結

相對於以太坊,Avalanche 有著高性能,高容量,低手續費等特點,每秒能夠支持 6000 筆的交易。然而,Avalanche 並沒有將自己視作「以太坊殺手」。隨著 DeFi 的火熱,越來越多的資產已經可以通過跨鏈橋轉到 Avalanche 上完成交易,Avalanche 可以達到與以太坊「並駕齊驅」的效果,降低以太坊的擁堵。隨著與 Chainlink,Sushiswap,MakerDAO 等合作的深入,火熱的 DeFi 生態將會與雪崩高性能的底層架構形成怎樣的化學反應?讓我們拭目以待。

本文不構成投資建議,虛擬貨幣波動大請謹慎小心

掌握虛擬貨幣、區塊鏈大小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