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仔DeFi課堂 | 從雅典到去中心化金融

conflux network
Conflux

從雅典到去中心化金融

古希臘文明璀璨奪目,雅典穩定的紡錘形社會開啟了人類社會的金融之旅。視戰爭為財富來源的古羅馬人靠著野蠻與彪悍橫掃古希臘文明,將金融的種子四散開來。

現行的金融體系,也已經經歷了近百年的發展。

20 世紀 50 年代,大型計算機的興起加速了銀行系統發展。

70年代,自動取款機和信用卡登上歷史舞台,手工訂單逐漸被計算機錄入取代,同樣被取代的還有喧鬧的交易所。

90年代起,互聯網日益普及,金融與科技的碰撞,點燃了全球化的火花。現在,我們已經可以躺在家中,點一點手機,訪問自己的銀行賬戶,進行交易,購買股票。

儘管歷經了一個世紀的創新,但金融體系遠非完美無暇。直到今天,股票、債券和其他金融產品的結算通常仍要幾天的時間才能完成,國際銀行業務和匯款服務效率低下、成本高昂,金融公司門檻極高、扼殺創新,牽扯幾十億美元的銀行業醜聞,數月甚至數年才能讓真相浮出水面。

麥道夫騙局
金融業的本質是服務業。傳統金融是基於特定的基本原則下(如保護投資者利益),政府對遊戲規則作頂層設計,同時由背書持牌的金融機構進行專營。

時至今日,全球仍有數十億人口沒有銀行賬戶,少數特權人士暗中做出的決定影響著數百萬甚至數十億人的重要決策。

這是為什麼我們需要創新技術來解決問題。於是,去中心化金融走上了舞台。

應用創新與社會創新

DeFi,Decentralized Finance 的簡寫,即去中心化金融。作為一種有望改變現有金融生態系統的技術,DeFi 的出現,本身就是一個了不起的創新。

從技術架構上,DeFi 可分為應用層和 Layer2 協議層。 Layer2 協議層提供了一套開源的解決方案,開發者可基於此靈活構建應用;而應用層更多地是已經調試好的、特定的解決方案,產品邏輯和諸多參數相對確定,相對的,靈活性也較低。從更廣泛的意義上來講,DeFi 還包括支撐其的資產(如中心化發行的穩定幣)甚至基礎設施(如預言機、鏈上檢索工具等)。

2019 年,Synthetix 成為第一批開展 DeFi 流動性挖礦實驗的DeFi項目。 2020 年,這個創意激發了一波收益耕種項目的浪潮,尤其是 Compound Finance 在其借貸市場展開 COMP 代幣流動性挖礦之後。

Maker 推出了第一個 DeFi 借貸市場,允許用戶針對ETH的存款生成 DAI, Compound 普及了更廣泛的資產借貸。借貸控制的流動性最高,但去中心化交易平台 DEX 卻極大地控制了最多的用戶。在與 DeFi 進行過交互的 210 萬用戶中,有 153 萬在某個時間點使用過 Uniswap(約 73%)。

穩定幣的使用已成為 DeFi 的核心部分,中心化機構發行的儲備支持通證 USDT 和 USDC 佔據了大部分市場份額。

穩定幣,吸引了越來越多原本對 DeFi 和數字貨幣持懷疑態度的人入局,來體驗這種創新的金融系統。 USDC 市值從 2020 年 4 月的不足 10 億美元升至 2021 年的 60 億美元,DAI 從 2020 年 4 月的不到 1 億美元漲至 2021 年的近 20 億美元。

由於穩定幣與法定貨幣或其他一籃子資產掛鉤,穩定性更高,波動性更低。這意味著,在智能合約執行之前,投資者交易價格變化的風險更小。越來越多的人嘗試,越來越多的資產進入,DeFi 的應用創新日趨成熟。

鳥瞰整個 DeFi 生態系統,已經有大量的 DeFi 應用進入通常由傳統金融服務提供商完成的服務。比如保險解決方案(Nexus Mutual 等)、貸款協議(Compound等)、市場預測(Augur 等),分散式槓桿交易(dYdX 等)和合成資產替代方案(UMA 等)。

並且,所有這類 DeFi 產品的複雜性,已經遠遠超過僅提供便宜和快速的國際匯款轉移和金融業務結算所需要的產品創新。所以,在我們意識到之前,DeFi 已經有了成熟的應用創新。

而 DeFi 的另一個突破,在於它為社會創新提供了新的實現途徑。因為相較於傳統金融服務,DeFi 是從用戶金融服務需求出發的高效低成本自金融,自下而上的社會驅動實踐。

Gamestop 多空之戰中,在發現 Gamestop(GME)股票被對沖基金過度做空之後,Reddit 上的 Wall Street Bets 社區用戶瘋狂購入 GME,對沖基金不得不購買退還做空的股票,推動價格上漲。這期間,Robinhood 等一些股票交易平台做出決定,禁止出售GME及相關股票。

這種情況,在去中心化交易平台則根本不可能發生。 DeFi 自身的高效、無需許可、不受審查限制和開放特點,讓金融活動更加民主化,且規避了暗中決策操作的可能。

DeFi 的創新,也在真實地提高人們的幸福感。

居住在經濟不發達或欠發達地區的人口占全球總人口的絕對多數,在諸多脫貧致富經濟理論和實踐中,小額信貸被認為是比較成功的一個。

1979 年孟加拉國誕生了最早的小貸機構——孟加拉農業銀行格萊珉(Grameen)試驗分行,Grameen 意即“鄉村”,顧名思義主要是針對貧困人口和貧困程度最集中和最高的農村而設立。格萊珉創造了一種特殊的信用結構,必須有 5~6 人組成的“團結小組”才有貸款資格,小組成員之間相互監督償還記錄,小組成員之間還有連帶擔保責任。這種建立在社會評價+連帶責任基礎上的擔保體系,曾經給格萊珉帶來過可謂輝煌的 98% 的貸款償還率,遠超普通商業銀行。

格萊珉模式的成功在眾多後發國家引發複製浪潮,比如亞洲的菲律賓、尼泊爾等,據報導全球有50個國家先後復制了格萊珉小貸體系。

儘管小額信貸並不是一個新的概念,但它仍然過度依賴於銀行等現有的金融基礎設施。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大陸並沒有完善的銀行基礎設施,這也是小額信貸無法在許多第三世界國家真正推行的原因。

DeFi 則可以解決金融服務不平等的問題。因為協議並不關心用戶身份,它只遵循每個人完全相同的預定義規則。換言之,只要有需求,就會有相應的應對需求的產品和服務。

DeFi 為普惠金融的社會創新提供新思路和新技術。

難也以太坊,成也以太坊

以太坊是太多公鏈的假想敵。雖然以太坊在加密世界第二名的寶座似乎已經非常穩固,但是它的瓶頸也非常致命。

目前的以太坊仍然是全節點公鏈,所有節點都參與挖礦,這意味著所有的節點參與記賬權競爭,且參與記賬。那麼,每輪記賬都需要在大量節點中選拔出一個記賬節點,並且要在大量節點中進行通訊。

這當然會導致以太坊記賬效率下降。

以太坊區塊瀏覽器,大約每5-10秒出1個塊


所以,在以太坊、比特幣這樣的全節點公鏈上,經常會出現一個現象——有許多的待確認交易。根據 TOKENVIW 區塊瀏覽器,截止本文寫作時(五月底),比特幣以太坊未確認交易數分別為 89898 和 226024 筆。

低效的記賬和數目龐大的待確認交易,使以太坊開放應用開發這個創新變得非常尷尬,尤其在面對大規模的交易量時。

DeFi 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規避以太坊的不足。

不同於遊戲、內容平台等應用類型產生的龐大和頻繁的數據請求,DeFi 的數據類型更簡單,數據佔用空間更小。

以太坊更開放的網絡環境和更多的用戶量,也為 DeFi 的成長提供了必要的“養分”。

數據來源:三公鏈區塊瀏覽器及stateofthedapps.com,coindesk.com
從表格中可以看出,以太坊上的通證種類數量和活躍地址數,為去中心化金融應用提供了廣大的用戶與產品基礎,為 DeFi 的創新創造了良好的基礎。

反過來, DeFi 也為推動以太坊的採用和價值方面發揮了關鍵作用。根據數據顯示,擁有至少 0.1 ETH 的地址比今年年初增加了約 800,000 個。

不過,以太坊交易費是一把雙刃劍。

由於交易費上漲,以太坊礦工的收入在夏季創下新高,推動以太坊的算力同樣創下新高。交易費最終支付給礦工。因此,交易費越高,可以激勵更多人保護以太坊。對以太坊來說,這是個好現象,因為網絡安全性對區塊鏈的長期健康發展和成功來說至關重要。

但,高昂的交易費也會令一些用戶望而卻步。交易費與交易所轉移的價值不成比例,直接導致了用戶很難通過小額投資獲利。無形之中,以太坊在提高 DeFi 的門檻。

這也是一些 DeFi 項目逐步“出走”以太坊的原因。

DeFi的下一輪

面對五月下旬的大跳水行情,DeFi 的鎖倉量也幾近腰斬。而從鎖倉走勢圖來看,緩慢的爬升勢頭已經出現,目前已到達 830 億美元。

值得關注的是,危機之下的 DeFi 在內部機制上已經進行了多番升級與迭代,而且,曾經並不惹人注目的細分板塊在這段時間展現了驚人的隱藏潛力。穩定幣的“穩定”,預言機的硬剛需,在危機中更顯他們的重要性。

對比去年,鎖倉協議中湧現出了基於 BSC 和 Polygon 公鏈的 DeFi 協議新面孔,不再是以太坊鏈上的協議獨領風騷。

而且在傳統金融領域中,仍有許多規模龐大且利潤豐厚的領域,是 DeFi 生態尚未涉足的,比如銀行的固定收益證券、評級機構的風險分級等等。尤其是固定利率協議方面,市場仍在期待成熟的產品,DeFi 的微創新會變得越亮眼。

無論如何,真正的 DeFi 產品首先要做到有足夠的安全性和穩定性。

區塊鏈的世界向來瞬息萬變,任何時候,以動態的視角觀察這個變化萬千的市場,或許都好於試圖尋求不變的規律。

本文不構成投資建議,虛擬貨幣波動大請謹慎小心

掌握虛擬貨幣、區塊鏈大小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