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一場虛擬空間的躍遷

很多人都說遊戲是元宇宙的第一道門,其實在遊戲之前還有一道小門,也就是承載遊戲的場景或者說虛擬空間,當這個虛擬空間擁有了區塊鏈的屬性後,就會開始展現出一些不一樣的功能。

而這種鏈上虛擬空間應用的代表當屬 Decentraland,上月末,Decentraland 的治理代幣 MANA 在三天時間上漲超 320%,11 月 1 日,MANA 24 小時交易量更是達到了 112 億美元,超過了當前全球最受追捧的 MEME Token——SHIB,在當日交易量中排名第四,其背後上漲動力主要來自於全球著名比特幣信託公司灰度的加持。

早在今年三月,MANA 就已經被納入了灰度的投資版圖,而從 10 月 29 日起,灰度 CEO BarrySilbertK 開始在自己的推特多次提及 MANA,直言“MANA 是元宇宙第一貨幣”,儼然成爲了 MANA 的“代言人”(注:灰度的母公司 DCG 也是 Decentraland 的投資機構之一)。與此同時,灰度所管理的 MANA 資產規模也從 10 月 26 號的 1530 萬美元,上漲到了 5830 萬美元,成爲近期所管理資產中表現最好的一個。

元宇宙:一場虛擬空間的躍遷

灰度 CEO BarrySilbertK 對於 MANA 的評論

Decentraland 屬於典型的鏈上虛擬空間,同類型的產品還有 CryptoVoxels 和 Sandbox,在發展階段來看,他們都有着元宇宙的早期雛形——明確的經濟系統+數字產權+DAO 治理+社交 3.0。

還是以 Decentraland 爲例,如今,無論是 Decentraland 裡面的土地(Land)買賣、還是各個畫廊裏的藝術 NFT、亦或者虛擬活動現場的交易互動,都有着底層一致的經濟系統,在這個經濟體系裡,用戶的通過互動獲取獎勵、使用數字貨幣在平臺內消費內容,其工作活動被平臺所認可。所以說,在元宇宙裏,經濟系統是基礎,更是驅動元宇宙發展的引擎。

如果說數字代幣是實現經濟系統運轉的手段,那麼 NFT 則是整個鏈上元宇宙經濟活動的主要載體。基於去中心化網絡的 NFT,使得元宇宙中的各種數字物品的價值歸屬、產權確認、虛擬身份的認證都成爲可能,加之其底層公鏈的的穩定、透明等優點,完全改變了傳統虛擬商品的交易模式。

其實,以上的優勢依託的並不是項目本身,而是背後的底層公鏈,而諸如現在 Decentraland 這類應用,如今他們更大的價值體現在 DAO 治理與社交之上,想要了解更多關於 DAO 的知識,你可瀏覽這篇文章:DAO 能否成爲下一個爆點?,這裏我們主要講述社交場景。

從網路誕生後,線上社交模式出現過幾次比較大的範式轉變,1.0 的典型代表就是 ICQ 和 MSN,這個時期的網路社交更多的是陌生人社交和娛樂屬性,真實的社會關係還沒有沉澱到社交網路上;2.0 社交的代表就是我們熟知臉書、微信,這個階段每個人都以真實的身份進入到互聯網;而元宇宙的 3.0 社交,則呈現出的是立體化、沉浸式的特點,線上虛擬空間有着比現實社會更加豐富 3D 世界,這個階段,社交它不僅僅由人與人組成,還包括海量的元素,比如遊戲、視頻音樂內容、虛擬消費品、虛擬房地產、辦公與會議體系等。

元宇宙:一場虛擬空間的躍遷

社交 1.0 —2.0 來源:民生證券

毫無疑問,元宇宙是一次人類生活場景的大遷移,而社交會首當其衝,如今,Decentraland 也成爲了一個巨大的社交虛擬空間。比如,Rarible、Winklevoss Capital、CoinGecko 等加密項目都在 Decentraland 建了自己的辦公室,拍賣行蘇富比在上面推出了自己的虛擬畫廊,國內的國盛區塊鏈研究院、巴比特等機構也設立自己的虛擬總部,也有來自中國的幻境實驗室團隊搭建了具有現代中國風的龍城(Dragon City)。

越來越多項目和個人開始在上面舉辦演唱會、生日 party、藝術展等各種活動,一個映射現實各個社交場景的鏈上應用開始初具規模。相比傳統的虛擬社交場景,鏈上社交加入更多的經濟元素,這也會驅動用戶的探索欲,比較容易實現一個項目的冷啓動,也正是這種明確的經濟系統+數字產權+DAO 治理+社交 3.0 的模式,讓傳統的虛擬空間有了一次價值的躍遷

元宇宙:一場虛擬空間的躍遷Dragon City

相比 Decentraland 的強社交屬性,Sandbox 的遊戲屬性則更強。

前不久,Sandbox 剛在在 B 輪融資中籌得由軟銀願景基金領投的 9300 萬美元,成爲了元宇宙賽道的強力競爭者。但目前,Sandbox 整個應用都還處於開發中,虛擬世界和很多玩法還未開放,玩家僅可使用 Game Maker、VoxEdit (NFT 編輯器)創作遊戲和 NFT,或是簡單的探索界面,基金會計劃在虛擬世界開放後通過 Play-to-Earn 等方式來激勵用戶。

目前 Sandbox 的熱度主要集中在虛擬土地上,LAND (土地) 是 Sandbox 中的數字化房地產,遊戲設計師可使用 LAND 構建各種建築和遊戲,並在其中添加各種資產,每塊 LAND 都是一個 NFT, Sandbox 世界總共有 166,464 塊 LAND,其中 60% 已經售出。

元宇宙:一場虛擬空間的躍遷

Sandbox 沙盒世界地圖

CryptoVoxels 是另一個與 Sandbox 類似的應用,CryptoVoxels 的像素風格更簡單,相比熱鬧華麗的 Decentraland 和以遊戲爲主的 Sandbox,CryptoVoxels 的藝術氣息更加濃厚,如今的 CryptoVoxels 是不少加密原生藝術家、加密藝術平臺舉辦線上畫展的主要平臺。

前不久,CryptoVoxels 正式支持 Facebook 登錄,這也爲 27 億 Facebook 用戶打開了一扇進入 Web3.0 的大門,相比 Sandbox 土地的硬頂上限,CryptoVoxels 的土地則是可以增發的。

元宇宙:一場虛擬空間的躍遷

縱觀這些鏈上元宇宙概念項目,有一個很大的共同點,就是虛擬土地的炒作,目前 Decentraland 土地 NFT 地板價爲 2.25 個 ETH(約 6.7 萬 RMB),cryptovoxels 爲 1.5 個 ETH(約 4.4 萬 RMB),Sandbox 普通地的成交均價也要 1.07ETH (約 3 萬 RMB),高昂的價格阻隔了普通用戶的參與度,而土地作爲虛擬世界的基礎,在經過資本炒作後,是否也會催生出元宇宙世界裏的“大地主”呢?

我們還是以數據來說話,截止 11 月 3 日,Decentraland 總計有 92,598 塊土地,其中 70% 的土地都被合併爲了不同的 Estate 資產(單獨土地可合併爲一個 Estate),所以,這裏我們以 Estate 數據來衡量,目前,Estate 的總量 4487 枚,持有者 1514,根據 etherscan 上面的數據估算,0.33% 的用戶控制了 Decentraland 至少 12.3% 的土地資產。

元宇宙:一場虛擬空間的躍遷

Decentraland 中 Estate 土地資產前五

與 Decentraland 相比,Sandbox 的不平衡更加集中,Sandbox 的土地發行量爲 166,464 塊,總計有 12,881 的持有者,其中,0.03% 的持有人把控着至少 7.9% 土地。

元宇宙:一場虛擬空間的躍遷

Sandbox 土地持有量

這會帶來一個很現實的問題,虛擬土地的壟斷,同時,這些這也會引發一個新的矛盾——購買了大量土地的人可能沒有意願花費大量精力構建內部生態,而有能力創作的人卻買不起日益高企的土地。在早期,這可能還會帶來 NFT 租賃生意的火熱,甚至催生出一批虛擬元宇宙裡的「包工頭」(比如 CryptoVoxels 裏的著名施工隊 Voxel Architects),往深處思考,這種對於鏈上資產的壟斷和內卷,是否會影響到未來整個鏈上元宇宙的創新動力呢?

好消息是,現在還處於行業早期,這種問題的影響還並未浮現,但這也帶來了新的思考,鏈上社會的治理是否應該在構建之初就提出來?未來能否衍生出相關的鏈上監管機構和社會“法律條例”呢?

未來,如何解決鏈上資產的壟斷,也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一個元宇宙社會的走向,如果元宇宙一併將現實世界的諸多弊端映射進去,那所謂的元宇宙也只是讓人們換了個地方繼續內卷。

本文不構成投資建議,虛擬貨幣波動大請謹慎小心

掌握虛擬貨幣、區塊鏈大小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