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ple 是誰?世界頂尖拍賣行佳士得首次拍賣 NFT 爲何選擇他?

原文標題:《世界頂尖拍賣行佳士得首次拍賣 NFT,爲什麼會選擇他?》
『Beeple Mania』: How Mike Winkelmann Makes Millions Selling Pixels
撰文:Mickey Rapkin
編譯:0x13,律動 BlockBeats

Beeple 的藝術作品第一次大範圍拍賣中,僅一個週末的總成交額就達到 350 萬美元。

誰是 Beeple?

Beeple,是個藝術家。

他的藝術作品是用電腦來創作的,一個個小像素點匯聚成了一幅幅奇異、滑稽、恐怖甚至是怪誕的圖畫。他擅長將流行文化、科技和後啓示錄式的不安融爲一體,對我們的現實生活發出了鋒利的隱喻。

最近,他在一幅畫中描繪了唐納德·特朗普戴着皮質面具、穿著脫衣舞女的衣服,用鞭子抽打新冠病毒的畫面,這幅畫被他命名爲《特朗普統治新冠病毒》。

在傑夫·貝佐斯宣佈將卸任亞馬遜 CEO 那天,Beeple 把他想像成一隻巨大的、極具威脅的章魚,從海洋中冒出頭來,軍用直升機在他的頭頂盤旋,這幅畫被他命名爲《解放貝佐斯》。

Beeple 在 Instagram 上有 180 萬粉絲。他的作品曾在兩次超級碗中場秀和賈斯汀·比伯的演唱會上展出,但他在傳統藝術界卻始終無法立足。

然而在 12 月,他的藝術作品第一次迎來大範圍的拍賣,僅僅一個週末的總成交額就高達到 350 萬美元。

Beeple 是誰?世界頂尖拍賣行佳士得首次拍賣 NFT 爲何選擇他?Beeple《上鍊》

這筆錢給了一個叫麥克·溫克爾曼的人,他 39 歲,是兩個孩子的父親、一個教師的丈夫、南卡羅來納州查爾斯頓郊區的居民,開着一輛「該死的豐田卡羅拉」。

你看,Beeple 就是麥克·溫克爾曼,麥克·溫克爾曼就是 Beeple。 而在高級時尚、美術和加密貨幣的詭譎世界裡,沒有比這個故事更詭譎的了。

人們對 Beeple 在 12 月舉辦的拍賣會的期望值高得離譜。在那個週六的下午,溫克爾曼和他的妻子珍去了他哥哥家的院子裡觀看了這場拍賣會。溫克爾曼看上去就像穿着史蒂夫·科爾納基的衣服的「小比爾·蓋茨」,而且說話帶着一口威斯康星州口音(律動注:史蒂夫·科爾納基是美國官方新聞記者,作家和電視主持人)。很快,他的哥哥,一位前波音公司的電氣工程師,在白板上潦草地寫着銷售額,而孩子們則圍著壁爐跑來跑去,對每半小時就有一件 Beeple 的數字藝術作品拍賣出價上升 10 萬美元的事情視而不見。

珍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Beeple 是誰?世界頂尖拍賣行佳士得首次拍賣 NFT 爲何選擇他?Beeple《生而爲銀》

這位藝術家本人激動得不能繼續看下去,大部分時間都在發推特曬出接下來將會發布的作品的照片,並回答一些潛在買家提出的問題。有一次,他收到了披頭士成員約翰·列儂的兒子,肖恩·列儂的留言,留言寫道:「今天太瘋狂了,我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看著 Beeple 創作的這些驚人的作品一幅一幅賣出去,這該死的 Beeple 熱潮。」

在那一天,10 件作品售出,在週日又售出了 11 件,其中包括那件瘋狂的壓軸作品。在距離拍賣結束還有 1 秒中的時候,一個令人震驚的出價出現了。被 Beeple 戲稱爲「該死的完整收藏」的作品,以 777,777 美元的價格售出。

當人們聽到這個事情時,都會想:這是我認知的世界嗎?這是正常的嗎?怎麼好像我和這個世界脫鉤了呢?

而這種事情會發生是因爲這個藝術家是 Beeple 嗎?

Beeple 是誰?世界頂尖拍賣行佳士得首次拍賣 NFT 爲何選擇他?Beeple《區塊鏈》

價值百萬的 MP4 文件

等等,你能告訴我這些收藏家到底是在買什麼嗎?爲什麼會有人花 77 萬美元去買一個 MP4 文件?難道我不能在 Instagram 上免費觀看這個嗎?

理論上說,確實。但是加密藝術領域使用了區塊鏈技術來驗證這件藝術品是正版且獨一無二的。想要了解那一幅藝術品是怎麼賣出足以買下一套布魯克林公寓的價格的,我們需要對一種叫做「非同質化代幣(NFT)」的東西進行簡要了解,你可以把它簡單理解爲一種在新型的網絡中可交易的數字商品,而 Beeple 拍賣會的主辦方 Nifty Gateway 就是其中之一的交易平臺。

Nifty Gateway 由 26 歲的鄧肯·考克·福斯特和他的雙胞胎兄弟格里芬於 2018 年創建。當被人問及 NFT 有什麼特殊之處時,格里芬用了這樣一個比喻:「想象一下,當你買了一雙昂貴的 AJ 球鞋之後,就算耐克倒閉了,你的球鞋也不會從你的鞋櫃中消失;那爲什麼遊戲內的資產,比如角色皮膚在遊戲公司倒閉後你就無法擁有了呢?」

就這樣,Nifty Gateway 以及像 MakersPlace 和 SuperRare 的 NFT 交易平臺選擇把用戶擁有的數字藝術品鑄造成 NFT,並將其有就存儲在託管錢包中,只要能上網,用戶就能登陸並查看這件作品歸誰所有。

Nifty Gateway 在 2019 年底被另一對更有名的雙胞胎,泰勒·文克萊沃斯和卡梅隆·文克萊沃斯收購,這對雙胞胎爲人熟知是因爲他們成馬克·扎克伯格竊取了他們的想法然後推出了 Facebook。文克萊沃斯兄弟在加密領域一路乘風破浪,登上了彭博億萬富翁指數排行榜,而且他們十分看好 NFT。他們認爲收藏數字藝術和收藏稀有的棒球卡沒什麼不同,一件商品的價值會通過市場價格體現出來。

Beeple 是誰?世界頂尖拍賣行佳士得首次拍賣 NFT 爲何選擇他?Beeple《維修坎耶》

他們認爲,能不能把一件藝術品掛在牆上是不重要的。「物理性是一個缺陷,而不是一個特性。」泰勒說,「在你用區塊鏈之前,1 和 0 是沒有稀缺性的。」

換言之,任何人都可以在 Instagram 上觀賞 Beeple 的作品,但區塊鏈賦予了這些作品收藏價值。

福斯特兄弟創建 Nifty Gateway 的目的是希望將 NFT 引入主流,但是 NFT 的交易一直十分複雜,大多數的交易平臺都要求用戶必須擁有一個以太坊錢包。對於 Beeple12 月的拍賣會,他們一開始期望的銷售額只有 50 萬美元,但是當拍賣會實際銷售額遠遠超過這個數字後,事情開始變得更加有趣了。

鄧肯·考克·福斯特當時一直在他位於紐約唐人街的公寓中關注着拍賣的進程,他被震驚了,不僅僅是被銷售額的數字震驚,他還震驚於這次拍賣會將對加密領域有着多麼巨大的影響。「我們都感覺到了自己是在見證一段偉大的歷史。」他說,「這件事情在未來人們回想時會說『我居然錯過了這個』。」

Beeple 是誰?世界頂尖拍賣行佳士得首次拍賣 NFT 爲何選擇他?麥克 · 溫克爾曼,aka Beeple

也有可能 NFT 會成爲下一個「豆豆娃」(律動注:豆豆娃是一款毛絨玩具,1996 年在歐美地區掀起收藏熱潮。雖然華納宣傳擁有其版權與專利,但無法阻止坊間無數山寨版豆豆娃的誕生。)。現在說這些還爲時尚早,NFT 數據網站 NonFungible.com 的丹·凱利追蹤研究了 NFT 的銷售情況,他估計加密藝術市場的銷售額超過了 2000 萬美元,這並不是一個龐大的數字,不過你要明白,其中絕大部分的交易都發生在過去的 12 個月。

2007 年在米蘭成立的藝術家二人組 Hackatao 去年在 SuperRare 銷售加密藝術 NFT 的收入達 25 萬美元;2020 年 10 月,佳士得拍賣了藝術家羅伯特·愛麗絲的一幅實體畫,這幅實體畫還附帶一份 NFT 版本,這是佳士得第一次涉足加密領域,佳士得給這幅作品的預計成交價爲 1.2 萬美元,但最終成交額高達 13 萬美元。此外,在 Beeple 在 12 月創紀錄的拍賣會後,藝術家 Pak 與特雷弗·瓊斯合作,作品總成交額高達 130 萬美元,這也讓另一個世界著名拍賣行蘇富比發推表示對 Pak 的作品很感興趣。

對此,卡梅隆·文克萊沃斯表示:「這就像巴諾書店對你說『我們覺得你的書會很暢銷,想和我們聊聊嗎?』」(律動注:巴諾書店是美國最大的零售連鎖書店。)

Beeple 是誰?世界頂尖拍賣行佳士得首次拍賣 NFT 爲何選擇他?Beeple《創世兒》

Beeple?麥克·溫克爾曼?

在他的拍賣創紀錄後的幾個星期,Beeple 在查爾斯頓郊外的家庭辦公室用 FaceTimes 和我聊了聊,他在 2017 年就爲了躲避美國中西部的寒冬而搬去了那裡。他穿着一件米色半拉鍊仿領毛衣,坐在一個鋪著米色地毯的房間裡。

Beeple 房間牆上沒有掛任何藝術品。在他背後,你可以看到兩臺並排的 65 英寸電視,一臺調到 CNN,另一臺調到福克斯新聞。

「我從來不切換頻道,而且一直開著靜音。」Beeple 說,他說這些電視是「通往外部世界的窗口」。

Beeple 的房間很大,通風也不錯,甚至可以看到窗外的棕櫚樹,而這個環境也給他的設施帶來了一些麻煩。電纜從他的電腦顯示器出發,穿過牆上一個極其粗糙的洞來到了隔壁浴室。因爲在做 3D 動畫渲染時,他的電腦會散發出大量熱量,以至於他不得不把他們放在浴缸上方的木質平臺上,他還在連接着閣樓通風口的水槽上方臨時安裝了一臺工業空調設備。

他的鄰居們不知道他是做什麼的,他說:「這挺好的。」

去年年底,波士頓動力公司發佈了一段機器人跳舞的視頻,這段視頻在網上極爲火爆。(律動注:波士頓動力公司是一家美國工程和機器人設計公司,成立於 1992 年,是日本軟銀集團全資子公司。) Beeple 對這個視頻進行了再創作,將這個旋轉跳舞的機器人丟進了一個虛擬脫衣舞俱樂部,那裏的顧客們真正對它們打賞。

Beeple 去年 2 月的另一幅作品,主角是正在哺乳的米老鼠,這幅畫被他命名爲《迪士尼+》。

Beeple 是誰?世界頂尖拍賣行佳士得首次拍賣 NFT 爲何選擇他?Beeple《迪士尼+》

斯科特 · 格拉斯戈爾德是一位洛杉磯的製片人,曾參與製作了 2018 年的《權力的遊戲》、科幻電影《致命勘探》。目前,他正與加奈兒·夢奈(《月光男孩》主演)的製片公司合作,以 Beeple 作品爲靈感製作一個全新的劇集(將由 Netflix 的《愛情、死亡與機器人》的菲利普 · 格拉特編劇)。他對 Beeple 的藝術和溫克爾曼這個人的完全分離感到不可思議。當溫克爾曼去洛杉磯旅行時,他們經常會去韓國城的一家小餐館喫漢堡,格拉斯戈爾德把這種體驗必做電影《搏擊俱樂部》。

「你坐下來,你會覺得,『我在和艾德·諾頓(《搏擊俱樂部》主演)喫午飯』。我們正在聊我們的家庭和一些瑣事,」他說,「然後你們就各回各家,你在車裡看到了他發佈的藝術作品,你會感到很怪異,你會問自己『這是同一個人嗎?』,這是泰勒·德登還是艾德·諾頓?」(泰勒·德登是艾德·諾頓曾飾演的角色。)

一位藝術家的誕生

溫克爾曼在威斯康星州的北豐德拉克長大,這是一個距離密爾沃基一小時車程的僅有 5000 人的小鎮。他的父親是一名電氣工程師,他的母親在當地一家老年中心工作。溫克爾曼於 2003 年畢業於普渡大學,擁有計算機科學學位,但沒有受過正規藝術訓練。他選擇 Beeple 這個名字是因爲 20 世紀 80 年代的一個玩具,它的鼻子會隨着光線和聲音而亮起來,而這與他早期的藝術創作有着些許聯繫。

在短暫的企業網站設計生涯之後,溫克爾曼聽說英國有一位藝術家每天畫一幅素描,而這也讓他得到了人們的關注。於是溫克爾曼也開始這樣做,只不過是使用 Cinema 4D 來製作動畫。他將其成爲「Everydays」,這個系列自 2007 年 5 月 1 日推出,在此後的幾年時間,它已經從一個簡陋的立方體發展爲一個個荒誕的反烏托邦式的未來景象。除了邁克爾·傑克遜的人工智能孕育人類嬰兒之類的作品,他的藝術也發展到了對政府和社交媒體的尖銳批評(包括殭屍馬克·扎克伯格)。他說自己沒有花太多時間去檢查自己的心理。「是啊,我的作品中有詭異、怪異的元素,我不知道這些鬼東西是怎麼進到我的大腦裏的。」

Beeple 是誰?世界頂尖拍賣行佳士得首次拍賣 NFT 爲何選擇他?Beeple《B.20》

溫克爾曼最終選擇做一個自由職業者,爲一些公司提供藝術創作,包括音樂 MV 和超級碗等等。用它自己的話說,他還爲蘋果公司做過一些「蹩腳」的工作,也爲埃隆·馬斯克的 SpaceX 做了一些「十分甜蜜」的工作,不過由於保密協議的約束他沒有透露更多。

不過他仍舊一直堅持著「Everydays」,到現在已經有 13 年了,而且他還在一直堅持著,每一天都在更新,包括他搬家那天、結婚那天,甚至包括兩個孩子出生那天。

Beeple 作品驚豔的視覺效果在網上吸引了來自各行各業的觀衆。2018 年,他收到了來自路易威登佛朗羅·博南諾的私信,他將作品分享給了他的老闆、藝術總監尼古拉·蓋斯奇埃爾(《Vogue》稱其爲「一代設計領袖」)。溫克爾曼對時尚知之甚少,以至於他一開始想的是「路易威登還健在嗎?」,隨後他次驚訝地發現,雖然路易威登已於 1892 年去世,但這個擁有 160 年悠久歷史的標誌性奢侈品公司的藝術總監正在和他聊天。

路易威登希望將溫克爾曼的一些藝術作品打印到一套時裝系列中,並在盧浮宮的時裝秀上首次亮相。(蓋斯奇埃爾說:「我立刻被 Beeple 的未來主義創作所吸引,他的作品與當今世界產生了強烈的共鳴。」後來他與 Beeple 合作,爲全球範圍內的一些 LV 精品店設計了數碼櫥窗。)路易威登已經向溫克爾曼支付了費用,但直到他坐在盧浮宮裏看到了時裝秀,他才相信這些不是大夢一場。

凱特·布蘭切特和艾麗西亞·維坎德(兩名著名女演員)坐在時裝秀觀衆席的前排,Beeple 也坐在了前排,穿這一套在 Zara 買的西裝,因爲他的妻子告訴他不能穿著一件特別日常的棕色套頭衫出席這種活動。在派對結束後,他在斯派克·李和邁克爾·法斯賓德旁邊卻不敢上前自我介紹。「我尼瑪要跟斯派克·李說什麼呢?『嗨,我是 Beeple。’ 嗎?」

路易威登 2019 春夏成衣系列四十五件作品中的十三件將被印上 Beeple「Everydays」中的精選作品。此外,在幾個月後,美國喜劇演員喬·羅根轉發了 Beeple 的一件動畫作品,Beeple 在動畫中把金正恩描繪成長著希拉里·克林頓臉型的超級大反派,羅根稱讚這幅作品的神奇,並號召他的粉絲關注 Beeple。

Beeple 是誰?世界頂尖拍賣行佳士得首次拍賣 NFT 爲何選擇他?Beeple《蓋伊·福克斯之夜》

在那時,儘管 Beeple 備受關注,影響力也與日俱增,但他從未考慮過出售任何作品,或者說,他不知道應該如何銷售。正式加密藝術交易平臺 SuperRare 的聯創約翰·克萊恩所解釋的那樣:「很多擁有超高天賦的數字藝術家在傳統藝術界難以立足,他們無法參加巴塞爾藝術展,只能活躍在網絡社羣中,他們無法把作品當作藝術品進行銷售,可能只能將作品印刷在 T 恤上售賣。」

然後,在 2020 年下半年,Beeple 聽說了區塊鏈技術和新興的加密藝術市場。

進軍加密世界!

2020 年 9 月,Nifty Gateway 的一位員工曾給他發過一條資訊,信息中提及了 Beeple 超高人氣並邀請他在 Nifty Gateway 發售作品。Beeple 一開始並沒有理會這條資訊,認爲這只是這個平臺在廣撒網。不過在看到他認識的其他藝術家賺了一大筆錢後,他終於做了功課。他說:「如果那些人能賺一大筆錢,那我應該也可以。」

10 月,他驗證了自己的想法。他在 Nifty Gateway 拍賣了三件作品,參與用戶過多讓這個網站陷入了崩潰。其中一個數字作品是一個名爲《十字路口》的動畫,它的獨特之處在於,圖像會根據誰贏得了 11 月的總統選舉而發生改變,最終這幅作品以 66,666.66 美元的價格成交。

Beeple 是誰?世界頂尖拍賣行佳士得首次拍賣 NFT 爲何選擇他?Beeple《活力城市》

(一位收藏家告訴我,在那些看似隨機、帶有重複數字的價格中,有一種關於「拍賣風格的潛在藝術」,既涉及數字命理學,也涉及一點炫耀的成分。溫克爾曼補充了他自己的理論 :「這與空間的某種『密碼學』方面有關。區塊鏈實際上有點像一個巨大的數字拼圖。我認爲這就是爲什麼你經常看到人們更加重視特殊數字的原因。」)

儘管收入令人喫驚,但他無法完全擺脫這種感覺:如果沒有一些實物來配合 NFT,他會覺得一切是十分虛幻的。

「你爲什麼要花 5000 美元買一個 MP4 文件?擁有它和不擁有它的區別只是一封郵件,上面寫着『恭喜你』。我明白你爲什麼會說這件事情太扯了。」儘管泰勒·文克萊沃斯說過硬件和軟件的區別,但是其他藝術家對此也持類似的保留意見,他們會通過向中標者寄送實體藝術品來解決這個問題,但是實體藝術品與數字藝術品截然不同。

短短幾天之內,Beeple 就有了一個想法,這個想法讓懷疑者安靜了下來,並爲競價注入了活力。受到玩具收藏品的啓發,他和妻子這首設計出了配合每一筆交易送出的高端實物藝術品。他們的想法令人嘖嘖稱奇:想象一下一個帶鈦合金背板的小液晶屏,在慢慢循環播放着你剛買的作品。這就像有人請喬布斯重新設計了通常用來展示棒球卡的透明樹脂盒,只不過是電子版的。Beeple 的實物藝術品每一件的製作成本爲 500 美元,每一個都有編號和認證,正面的二維碼會指向一個網站,網站中會列出這個藝術品的歷史——以前歸誰所有,現在又歸誰所有。

「當我想到『贈品』的時候,」溫克爾曼說,「我想到的是你在一個零食包裝盒裡得到的小卡片。我想讓這個東西看起來就像個藝術品。而且它和 NFT 結合得超級緊密,所以感覺就像是一回事。」

溫克爾曼將他的下一場拍賣會定在了 12 月 11 日那個週末,他就是在那個週末創造的歷史。與傳統領域的拍賣很相似,Beeple 通過 Zoom 和 FaceTime 向大約 12 爲著名加密藝術收藏家展示了將拍賣的 20 件藏品,其中包括了一位自稱 MetaKovan 的神祕收藏家,還有一位 27 歲的加密玩家蒂姆·姜,他此去了在德意志銀行的工作而全身心投入到了加密領域。

「這就像從盒子裡拿出你人生的第一臺 iPhone 一樣。」姜說。

Beeple 是誰?世界頂尖拍賣行佳士得首次拍賣 NFT 爲何選擇他?Beeple《也是史萊克》

瘋狂的拍賣會

拍賣會的第一天,Beeple 發售了三件開放版 作品,每件售價 969 美元,並將時間限制爲 5 分鐘。Nifty Gateway 額外增加了 9 臺服務器來處理暴增的流量網站才沒有崩潰。五分鐘內,成交額高達 58.2 萬美元。

這場拍賣會將在週六將拍賣 10 件單品,週日將拍賣另外 11 件。據 Nifty Gateway 所述,在接下來的兩天裏,12 位競拍者各出價超過 10 萬美元。在激烈的拍賣會中,一個謎團很快就浮出水面。用戶的出價屢次被極爲買家用更高的出價打敗,而這些買家的網名都有一個共同點:每個人的名字都是以羅馬的一座山命名的。一位互聯網偵探後來發現,這些假名都屬於同一位收藏家,他購買了 21 件作品中的 20 件。

那個收藏家是誰?正是上文提到的神祕的 MetaKovan。

姜在拍賣會上只成功拍到了一件作品,也就是最後一件,而這件作品打包了此前拍賣的所有作品。他以 777,777 美元的高價買下,創造了歷史記錄。在今年 1 月份通過電話採訪姜時,他首次坦言,他從未想過會贏下這場拍賣。他之前的出價是 377,777 美元,在還剩最後一秒時他又自己將出價擡高了 40 萬美元。根據拍賣會的規則,他的出價使時間再次重置,倒計時 5 分鐘。「我以爲 MetaKovan 會出更高的價格,這是我的最高出價了,他會讓我出局。」姜說。那時他緊張地看着時間,心想:「MetaKovan 會出更高的價格對吧?」

「很多人,從外人的角度來看,他們不理解我爲什麼要這麼做。他們會認爲我魯莽至極。我從來沒對外講過我當時被嚇到了,但我爲此感到驕傲。我相信它驗證了加密藝術無窮的潛力。當我參加那次競標時,我真正想做的就是向全世界展示加密藝術的前景,這就是範式,這就是未來。」

這場拍賣會在 Beeple 記錄了下來並上傳到了推特。在一段段視頻中,Beeple 和他的兄弟在院子中慶祝,兩個人把香檳倒在他的頭上。Beeple 傻笑着,不停地說着:「好冷!這太冷了 !」

Beeple 是誰?世界頂尖拍賣行佳士得首次拍賣 NFT 爲何選擇他?Beeple《皮卡丘地區七層樓》

僅在那個週末,Beeple 的作品發售就賺到了 350 萬美元,二級市場又額外爲他帶來了 50 萬美元的收入分成。溫克爾曼能拿到一級市場銷售收入的 90%,此外二級市場銷售還將給他分成 10%。12 月份的拍賣的作品只是 Beeple 持續了 13 年的「Everydays」其中的 20 件。

隨著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世界數字化進程被迅速推進,藝術領域亦如此。線下拍賣是不安全的,但是通過手機、電腦進行的拍賣則不必擔心安全問題。Nifty Gateway 自 2020 年 3 月以來銷售額已經超過 1100 萬美元,而且成交量每月增長約 50%。

衝撞還是交融

而傳統藝術市場也做出了迴應。2021 年 1 月,藝術界權威報紙《藝術新聞》的一篇文章提到了 2020 年 10 月羅伯特·愛麗絲在佳士得拍賣會上的拍賣,並提出了一個問題:NFT 是不是藝術市場的新來的攪局者?

《藝術新聞》專欄作家喬治娜·亞當在文章中寫到:「那些來自傳統藝術領域的人會被大多數稱爲 NFT 的『藝術』嚇到。」

「毒舌藝評人」肯尼·沙赫特表示,這些「藝術品」大部分都是在麪包車後座的屏幕上展出的,不過他也承認,這些卻是心癮了一批新生代的藝術收藏家。

鄧肯·考克·福斯特預測,人們對加密藝術的接受過程將和比特幣類似。「比特幣最開始是程序員收集的資產,」他說,「而現在很多對沖基金和保險公司也加入了進來。隨著人們對這個概念越來越瞭解,很多傳統藝術機構姐將會開始收集 NFT。」又或者,正如 Beeple 在個人網站中所說的那樣:「我不會停下來,直到我進入現代藝術博物館 … … 然後也不會停下來,直到我被現代藝術博物館掃地出門,哈哈。」

Beeple 是誰?世界頂尖拍賣行佳士得首次拍賣 NFT 爲何選擇他?Beeple《明日》

今年 2 月,佳士得宣佈將在與 MakersPlace 合作拍賣 Beeple 的作品。雖然佳士得的行動比舊世界的一些人快很多,比如它在 2018 年舉辦了首屆藝術+科技峯會,重點關注了區塊鏈技術,佳士得專家諾亞·戴維斯仍然表示,他們加入 NFT 派對的時間有點晚了。

「我們受學習的速度非常快,」他說,「但我們還在繼續學習。坦白說,我是 989 年生人,挺年輕的,但我還在努力地想趕上進度,我需要弄清楚 NFT 是什麼、是如何運作的,這樣我才能向更多人解釋它們。對很多人而言,這是一個巨大的文化衝擊。」

Beeple 將他的前 5000 幅「Everydays」作品拼接成了一大幅畫作爲在佳士得拍賣的作品,但是這次不會附贈液晶屏幕。與佳士得 10 月拍賣的羅伯特·愛麗絲的附贈 NFT 的實體畫不同,這將是佳士得拍賣的第一件嚴格意義上的數字作品。簡而言之,一家 1766 年成立於倫敦的拍賣行即將出售一個 JPEG 文件。

當被問及對肯尼·沙赫特「麵包車後座」的評論時,諾亞·戴維斯笑着說:「曾經有人對著名塗鴉藝術家班克斯說過同樣的話。這就像是街頭藝術受到傳統藝術機構歡迎。這會被他們視爲是一種威脅,對吧?新鮮的、價格高昂的東西對既有的秩序來說是很可怕的。這就好比華爾街看着 GameStop 的投資者,心想:『不,快停下來!你不應該這樣做!』」爭議只會驗證市場的有效性。

Beeple 是誰?世界頂尖拍賣行佳士得首次拍賣 NFT 爲何選擇他?Beeple《情傷》

「一千個人眼裏有一千個哈姆雷特,」戴維斯說,「我們希望做一個交流,我們希望人們認爲這是值得評論的,這意味着它就是藝術。如果你有尖銳的意見想要發表,它就是有價值的。我們就是要讓這位藝術家走入更多人的視野當中,誠然,它說過很多挑釁性的言論,而且在經濟上的表現對全世界都產生了影響。」

戴維斯還表示,對於佳士得來說,這次 Beeple 的拍賣「可能只是讓我們稍稍涉足這個領域,看看會不會發生一些有趣的事情。」

對 Beeple 而言,他並沒覺得有多大壓力。使得,他已經成爲了整個加密藝術領域的代言人,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次拍賣是加密藝術的試金石。對於這次拍賣,他「謙遜」地表示,這次的拍賣價格「完全無法預料」。

Beeple 還沒有宣佈自己下一次拍賣的日期,他正專注於送出上一次拍賣的實物版本,不過他也在考慮自己會像時裝店一樣,也做個春秋系列。他還承諾將把獎品親自送到姜先生手中。

未知 = 希望

我問他有沒有把收入花掉,有沒有換掉他那輛「破豐田卡羅拉」,有沒有換一個新的顯卡,有沒有換一個新的電腦。

Beeple 笑着說:「我的電腦挺好的,不過我可能在不久後會買一臺新電腦。」

至於他的藝術下一步會發展成什麼樣子也仍然是未知的。

「如果你兩年前問我要做什麼樣子的藝術,我不會說,『哦,我會畫怪異的胸部和哺乳期的金正恩』。我試着儘可能地傾聽我心底那個微小的聲音,比如,『我今天在反烏托邦的世界裏最想拍的照片是什麼內容?』」

當佳士得的公告發布後,我點開了鏈接,預覽了 Beeple 的作品,他稱之爲「第一個 5000 天」。競拍將於 2 月 25 日開始,3 月 12 日結束。一般來說,拍賣行會對一件作品進行估價,也有可能寫上「估價:待詢」,以增加作品的神祕感。

不過在 Beeple 作品這裏的文字很簡單:「估價:未知」

本文不構成投資建議,虛擬貨幣波動大請謹慎小心

掌握虛擬貨幣、區塊鏈大小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