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Close this search box.

Cyber幣鬧劇背後:野蠻做市商的搬磚和操盤邏輯

CyberConnect 給幣圈所有人的警示:不要和做市商做對手盤。

原文作者:Luccy、Jaleel
原文來源:BlockBeats

這個週末,一些散戶和做市商剛剛經歷完了一場「戰爭」。韓國交易所upbit 上,Cyber 的價格被拉到了37 美元,溢價率達到167%。Binance 平台上CYBER 價格暫報13.8 美元,CyberConnect 發布緊急提案[CP-1] 解鎖1088 萬枚CYBER,折合為3 億美元,金額之高令人咂舌。在社區的驚恐下,官方又聲稱數據編輯錯誤,實際解鎖量是108 萬枚。

昨夜,一位幣圈KOL 在自己的社交媒體分享了自己的慘痛經歷引起了不少共鳴,由於Cyber 的漲幅驚人,他多次做空和做多,最終導致虧損百萬。這場鬧劇究竟發生了什麼,BlockBeats 整理了事件始末,以及在CYBER 的背後,DWF 所反映和代表的做市商邏輯。

閱讀更多:速讀幣安 Launchpool 新項目:CyberConnect 和 Sei


CyberConnect 鬧劇始末

作為CyberConnect 唯一發行的Token,CYBER 在今年5 月18 日通過CoinList 向公眾出售後,僅過三個月,開盤價上漲超三倍,8 月21 日Binance 上線CYBER 1-20 倍U 本位永續合約,隨後韓國加密交易平台Upbit 於8 月22 日上線CYBER。

在Upbit 上線CYBER 的當天,據Lookonchain 監測,DWF Labs 從Binance 以4.5 美元均價增持17 萬枚CYBER,約合77 萬美元,據計算這筆增持的CYBER 在8 月30 日時的價值上漲至了126 萬美元。


一路溢價的 CYBER

這場散戶和做市商的「戰爭」在8 月31 日這一天正式啟動。

當時Upbit 交易平台錢包地址已持有約360 萬枚CYBER,超越Binance 成為CYBER 最大持有者,佔代幣流通供應量的33%。當日下午3 點,Binance 因ETH 網路餘額不足暫停CYBER 代幣的提現業務。接著,鏈上數據顯示DWF Labs 向韓國加密貨幣交易平台Bithumb 轉入4 萬枚CYBER,價值約36 萬美元。

9 月1 日,鬧劇升級,Upbit 上CYBER 標價同期較Binance 平台報價溢價超30%,DWF 在24 小時內向Bithumb 轉入CYBER 的數量已達17 萬枚,價值約合146 萬美元。

9 月2 日,這場鬧劇事件來到了最高潮。Upbit 錢包地址持有394.7 萬枚CYBER,數量達到最高。主流CEX 上CYBER 價格不斷上漲,Upbit 上的CYBER 在此基礎上持續溢價,從30% 一路溢價到167%,價格升至37.1 美元。


一名用戶,87% 的表決票

CyberConnect 官方按耐不住,發布緊急提案[CP-1],希望提前解鎖1088 萬枚CYBER,以此確保其在以太坊、Optimism 和BNB Chain 網路之間的流動性平衡。

由於本次提案投票考慮到時間的利益和緊迫性,CyberConnect 未遵守DAO 7 天投票期的政策,投票於當日下午4 點結束。該緊急提案[CP-1] 通過後,Upbit 平台CYBER 價格急速下挫跌破20 美元。晚上 8 點開始,Upbit 錢包地址的CYBER 開始轉出。目前一共轉出360 萬枚,大部分流入Binance。

雖然CyberConnect 官方在9 月3 日發布聲明,緊急提案[CP-1] 中的數據存在編輯錯誤,實際解鎖量並非1088 萬枚,而是108 萬枚,並迅速廢除了該提案,將引入安全措施以確保不再發生類似事件。

但顯然,市場上關於CYBER 的恐慌、不確定性和質疑已經發酵。與此同時,社區發現緊急提案[CP-1] 顯示的票數,讓項目的中心化問題,也被真實的凸顯出來。據snapshot 顯示的票數,僅一名用戶就投出了佔總投票量87% 的表決票。

這背後反映出的不僅是單個項目的中心化問題,更體現出了在如今的加密圈內,所謂的DAO 組織幾乎沒有考慮過治理問題,緊急提案,緊急通過,一名用戶,87% 的表決票,最後又因「數據編輯錯誤」而關閉已經通過的提案。

難怪社區會發出「中國國內所謂的DAO 組織幾乎沒有治理可言,基本都是在過家家」的感慨。


DWF:「投資+做市」的複合型運作模式

除了項目中心化、代幣控制權的問題外,CYBER 鬧劇始末的背後,更讓人無法忽視的是做市商的存在。

從上線當日的4.5 美元,到頂峰的37.1 美元(較幣安溢價167%),再到回落後的12.55 美元(溢價14%),在這場奇異的暴漲暴跌過程中,一邊是不斷刷新預期的漲幅與溢價,一邊是很快降臨但不知何時才會出現的紅線。也許看出了其背後有做市商推動痕蹟的人不在少數,但更多人還是會被其瘋狂的漲幅所吸引,成為了Pump and Dump 裡流動性的提供者。

據BlockBeats 此前介紹,DWF 是一家全球性的加密貨幣高頻交易公司,自2018 年開始,在40 多個頂級交易平台進行現貨和衍生品交易,位居全球加密貨幣交易量前5 名。

DWF Labs 官網此前曾表示「無論市場狀況如何,DWF Labs 平均每月都要投資5 個項目」,3 月以來,DWF Labs 的確以月均5 個項目的速度在二級市場掃貨,對此社區引發了熱烈討論,認為DWF 不是真投資,拿幣就是為了做市,DWF Labs 合夥人Andrei Grachev 也回應道,「除了投資,我們通常會帶來額外的支持」,算是默認了這種「投資+做市」的複合型運作模式,而官網也直接掛出了提供此類業務的招牌。

DWF Labs 明確提出自己是全球數字資產做市商和項目發展多階段web3 投資公司,並且從事高頻加密貨幣交易,目前已在40 多個頂級交易所進行現貨和衍生品市場交易。DWF Labs 還提到,DWF 能提供尖端的做市執行能力,為項目即服務創造交易量並提供健康的流動性。目前,他們已與排名前40 的交易平台集成,交易超過800 個貨幣對,其中包括現貨和衍生品。

通過做市,DWF 表示可以允許其他市場參與者在價格影響較小的情況下交易項目方的代幣,這樣能夠增加市場深度,讓投資者對項目的市場流動性更有信心。

在選擇做市幣種上,與Wintermute 以基本面良好的歐美藍籌項目為主不同,DWF Labs 以東亞項目、各路新老情緒題材標的為主要做市目標,不少機構和投資者開始將YGG 、DODO、C98 等Token 作為DWF Labs 做市規律,並紛紛製作其已佈局的投資版圖,以及一些尚未拉升的幣種。

2022 年9 月MXC 獲得DWF 數千萬美元投資,而今年以來MXC 幣價表現十分低迷,從年初0.033 美元附近已逆勢下跌至0.019。


熊市多妖怪,YGG 慘案

都說Gamefi 已死,但在上個月初,以Gamefi 為根基起家的工會類項目YGG(Yield Guild Games),上線Binance、OKX 和Bybit 等大型主流交易平台後,給大家表演了一場「馬里奧跳台」。

6 天漲了近5 倍,並立刻又在4 小時內跌去60%,引發市場超千萬美元爆倉。

雖然沒有直接證據,表明DWF 參與了這場拉砸活動,但被多家鏈上機構標記為DWF 的鏈上錢包確實收到過YGG 代幣,同時DWF 確實在2023 年2 月聯合領投了YGG 的1380 萬美元融資——以出售代幣的方式。2023 年2 月DWF Labs 和a16z 領投鏈遊公會Yield Guild Games(YGG),使其通過出售Token 募集到1380 萬美元資金。

從8 月6 日開始,DWF Labs 通過接連放出YGG、DODO、C98 的有關資金決策消息,促使三個幣種在已經有所上漲的情況下繼續攀升。其中第二階段內漲幅最大的為YGG,接近50%。但三者均經歷一日行情後迅速回落,同樣是YGG,最大跌幅約為70%。

而最直觀的感受,要屬DWF 的管理合夥人Andrei Grachev 近期關於YGG 的推文。少有發文的Andrei,連發兩條推文都是關於YGG 的,第一則8 月6 日是針對YGG 上線Binance 合約表達了祝賀,並分析了YGG 代幣的交易深度和掛單情況。

而就在YGG 暴跌後不久,此前就與DWF 有爭議的Wintermute CEO 就嘲諷式的回復了Andrei 的本條推文。

參考閱讀:《DWF Labs 與Wintermute 隔空互懟?兩大做市商做市項目一覽》

當然,這次CYBER 事件與YGG 還是有著一定的差別,dwf 似乎沒有直接操盤CYBER 這次事件,只是做著搬磚或老鼠倉的角色,與YGG 事件的性質還是不同的。


「先拉後砸」,DWF 的做市策略

雖然DWF 曾大肆宣傳自己,能讓項目免受「先拉後砸」的價格攻擊和極端價格波動的威脅。但是DWF 的投資組合裡,除去備受非議的YGG 不說,已經有多起無緣無故的「先拉後砸」了。

而這些項目被DWF 投資後,僅一個月時間,「先拉後砸」的事件就發生了,以ARPA 和Agld 為例。

4 月25 日DWF 宣布投資ARPA Network,隨後ARPA 代幣一個月內價格上漲超過2 倍,並在價格最高點當日下跌近40%。這一段時間內,ARPA 代幣在主流交易平台的持倉量激增,引發大量的爆倉。持倉在價格下跌後的一段時間內回歸常態。下圖中標記處為投資公佈時間。

數據來源:Coinglass

6 月22 日,Adventure Gold DAO 宣布獲得DWF 投資,DWF 承諾購買價值7 位數的AGLD 代幣。隨後在一個月時間內AGLD 代幣上漲近2 倍,並在高點第二日下跌超40%。同樣的,這一段時間內,AGLD 代幣在主流交易平台的持倉量激增,引發大量的爆倉。持倉在價格下跌後的一段時間內回歸常態。下圖中標記處為投資公佈時間。

數據來源:Coinglass

值得注意的是,AGLD 就此事發表了評論,似有所指。

「7 月22 日左右,Bybit 24 小時排行榜上排名靠前的3 個帳戶均在過去5 天內加入,僅交易AGLD,並賺取了7 位數的利潤。對此,我們可以推測出是誰幹的…」

而與YGG、ARPA 和Agld 暴漲暴跌相對應的,則是社區的茫然。以Agld 為例,即使經歷了過山車般的走勢,為相關利益群體創造了龐大的利潤,但Agld 的Discord 社群中的人數仍不足200。許多無助的散戶仍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市場迴響:別和做市商做對手盤

為了吸引更多商業客戶項目方,DWF Labs 在「Market Making」業務中提到,「會為我們的合作夥伴提供高效、可持續的流動性」。因此,YGG、DODO、C98 三個幣種乃至此前其它被做市幣種走勢相似恰好驗證了DWF Labs 的業務水平和服務質量。

回到本次的CYBER 鬧劇上來,由於韓國主要的交易平台僅支持在以太坊上的CYBER 存款和提款,CYBER 在韓國市場需求激增,導致了價格差異。這時作為做市的一把好手,DWF Labs 抓緊時機,於CYBER 上線Upbit 之際,從Binance 提取17 萬枚CYBER,開啟搬磚。

可以看到的是,DWF Labs 已經做市了其中的兩個YGG、C98,只是不知道下一個暴漲暴跌的幣種會不會就在其最近投資的項目中。

作為加密圈的散戶,我們對做市商的態度非常複雜,一方面,加密行業需要做市商的存在,代幣做市商的相關機製本身並不具有惡意。問題在於,這些機制通常沒有向散戶投資者透露訊息。

另一方面,做市商的存在讓散戶大大虧損。回到我們在文章開頭說的,在那條閱讀量超 6w 的推特中,這位虧損百萬的散戶KOL 在推特結尾的最後,寫到「別和做市商做對手盤」,是給幣圈所有人的警示。

加密貨幣屬於高風險投資,本網站內容均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與責任。

交易所特色操作教學推薦碼連結優惠
Bybit豐富的衍生品交易https://bit.ly/3KuuOn4註冊即享新手儲值禮!
OKX交易種類眾多,功能齊全的前幾大交易所https://bit.ly/3Y0YH4X獨家盲盒獎勵
MAX可以使用台幣出入金
(台灣交易所)
https://bit.ly/3Hwb95K6 個月內 20% 手續費折扣,質押平台幣 MAX 最高可享 60% 折扣
幣安全球最大交易所,幣種與理財產品齊全https://bit.ly/3CqVOzz20% 現貨手續費折扣
派網提供「網格交易」、「期限套利」等機器人操作https://bit.ly/3soLzN720% 手續費折扣
Bitfinex被動收入首選,提供自動放貸功能(年化5-30%)https://bit.ly/3Kebs8u6% 手續費優惠
XREX同時提供台幣與美金出入金服務10% 手續費折扣
Bitget全球最大跟單交易所,讓新手更輕易上手https://bit.ly/48KnkZZ20% 手續費折扣、1000 USDT 新手大禮包

掌握虛擬貨幣、區塊鏈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