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C 上 NFT 生態發展現狀、挑戰與想象空間

作者:鏈捕手 – 胡韜

幣安智能鏈短期仍將承受來自一些加密原教旨主義者對其「抄襲」的詬病,加之相對以太坊網絡運行八年,經歷了市場的多次檢驗,BSC 未來需要在安全性、開發者美譽度、性能穩定性等方面不斷突破。

導語

2021 年,NFT 這種新穎的加密數字貨幣形式彷彿在一夜之間變成了圈內圈外熱議的話題,「萬物皆可 NFT」更是成爲加密社區裡一個標誌性的 Slogan。

作爲一個能與現實世界對接的加密數字貨幣形式,NFT 通過與 DeFi 有效結合,同時藉助加密數字貨幣牛市浪潮得到快速增長。

從 NBA 球星 LeBron James 的經典扣籃鏡頭,到 Twitter 創始人 Jack Dorsey 的歷史第一條推文,再到加密藝術家 Beeple 的數字作品《每一天:前 5000 天》拍出 6934 萬美元的高價,你會發現,NFT 正在引領加密數字貨幣行業從小眾圈層走向更廣泛的普通受衆。

正文

根據 NonFungible.com 數據,2017 到 2020 年,NFT 總市值從 0.31 億美元迅速增長至 3.2 億美元,增長率超過 9 倍,平均增長率達到 300%。另據 Protos 最近發佈的一份報告,NFT 單日交易峯值在今年創下了 1.02 億美元的驚人紀錄,一些業內人士甚至預測今年 NFT 總市值可以擊穿 7 億美元。

可以說,2021 年是當之無愧的「NFT 元年」。

行業大爆發下,誰會成爲 NFT 項目的首選公鏈?

4 月 16 日,據 Coingecko 數據顯示,NFT 總市值首次突破 300 億美元,創下歷史新高。雖然今年五月整個數字貨幣市場遭遇「黑五月」導致 NFT 市值被砍半,但隨著市場逐步復甦,NFT 行業也在慢慢回血,本文撰寫時(6 月 15 日) NFT 總市值已經反彈到 179 億美元。

然而就在市場總體向好的時候,一些問題卻相繼暴露出現。

現階段,大多數 NFT 項目仍在以太坊網絡上運行,然而許多用戶依然被其侷限性所困擾。毫不誇張地說,提升以太坊性能一直是 NFT、以及整個加密貨幣行業努力的方向,但時至今日,高昂的 Gas 費用成本和網絡容量問題始終未能得到充分解決,這件事對數字貨幣市場產生的影響比最初想象的還要大。

另一方面,雖然信標鏈已經順利上線啓動,但以太坊 2.0 要完成部署仍需要很長時間。在這種情況下,一些 DeFi 和 NFT 項目開始探索遷移到其他區塊鏈,其中就包括諸如幣安智能鏈(Binance Smart Chain,以下簡稱 BSC)這樣的交易所公鏈、以及 FLOW 這樣專門針對 NFT 市場的公鏈。

爲了讓大家對以太坊、BSC 和 FLOW 公鏈有一個更直觀的瞭解,讓我們用數據說話,比較一下這三個對 NFT 市場來說最重要的公鏈基礎設施:

公鏈基礎設施網路性能交易成本公鏈Token市值(美元)
以太坊15 TPS30 Gwei 左右ETH2989 億
BSC1000 TPS5 Gwei 左右BNB569 億
Flow10000 TPS12 Gwei 左右FLOW5.7 億
(數據來自互聯網,數據提取時間 2021 年 6 月 15 日)

綜合來看,BSC 在性能和交易成本上是領先以太坊的,目前網絡出塊時間基本上在 3 秒左右,日均交易量也穩定在 500 萬筆以上,最近 BSC 的唯一活躍錢包數量最高達到 1,293,686 個,是同期以太坊的 1.77 倍。另外,相比於市場上其他同類交易所公鏈產品,BSC 礦工獎勵就是 gas,而且會按照礦工的抵押比例來分配。

相比之下,雖然以太坊上鎖倉量超過 10 億美元的加密項目共有 11 個,但需要注意的是,這些項目上線時間基本上都已經有三年之久,因此足見 BSC 在 DeFi 和 NFT 支持方面具有自身的獨特優勢,否則很難在短短几個月內吸引如此多的鎖倉量。

近期,幣安還推出了第二期最具價值開發者(Most Valuable Builder,簡稱「MVB」)加速器計劃,本輪主題爲「NFT 大爆炸」,將重點關注 BSC 上的 NFT 生態、創新的 NFT+DeFi 開發以及高性能基礎設施建設,最終選拔出的項目團隊將有機會收到來自幣安的獎金、社區、投資等激勵資源,共創 BSC 生態的發展。截至 2021 年 6 月初,MVB 註冊項目數量達到 356 個,項目總鎖倉量已達 18 億美元。

實際上,除了網絡性能更強、費用更低之外,BSC 在基礎設施——包括廣泛的錢包支持、法幣入金通道和支付、NFT 橋、API 等方面的表現也不錯。BSC 生態系統在很大程度上由基礎設施和工具性項目、實現跨鏈互操作性的橋、實現無縫的數據分享和處理的 API,以及分析網絡、提供風險評估的安全項目組成;

在用戶體驗上,當前 BSC 已有許多知名錢包支持 ERC721 標準,並保持著較好的安全記錄,例如 Trust Wallet、MetaMask、Math Wallet、SafePal 等,以及 Binance Extension Wallet。

通過與 TransakFinance 建立合作關係,BSC 現已打造了屬於自己的法幣入金通道,讓用戶能使用法幣購買 BEP-20 資產,而無需通過交易平臺進行。BSC 同時也兼容幣安支付、幣安卡等支付產品,用戶可以接收和消費所支持的代幣。

BSC 上的 NFT 生態發展現狀與挑戰

雖然上線至今還不到一年,但 BSC 上的 NFT 多樣化程度已經相對很高了。根據 BSCProject 數據顯示,本文撰寫時,BSC 總計已上線 650 個項目,其中 NFT 主要覆蓋六個垂直生態領域,分別是:數字藝術、遊戲、元宇宙、社交媒體、NFT+DEFi 和基礎設施,其中不乏 NFT 各賽道的明星項目,比如:

  • BakerySwap,作爲 BSC NFT 生態中 Marketplace 賽道的一員,它是一個去中心化交易所(DEX)。與許多 DeFi 項目不同,BakerySwap 建立在 BSC 上,並採用自動做市商(AMM)模型,這使其成爲 BSC 上的第一個 AMM 和 NFT 平臺。

值得一提的是,伊隆·馬斯克母親 Maye Musk 最近透露將在 6 月 18 日和柯達(Koda) 推出其#DiamondsAreForever NFT,盲盒系列將在 6 月 24 日上線 BakerySwap。

  • Dego,作爲 BSC NFT 生態中 DeFi+NFT 賽道的一員,Dego 帶來了可持續 DeFi 生態系統的全新理念,它採用模塊化組合設計理念,將不同的產品組合到一個系統中,以達到 1+1>2 的效果,而且可用於 NFT 生態系統的治理、抵押、費用和其他場景。

不僅如此,目前 BSC 上鎖倉量超過 10 億美元的加密項目已經達到 6 個,分別是:PancakeSwap (76.8 億美元)、Venus(26.6 億美元)、Belt Finance (17.7 億美元)、MDEX (15.4 億美元)、Pancake Bunny (10.8 億美元)和 Ellipsis (10.4 億美元)。

相比之下,雖然以太坊上鎖倉量超過 10 億美元的加密項目共有 11 個,但需要注意的的是,這些項目上線時間基本上都已經有三年之久,因此足見 BSC 在 DeFi 和 NFT 支持方面具有特殊優勢,否則很難在短短几個月內吸引如此多的鎖倉量。

隨著越來越多 NFT 玩家試圖進入 BSC,其競爭性勢必會進一步增加,從長遠來看,當前由 Marketplace、遊戲、DeFi+NFT 和藝術品主導的幾大 NFT 生態類別和用例也會出現變化,其他一些更具可持續性的 NFT 生態類別和用例將會進入 BSC

但由於 BSC 與 EVM(以太坊虛擬機) 兼容,因此很容易製作以太坊 dApps 和 NFT 的 BSC 克隆版本,該問題也引發了加密社區的詬病,比如 Binance Punks (Bunks),這個項目和以太坊區塊鏈上的 CryptoPunks 非常相似,Bashmasks 也被認爲是以太坊 NFT 藝術項目 Hashmasks 「副本」,還有 Musical Beats 也似乎在「複製」 EulerBeats。

一定程度上,我們可以認爲 BSC 是一條由社區驅動的公鏈,任何人都可以在其上部署,當在生態大爆發的背景下,勢必會出現項目質量參差不齊,有創新也有模仿的現象。事實上,BSC 社區一直在倡導創新,比如 NFT 方向的 Cybertino,它是全球首個影響者及其粉絲的交互式 NFT 市場,簽約了大量超過 2 億粉絲的頂級網紅。

BSC 短期仍將承受來自一些加密原教旨主義者對其 「抄襲」的詬病,加之相對以太坊網絡運行八年,經歷了市場的多次檢驗,BSC 未來需要在安全性、開發者美譽度、性能穩定性等方面不斷突破

未來 3 到 5 年,適配 NFT 的大爆發需要什麼樣的公鏈?

坦率地說,加密貨幣行業可能更希望看到 NFT 能在宏觀意義上有進一步創新,例如:

  • 真實資產的部分所有權:想象一下,如果某個加密藝術家的下一部真實作品可以讓人們擁有其部分所有權,那麼在轉售時 NFT 投資者就能獲得回報;
  • 衍生品:NFT 抵押,這意味着人們在購買 NFT 之後可以將其抵押(借出)並利用它再購買其他資產;
  • 所有平臺之間的互操作性:NFT 可以跨越不同生態系統使用,想象一下 BSC、以太坊和 FLOW,甚至和其他交易所公鏈無縫交互的場景——事實上,幣安旗下 NFT 交易平臺 MarketPlace 即將於 6 月 24 日上線,屆時將重點支持 BSC 生態。

據瞭解,該平臺與全英音樂獎得主 Lewis Capaldi、視覺藝術家 Trevor Jones,、電競團隊 eStarPro、球星歐文以及 Alphonso Davies 等多位知名人士合作,將首發他們的 NFT 作品。

要想實現上述效果,NFT 行業在性能與門檻方面可能會對公鏈提出更高要求,相比於以太坊,基於 BSC 生態的 NFT 的確具有一定優勢。

毋庸置疑,NFT 世界充滿活力、潛力巨大,而且越來越 NFT 項目已經躍躍欲試,加速推動 NFT 的主流化與破圈化,隨着交易所公鏈基礎設施不斷完善,許多與 NFT 有關的新想法、新項目將會加速落地。

NFT 讓人們看到無限的可能,如果說比特幣帶來了一場金融主權的革命,那麼 NFT 帶來了一場數字資產所有權的革命,這場革命也許會把整個區塊鏈生態發展推到難以置信的高度和維度。如今,NFT 已經不是一種 「單純」的數字資產,而是變成了一種所有權象徵,有 NFT 意味著擁有了基礎資產所有權主張

隨著以太坊 2.0 發展進度加快、以及像 FLOW 這樣的垂直 NFT 公鏈爲消費者打造更好的用戶體驗和更豐富的應用場景,未來 NFT 競爭格局可能是多變的,但不可否認,BSC 的優勢正在進一步擴大,勢必會給 NFT 生態系統帶來更加深遠的影響,誰最有可能成爲 NFT 第一基礎公鏈值得關注。

對於加密社區而言,身處 NFT 元年是幸運的,誰能成爲這一領域裡的「Next Big Thing」?我們拭目以待。

本文不構成投資建議,虛擬貨幣波動大請謹慎小心

掌握虛擬貨幣、區塊鏈大小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