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Close this search box.

何一致美國法官信件全文:一個更真實的趙長鵬是怎樣的?

原文本篇轉自:深潮 TechFlow

今天,是責任感讓他選擇面對庭審,但他絕對不該和那些邪惡的殺人、搶劫、詐欺的人視作同類。

註:4 月 24 日,美國司法部表示幣安創始人兼前執行長趙長鵬應在監獄服刑三年(36 個月),根據給出的理由顯示,美國司法部律師認為趙長鵬幫助幣安違反聯邦制裁和洗錢法,並稱其必須付出更大的代價,所以應該提高刑期。

就在審判前,CZ 在寫給負責此案件的法官理查德· A · 瓊斯的一封信中,為自己的「錯誤決定」感到道歉,並承認需對自己的行為承擔全部責任。

除了 CZ 的道歉信之外,還有來自他的家人、朋友及其他人的 161 封支持信件,從不同角度,還原真實的 CZ 趙長鵬。 CZ 的姐姐,前摩根董事總經理 Jessica Zhao 表示,儘管她的弟弟犯了錯,但他生活中努力為他人帶來幫助,同時她提到 FTX 事件,強調 CZ 確保幣安從未濫用任何客戶資金。趙長鵬的孩子,正在美國大學就讀的瑞秋和瑞安希望法官不應僅通過這一事件來定義趙長鵬的人格。

其中,最特別的信件來自於幣安聯合創始人、同時也是三個孩子的母親何一,她在信件中寫到:

「如果將加密貨幣產業比作荒野西部,那麼 CZ 就是這片荒野的守護者。」

「對 CZ 來說,無論貧窮或富貴,他都在認認真真的對待慈善,承擔社會責任,因為他善良並且有著人道主義精神。」

最後,何一表示,「今天,是責任感讓他選擇面對庭審,但他絕對不應該和那些邪惡的殺人、搶劫、欺詐的人視作同類,誠摯的希望瓊斯法官能打開上帝之眼,全知全能,在看到更完整的 CZ 後,作出公正的判決。

以下為何的信件全文:

尊敬的瓊斯法官:

感謝您花時間閱讀這封信,我是趙長鵬(簡寫CZ)工作上的合夥人,同時我也是他三個孩子的母親。希望這封信能幫助法官先生了解一個更真實的趙長鵬。

2014 春天,我在一個學校的區塊鏈公開活動認識趙長鵬,大家稱呼他 CZ,和很多人使用的匿名稱呼不同,這是他真實名字的首字母縮寫。那天 CZ 到達後立即被邀請上台即興分享,因為主辦單位發現他為當時最受歡迎的比特幣錢包(blockchain.info)工作。他熱情的為大家解釋區塊鏈技術及比特幣原理,當時他剛賣掉自己的房子購入比特幣,由於比特幣的價格下跌,他的資產大幅縮水,但這並沒有打擊他對區塊鏈技術的痴迷,他的演講充滿了關於區塊鏈技術能為世界帶來積極變化的理想主義,這也極大地影響和啟發了我。後來 CZ 選擇涉足加密領域並創立了幣安,他當然希望公司取得成功,但他並不是一個以賺錢為終極目標的人,他發自內心的希望用技術推動世界的進步。

2014 年夏,CZ 多年累積的撮合與交易技術背景在 Blockchain 不能發揮所長,在我多次邀請後,他加入了我工作的加密交易平台 OKCoin。那時候的幣圈已經進入下行週期,在行業一片哀嚎聲中,一個社區成員不幸患了白血病,他無力負擔自己醫療費用,於是公開發起募捐。 CZ 在個人資產極大程度縮水的情況下,也積極參與捐贈,但很遺憾最後這個社區成員仍去世了。受這件事啟發,我和 CZ 共同發起了「愛心 BTC」慈善項目,他搭建一個網站和公開的比特幣錢包地址,我們透過社群媒體拍賣衣物等募款,再把 BTC 直接換成物品給到受益人。為此 CZ 也撰寫了一篇論文,介紹區塊鏈技術如何實現 100% 透明的慈善事業,確保最終受益人獲得 100% 的收益,確保不會有任何捐款被中間人管理費侵蝕。這篇論文可以在 Github 上找到,時間戳記為2014 年 4 月

https://github.com/cpzhao/bitcoin_charity/blob/master/Bitcoin_Charity.md),而這就是幣安慈善的前身。

這是在幣安成立三年前,那時的 CZ 並不富裕。很多人認為慈善只是沽名釣譽,有的人作為沖抵稅務的手段,有的人會說等自己財務自由就會去做慈善,而對 CZ 來說,無論貧窮或者富貴,他都在認認真真的對待慈善,承擔社會責任,因為他善良並且有人道主義精神。

2017 年 8 月,那是我加入幣安的第一個月,一個年輕的用戶找到我說自己將數千美金打到幣安的錢包地址,但幣安並沒有支持這個代幣,所以幣安無法收到這筆代幣;這是業界早期很常見的錯誤。

按照當時行業的慣例,自己犯的錯誤需要承擔。然而對這個 20 歲出頭的孩子來講,那幾千美金可能他全家一年的收入,也是他全年的大學學費,是他未來的希望。在我和 CZ 簡短的討論後,他調動本來我們捉襟見肘的開發資源,迅速幫助用戶找回了這筆資產,這是業界的第一個幫助用戶找回打錯地址資產的案例。有了第一次,就有了後來的無數次,在 CZ 的指導下,幣安已經幫助超過18 萬用戶找回資產總額超過 4.41 億美金的資產。這是一個耗費大量資源、ROI 來看並不值得做的項目,但我們可以為我們的用戶在絕望中點燃希望。到今天在 Coinbase 等這類公開上市的交易平台,他們仍不支援這項服務。在這個新興的狂野西部裡,無數的從業者更多的扮演者掠奪者的角色,而 CZ 一直以來都堅持我們應該做正確的事:保護用戶。

2018 年初,比特幣的價格上漲超過 2 萬美金,投資者的熱情也滋生了大量的欺詐,一天一群中國用戶找到我,指出他們在社交媒體被一個帳號引誘投資一個項目,打完錢後這個人隨後失踪,但根據公開的鏈上資訊追踪,這筆錢剛剛被轉入幣安。依照今天大部分平台的執法流程,需要使用者先找到警察報警,警察提供協查函才能凍結,那時中國禁止加密貨幣交易,中國的警察並不受理這類案件。 CZ 對我們說:「做正確的事」,我們臨時凍結了這筆贓物款,然後將受害者和詐騙的人組織了多次電話,最終詐騙者把錢退還給了用戶,詐騙的人也關閉了帳號。這只 是CZ 堅持打擊做惡者無數例子中的一個,在剛過去的 2023 年,幣安配合各國執法部門超過了 58,000 次的案件調查,其中多起案件是由幣安主動推動執法部門開啟調查,這就是為什麼儘管主流媒體試圖將 CZ 刻畫為一個邪惡的壞人,而數百萬的社區用戶和普通人將他視為行業的英雄,因為 CZ 對於正義一直有著自己的堅持,如果把加密貨幣行業比作狂野西部,那 CZ 是這片荒原中的守護者。

2019 年開始,公司的人員開始快速成長,團隊組成非常全球化,充滿了多樣性;在這個期間,有常青藤名校畢業的華爾街精英,也有來自歐洲的輟學學生,有非洲活躍在一線的 NGO 女鬥士,也有東南亞鄉村不想做打漁海員的男青年,可以說 CZ 真的做到了無論種族、信仰、性別、學歷、家庭背景在這裡一視同仁;無論是東南亞一個初級員工的房子毀於一場火災,還是 Covid 席捲全球導致員工缺乏防疫物資,甚至俄羅斯和烏克蘭的戰爭給員工帶來危險,CZ 都是不計成本的去幫助員工;對於一個企業的老闆來說,花百萬美元去幫助那些面臨困境的稀缺人才帶領家人離開不穩定的生存環境,持續發放津貼並不稀奇,而 CZ 在決定這些的時候,並沒有考慮他們的背景,職級,這也大批的覆蓋了那些初出茅廬的初級員工,這些員工普遍很容易找到替代人選,但 CZ 的決策只有一個原因:他們需要支持。

CZ 的領導風格可能不符合優秀執行長的傳統期望。他在幣安對透明和公平的承諾經常與一小群習慣於精英等級企業環境員工的權力預期發生衝突。這導致一些員工心懷怨恨地離開公司,並向媒體做出不實指控。雖然這些報道有時讓我感到沮喪,但 CZ 一直肩負著這個重擔,繼續支持公正和平等,因為他明白真正的公平有時對少數特權者來說就是不公平。

2022 年 11 月一個週末,FTX 面臨危機,Sam(SBF)的最後一個求救電話打給了 CZ。在沒有拿到 SBF 提供的任何有效報表和文件前,CZ 召集了一個管理會議決定是否救助 FTX,他說:「我們並不需要 FTX 這個公司,我們救 FTX 是為了救這個行業,我們應該救 FTX 」。雖然最終無奈放棄這個交易,事件後續公開的資訊顯示,多家和FTX 相關的公司都在挪用用戶資產,這令CZ 瞠目結舌。 CZ 認為透明是更好的解決方案,所以他公開了幣安的交易平台錢包地址,上線可以讓用戶自行核查自己的帳號資金和線上錢包地址連動的產品來展示幣安的透明度,而這又進一步推動產業的自律。

到目前為止,我和 CZ 在這個行業共同經歷了十年風雨,這十年是行業劇變的十年,這十年比特幣從低谷的數百美金上漲到現在超過4 萬美金,我們看到無數曾經的名人聲名掃地,也看到無數知名機構的瞬間崩塌,大部分時候這些人都是自詡聰明,他們才華橫溢,但視法律為無物,認為自己可以欺騙公眾,或者僥倖逃過法律的製裁,但 CZ 不是:他正直、善良、真誠,聰明而且非常非常努力;CZ 因為工作原因,僅在 2020 年就進行了兩次脊椎手術,哪怕反复躺在病床上的 18 個月他也沒有停止一天工作。過去 6 年作為 CEO 和最大股東他領著低於公司後續引入多個高階主管的薪水,沒有進行一次給自己的分紅和變現。這次為了讓幣安能運作下去,他選擇主動飛到美國認罪;他在個人利益和公眾利益之間,CZ 永遠選擇犧牲自己,成就 Binance,而當在 Binance 和用戶之間,他會選用戶。

身為 CZ 的合夥人,我清楚的知道 CZ 是如何贏得社群的尊重;可能是中國政府禁止比特幣交易平台時,其他專案方趁機撈一把時,CZ 選擇以更高價格清除用戶:也可能是幣安發生被盜事件,CZ 第一時間公開資訊並全權承擔,更可能是當無數項目方發幣只是為了賣幣變得富有,而 CZ 在幫助用戶追查行業的騙子和黑客,有的案件甚至和幣安毫無關聯,只是因為他對這個行業的使命感與責任感。

身為 CZ 的生活伴侶,我與 CZ 相識近十年,所以更了解他不為人知的另外一面,他對富人熱衷的珠寶、奢侈品、豪華汽車、藝術拍賣一無所知,他過著簡單的生活,他在亞馬遜買實惠的衣服,他騎平衡車去開會,他熱情的向記者展示他的豐田 6 座麵包車後來被記者公開嘲諷,他買東西都​​是出於效率和興趣,他對錢、名譽、享受沒有狂熱的慾望,他希望過有意義的一生。

同時,他對朋友總是盡可能照顧他們的感受,不管他們的職業和社會地位:他還盡力從繁忙的工作中抽時間和 3 個年幼的孩子保持高品質的互動,孩子們和他很親近,現在他們總是在問:爸爸為什麼不在家?爸爸什麼時候可以回來?

當然在這裡我並不是說 CZ 沒有犯錯,但他最大的錯誤是無知。身為一個沒有華麗背景的創業公司,創始團隊成員沒有法律背景,甚至早期管理團隊成員除了 CZ,大部分人連英文都無法閱讀,像是我自己。在經驗和法律知識匱乏的情況下,CZ 憑藉著公平、誠信和對行業的責任感贏得了用戶,同時也犯了錯誤。無論如何,錯誤已經鑄成,而幣安和 CZ 都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CZ 以前說過:「沒有人希望自己成為英雄,因為沒有人天生想要衝在最前面擋箭,英雄只是在那個位置不得不保護家人、社區、族群、國土去做正確的事,在過程中不得不成為英雄。人一定會遇到盲區,如果 CZ 知道事情的嚴重程度,他一定會從第一天開始嚴防死守,封鎖任何美國用戶。他不想成為英雄,當然更無意成為罪犯,他所有的行為邏輯都遵循普世的人道主義準則也盡他所能做到最好。今天,是責任感讓他選擇面對庭審,但他絕對不應該和那些邪惡的殺人、搶劫、欺詐的人視作同類,誠摯的希望瓊斯法官能打開上帝之眼,全知全能,在看到更完整的CZ 後,作出公正的判決。如有需要,您可在任何時間聯絡我,以取得更多細節。

誠摯的祝福!

何一
幣安 Cofounder & CZ 三個孩子的母親
2024 年 1 月 11 日

加密貨幣屬於高風險投資,本網站內容均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與責任。

交易所特色操作教學推薦碼連結優惠
Bybit豐富的衍生品交易https://bit.ly/3KuuOn4註冊即享新手儲值禮!
OKX交易種類眾多,功能齊全的前幾大交易所https://bit.ly/3Y0YH4X獨家盲盒獎勵
MAX可以使用台幣出入金
(台灣交易所)
https://bit.ly/3Hwb95K6 個月內 20% 手續費折扣,質押平台幣 MAX 最高可享 60% 折扣
幣安全球最大交易所,幣種與理財產品齊全https://bit.ly/3CqVOzz20% 現貨手續費折扣
派網提供「網格交易」、「期限套利」等機器人操作https://bit.ly/3soLzN720% 手續費折扣
Bitfinex被動收入首選,提供自動放貸功能(年化5-30%)https://bit.ly/3Kebs8u6% 手續費優惠
XREX同時提供台幣與美金出入金服務10% 手續費折扣
Bitget全球最大跟單交易所,讓新手更輕易上手https://bit.ly/48KnkZZ20% 手續費折扣、1000 USDT 新手大禮包

掌握虛擬貨幣、區塊鏈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