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LUNA 到 BlockFi,到底還有多少大機構要崩塌?

原文作者:FastDaily|老雅痞

自 2022 年 5 月開始,一片欣欣向榮的加密市場好像突然就冷卻下來了。

之前的美好暢想一個個被打破,行業內的巨無霸也接連面臨清算、衰亡的慘淡結局。就在這短短的一個月內,我們「有幸」見識到了 LUNA 崩盤、Celsius 爆冷、三箭資本清算等爆炸性事件,然而這好像才是剛剛開始 ……

所以,今天我們就來盤點一下這些事件的前生今世,順便來看一看,如今的加密市場是否還有其他潛藏的危機。

LUNA 崩盤

說起這一切的起點,LUNA 是不得不提的。

2022 年 5月 10 日,Terra 生態系統的原生 Token LUNA 的價格出現崩盤式下跌,其價格一度跌至幾近歸零。而相較於 LUNA 的巨幅下跌,更令人驚恐的還是去中心化算法穩定幣 UST 的脫鈎。根據 Coiogecko 提供的數據顯示,UST 的價格目前也已將近歸零。

雖然在價格上的表現上兩者相差無幾,但 UST 作為去中心化算法穩定幣,本就視價格的穩定為根本。這次徹底的脫鈎(甚至說是暴死),對於市場信心的打擊無疑是極為沈重的。以至於造成了後續的一系列連鎖反應。

而此次 Terra 生態出現極端行情的原因是複雜多樣的,很多層面直至今天我們仍不得而知,但眼下有一些原因卻也不難理出頭緒。

1、穩定幣設計在極端情況下的考驗

Terra 的這套雙 Token 套利穩定幣設計與典型的超額抵押要求,在加密市場遭遇劇烈波動時,極易發生的慘烈大規模清算事件。

此前,2021 年的 5.19 大跌中 UST 就因為螺旋清算而出現了價格脫錨狀況,甚至一度脫錨達 10% 以上。然而 2020 年的 3.12 事件中的 ETH 踩踏清算也驗證了極端情況下最壞可能的巨大破壞性。而毫無疑問,此次 UST 事件的破環力和範圍遠超曾經的 5.19 以及 3.12,其造成了無盡的連帶崩壞。

2、UST 市值與 LUNA 市值的倒掛風險

此前 LUNA 市值一直遠高於 UST 市值,這就導致當 LUNA 下跌時一般會預留足夠的清算空間,不至於出現資不抵債的極端情況,從而杜絕信心潰壩後的死亡踩踏出現。

但近半年來 UST 的流通量快速飆漲,截至 5 月 9 日已超過 187 億美元,近 30 日增長超過 11%。

這就處於一種十分尷尬的境地,當 LUNA 與 UST 的流通市值在相當接近的情況下,如果 LUNA 的二級市場價格繼續出現下跌,UST 的流通市值可能就會超過 LUNA。

按對應價格計算,當 LUNA 跌破 55 美元時,UST 的流通市值就會超過 LUNA,很大概率將會帶來市場極度恐慌的情緒,催生死亡螺旋。UST 出逃情緒也會加劇踩踏的發生。

而不幸的是,這一切都在 5 月 10 日應驗了。

3、美聯準會加息

從歷史角度看,1994 年和 2000 年的兩次加息同 2022 年一樣均為 50BP,但兩者卻產生了截然不同的政策效果:前者成果實現了美國經濟的軟著陸,使經濟保持健康增長;後者則刺破了股市泡沫,令美國經濟陷入衰退。

1994 年的 50BP 加息之所以成功,主要原因有二:一是預防式的前置加息;二是安穩的外部環境;而 2000 年加息之所以失敗,主要原因除了美股泡沫當時已經相當大之外,還有 2001 年的 911 事件打破了美國本土安全的神話,動搖了市場的信心。

相較於 1994 年和 2000 年,2022 年的宏觀經濟背景是動蕩的,不確定性極高。美國通貨膨脹早已高企,此時加息已非 1994 年的預防式加息,疊加新冠病毒以及俄烏戰爭的影響,股市泡沫較高。因此,本次加息目前出現了類似 2000 年那樣的災難性後果。某種意義上,Terra 也成為了本次加息的犧牲品。

Celsius 的流動性危機

所有類銀行商業模式公司的破產,我們幾乎都可以歸結為流動性危機,而 Celsius 自然也不例外。通常的流動性危機包括以下幾種情況:

1、壞帳虧損問題

實際上,所有的銀行都會產生壞帳,這時在市場大環境下無法避免的問題。但通常只要不特別嚴重,未能傷筋動骨,就不會有很大的問題。而嚴重與否則需要看壞帳的規模,最壞的情況就是資不抵債,巨額虧空。但在信用評級制度和風險管理措施較為完善的今天,一般也不太會出現這種情況(但也不排除特別情況)。

2、流動負債與非流動資產錯配

一般而言,負債端的期限較短,比如活期存款;而資產端的期限相對較長,比如長期貸款,這樣才能獲得更高的現金流收益,而兩者之間利差其實就是對銀行機構(或類銀行公司)承擔流動性風險的補償。可一旦發生黑天鵝事件,就容易出現流動性短缺的問題,並導致資產的拋售和擠兌。

3、提款需求增加,流動性減少

無論在鏈上還是鏈下,金融市場最核心的要素都是共識(或者說是信心)。哪怕是傳統大型銀行都不得不警惕擠兌的發生,因為任何銀行都難免會存在流動性錯配的問題。

而對於 Celsius 而言,很不幸,以上幾點,它都有。

但此次事件的導火索還是要歸結於 UST 的脫錨。據數據顯示,Celsius 曾在 Anchor Protocol 中注入 5.35 億美元的資產,而 LUNA 事件卻幾乎未給 Celsius 造成損失。這意味著,Celsius 在 UST 崩壞之前就已經脫身。而這個資金量無疑也加速了 UST 的崩盤。這種行為嚴重打擊了市場的信心,從而也引發了公眾對於 Celsius 的不信任。

因此,自 UST 脫錨開始,大量資金就開始加速撤離 Celsius。5 月 6 日至 14 日,Celsius 就流失超過 7.5 億美元的資金。

然而,屋漏偏逢連夜雨,Celsius 此前兩次被盜事件也被爆出且發酵:

1、在 Stakehound 上損失 35,000 ETH

2021 年 6 月 22 日,以太坊 2.0 質押解決方案公司 Stakehound 宣佈丟失了代表客戶存入的超過 38,000 個 ETH 的私鑰。後經鏈上地址分析,其中 3.5 萬枚屬於 Celsius,而 Celsius 卻一直隱瞞該事件。

2、BadgerDAO 黑客攻擊損失 5,000 萬美元

2021 年 12 月,BadgerDAO 遭黑客攻擊,損失達 1.203 億美元,經證實其中有超過 5,000 萬美元來自 Celsius,包括約 2,100 枚 BTC 和 151 枚 ETH。

其實客觀來說,僅僅這種體量的損失,還遠遠無法擊潰 Celsius 的資產負債表。但 Celsius 的表現,好像顯得過分吃力了。至於為什麼,讓我們看看一下幾組數據:

  • 2021 年 6 月,Celsius Network 宣佈向比特幣挖礦投資 2 億美元,包括購買設備和收購 Core Scientific 的股份。
  • 2021 年 11 月,Celsius對比特幣挖礦業務再次投資3億美元,投資總額達到5億美元。
  • 2022 年 5 月,Celsius 旗下全資公司 Celsius MiningLLC 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秘密提交一份 FormS-1(股票上市申請登記表)註冊聲明草案,開啓上市之旅。

眾所周知,礦業是重資產、支出高、回報慢的投資項目。如果投入大量資金(實際也少不了),短時間內是很難做到快速回籠的。而在當前動蕩的市場環境中,Celsius 投放大量資金於礦業,無疑太過自信,因此遭遇了流動性錯配的問題。

除此之外,我們還需要聊聊 Celsius 的機制。Celsius 允許用戶隨時贖回資產,但是很多資產並不具備流動性,所以如果大量儲戶擠兌,Celsius 將無法滿足贖回需求。

而面對擠兌衝擊,Celsius 則採取了一系列騷操作。其開發出「HODL Mode」,禁止用戶提現,用戶需要提交大量文件和申請才能解除該模式。這種手段看似給了 Celsius 反映的時間,但用戶也不是傻子,這基本等同於告訴投資者「我們快頂不住了」,從而進一步加劇恐慌。

而為了應對提現的問題,獲得流動性,一方面,Celsius 大規模拋售 BTC \ ETH 等資產,另一方面通過 AAVE、Compound 等 DeFi 協議抵押資產,借出 USDC 等 Stablecoin。 

截至 6 月 14 日,Celsius 在 AAVE 有 5.94 億美元的抵押品,其中超過 4 億美元是 stETH,共借出了 3.06 億美元資產。在 Compound 上有超過 4.41 億美元抵押品,負債為 2.25 億美元。在Maker上,Celsius 有 5.46 億美元資產,2.79 億美元負債。

但即便是如此大規模的抵押借貸,依舊難以緩解 Celsius 面臨的危機。stETH 的脫錨以及 ETH、BTC 價格持續下跌,讓其不得不增加資產抵押,同時不斷的提現需求又會減少其流動資產,於是 Celsius 只得採取終極手段——禁止提現、交易和轉帳。

此舉一出,Celsius 毫無意外的成為了眾矢之的。

回顧整個過程,我們不難發現 Celsius 踏入了一個可怕的惡性循環:

無法獲得高收益 — 資金虧空 — 流動性錯配 — 擠兌 — 抵押資產 — 價格下跌 — 補倉 — 繼續下跌 — 繼續擠兌 ……

最終陷入萬劫不復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三箭之災

2022 年 6 月 15 日,Zhu Su 的一條推特引爆了加密市場,該條推特稱「我們正在與有關方面進行溝通,並致力於將問題解決。」

據市場消息稱,三箭資本與 Deribit、BlockFi 等機構合作貸款,當前已有4億美元遭到清算,目前正在與相關單位處理後續關係。除此之外,三箭資本今日還傳出許多未經確認的負面資訊,例如遭客戶指控挪用客戶資產、正在瀕臨破產邊緣等。

報導還稱,在 2022 年初,三箭資本管理著超過 100 億美元的巨額資產,但隨著他們公司力捧的項目 Avalanche、Polkadot 和 Ether 等,隨著 Terra 事件爆發後價格大跌,該公司已遭受到了重大的損失,其經營也陷入了困境。

而對於上述的負面資訊,三箭資本均未做出明確回應。

三箭資本在過去的牛市中,是最活躍的資本之一。其參與了 LUNA 基金會 LFG 並以 BTC 儲備為 Terra 系統背書,且在過去半年中大量建倉 ETH。

而在市場下行的趨勢下,這些行為都在加劇外界對三箭的境況猜測。

綜合多個資訊源來看,三箭資本的關鍵資產虧損原因可能在於 GBTC、stETH 和 LUNA:

1、GBTC

根據公開資料,截至 2020 年年底,三箭資本是灰度 GBTC 的最大持倉者,持有 5.6168% 的 GBTC 份額,當時市值約為 12.4 億美元。而這些倉位在如今卻因為幣價下跌、脫鈎等因素嚴重縮水。

眾所周知,GBTC 是不支持贖回的,只能通過二級市場出售。因此,如果三箭資本計劃補 Margin call 只能在二級市場大量拋售 GBTC。

但比特幣下跌可能還不是最嚴重的問題,更嚴重的是三箭資本似乎在利用槓桿購買比特幣。據加密交易員 degentrading 在其社交網站披露,三箭資本與多個主流借貸平台(如 BlockFi、Genesis、Nexo 和 Celsius 等)均有借貸頭寸。這意味著如果三箭資本被清算,其波及面將會極其廣泛,加密市場或將再次遭受重大打擊。

2、stETH

所謂「屋漏偏逢連夜雨」,GBTC 危機爆發的同時,stETH 也不閒著,近期也正在面臨「脫錨」的危機。stETH 最近的問題主要來源於循環借貸,。循環借貸的模式加之以流動性緊缺,讓 stETH 的價格同 ETH 漸行漸遠。

而三箭資本似乎就在利用循環借貸加槓桿,但市場下跌卻使得其不得不進行大規模拋售。有鏈上數據顯示,三箭資本正通過其擁有的每個賬戶和種子輪投資地址拋售 stETH。

據交易員 MoonOverload 在社交網站上的總結,人們往往認為 Celsius 是最大的 stETH 傾銷者,但事實也許並非如此。最大拋售來源極有可能是三箭資本。

兩個機構的賣出時機是不同的,Celsius 的大部分拋售集中在一週前,而三箭資本則拋售於近兩天。MoonOverload 認為這些拋售大多看起來像是要償還他們的債務和借款。

3、LUNA

至於 LUNA(LUNC)就無需多言,很多觀點認為 LUNA 的崩盤是三箭資本遭遇問題的重要原因。Terra 研究論壇成員 FatMan 表示,三箭資本原本投資的 5.596 億美元如今已經縮水為 660 美元。同時,LUNA 崩盤的連鎖反應也讓三箭資本元氣大傷。

仍在潛伏的危機 —— BlockFi

2022 年 6 月 17 日早間,加密貨幣分析師 Otteroooo 於個人推特發佈了一篇關於 CeFi 巨頭 BlockFi 資金狀況的詳盡調查,其得出結論稱 BlockFi 很有可能也將陷入流動性危機,原因是該平台已在 Celsius、三箭資本、SEC 罰款等一連串事件中損失巨額資金。

接下來,我們將介紹一下 Otteroooo 的調查結果。 

1、Celsius 爆冷的連帶影響

在 Celsius 出現了流動性問題甚至面臨重組之後,其他 CeFi 平台的用戶也受到驚嚇。在恐慌情緒驅使下,大量用戶寧可放棄收益也要盡快從中心化平台中贖回自己的資產。

因此僅在一天事件,就有 2,000 枚 BTC 和 5,000 枚 ETH 流出 BlockFi 錢包。而對於 BlockFi 來說,這無疑將成為他們即將面臨的最大挑戰。

2、三箭資本的崩盤

三箭資本是加密領域規模最大的對衝基金之一,該平台卻在幾天之內陷入了存亡危機之中。三箭的聯合創始人 Su Zhu 最近的聲明是「我們正在與有關方面進行溝通,並全力致力於解決問題」,這基本可以理解為破產信號。

三箭資本的運作方式,通常是從一些規模較大的 CeFi 機構借入資金,然後再投向市場,簡單來說就是用借來的錢去押注。當押注方向正確時,加槓桿的模式會極大地放大三箭資本的收益,但如果押注的方向出了錯,問題也會急劇惡化。

但這也意味著,當三箭資本資不抵債時,它將無法再去償還來自於 CeFi 機構的貸款,這就是 BlockFi 與三箭資本事件的聯繫。

而當被市場問及 BlockFi 是否曾放貸給三箭資本時,該機構是這麼回應的:「我們的政策是不評論某個組織是否是 BlockFi 的客戶。我們可以確認,我們在整個業務流動中一直保持著嚴格、謹慎和主動的風險管理方法,包括去管理任何單個客戶可能帶來的風險。」

這一句說了幾乎等於沒說的話,給人的感覺反而是在搪塞,甚至變相承認。

可以估計的是,如果 BlockFi 還不做出正面回應的話,該平台的信譽將隨著傳言而流失,用戶也將被恐慌情緒所籠罩。

3、BlockFi 的錯誤押注

拋開一些外部連帶影響,BlockFi 自己的市場判斷也出現了錯誤。

BlockFi 是 GBTC 的第二大持有機構(三箭是最大的),GBTC 是一種由灰度發行的是一種名義上可與 BTC 一一 對應的傳統型金融產品,主要服務於傳統金融行業的大資金。

依照現在 1 BTC = 1.36 GBTC 的價格計算,這裡有著一個非常明顯的套利機會,BTC 持有者可以將自己的 1 BTC 換為 1.36 GBTC,待二者恢復平價再換回,從而獲取 36% 的幣本位收益。

這一切聽起來都很美好,只不過卻有一個小問題,那就是 GBTC 的模式屬於「貔貅盤」。由於 GBTC 是一種傳統型金融產品,因此其會受到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的監管,SEC只允許將 BTC 存入信託以換取 GBTC,但不允許拿 GBTC 去贖回 BTC,也就是說這是一條單行通道。

為了實現自由贖回的功能,GBTC 必須變成為另一種形式的金融產品(現貨ETF),對此灰度一直在對 SEC 進行遊說,但截至目前沒有任何進展。

因此,對於 BlockFi 來說,目前想要擺脫 GBTC 只有兩條路,一是拋售 GBTC,二是等待 SEC 的態度改變,把 GBTC 的定位調整為現貨 ETF,進而開放贖回。但顯然這兩條路都不太好走。

第一條路:由於 GBTC 有著很大的折價,現在出售只能拿回 71% 價值的 BTC;

第二條路:如果 BlockFi 有充足的時間,這顯然是個理想的選擇,但在面臨即將到來的流動性危機時,BlockFi 卻根本等不起,因為用戶現在就想撤出資金,而不是去等一個根本看不到進展的事件。

所以擺在 BlockFi 面前的實際上只有一條路——拋售 GBTC,但這麼做意味著該平台將進一步損失用戶資金。這種態勢之下,BlockFi 似乎也陷入了類似於 Celsius 的惡性循環。

4、SEC 的罰款

今年,BlockFi 因在未經註冊的情況下向約 60 萬名投資者兜售加密貨幣借貸產品,受到了 SEC 和 32 個州的指控,最終的結果是 BlockFi 同意支付 1 億美元的罰金來化解訴訟。而這又是一筆相當大的資產損失。

就在前兩天,BlockFi 又宣佈了將向愛荷華州支付另一筆數額為 94.3 萬美元的和解金,有趣的是,BlockFi 是用分期付款的方式來支付這筆小額罰款的。為什麼這麼大一家機構還需要分期付款呢?這不禁引人深思。

總結:現在的情況就是 BlockFi 的資金被困在了 GBTC 裡,但又收不回對三箭資本的放貸(猜測),與 SEC 和解又花了 1 億多美元,而大多數用戶卻又在急著撤資 …… 確實是令人頭疼的局面。

結語

今天我們這篇文章的體量是比較大的,對於近期關注度比較高的幾個項目都梳理出了前因後果。而將幾個事件整合起來看,其實我們不難發現他們之間是存在一條脈絡的——即去泡沫化。

21 年底加密市場總市值破 3 萬億;NFT 市場在一年內斬獲數百億市值;DeFi2.0、GameFi、SocialFi、元宇宙等概念賽道層出不窮,野蠻生長 …… 這一切都在昭示,如今的加密市場已經堆積了太多的泡沫,過去幾年加密市場的發展可能確實太過躍進了。而這樣的市場會存在一些結構性危機。

LUNA 就在這種危機的爆發之下覆滅了,而 LUNA 的覆滅也開始讓人們清醒,讓共識動搖,讓美夢破碎。於是,在市場大手的調控之下,加密世界開始了一場「去泡沫化運動」。

如我們所見,Celsius、三箭資本、BlockFi 的危機也一個個呈現在我們眼前。而這或許還不是結束。

不過這一連串的事件也會在一定程度上加速熊市的進程,對整個市場來說,可能未必是壞事。

本文不構成投資建議,虛擬貨幣波動大請謹慎小心

掌握虛擬貨幣、區塊鏈大小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