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E 引領區塊鏈遊戲革命?這些遊戲可以關注一下

P2E (Play to Earn)是當前停留在區塊鏈遊戲世界裡的一種火爆的商業模式,與之對應的是現實世界的遊戲行業裏普遍的 F2P (Free to Pay)模式,後者指的是玩家可以免費遊戲,但需要更好的遊戲體驗則需要充值。

這不是什麼新鮮玩意,兩三年前就有人在區塊鏈的世界裡探討 P2E。

令 P2E 概念在今夏成爲 NFT 裡耀眼的板塊是以太坊區塊鏈遊戲 Axie Infinity 爲代表的玩賺遊戲,這類遊戲將 NFT 與 DeFi 進行結合,令玩家和掮客在其中掘金。

如今越來越多的 P2E 項目湧現出來。如何快速掌握 F2P 的要素並參與其中?在 F2P 越來越火的遊戲行業裡,P2E 模式會是未來嗎?

1. 掌握 P2E 遊戲的元素

F2P 現在是主流的遊戲商業模式,目前遇到的問題來自於玩家的遊戲忠誠度,由於一個免費的遊戲依賴極少部分人付費支撐,F2P 往往會壓榨玩家,導致玩家流失比較嚴重。

“馬里奧之父”的宮本茂老曾呼籲遊戲產業應當儘量減少 F2P 模式以避免過度壓榨玩家。

而 P2E 現在是 NFT 遊戲裡比較吸引人的故事,本質上是一個由區塊鏈技術驅動的商業模式,玩家可以通過充值、玩遊戲獲得遊戲內資產或貨幣所有權。爆火的 Axie Infinity 展示了 NFT 與 DeFi 相結合的成功用例:在 Token 設計中引入 DeFi 的思想,從有收益的 NFT 到治理 Token,呈現遊戲金融化的趨勢。

這麼做有一些顯而易見的好處:

  • 利用 DeFi 的 Farming,解決了部分前期引流的問題。一些玩家會因爲收益被吸引到遊戲,或是一些原本並非是玩家的人因爲收益被吸引過來(可能會轉化爲玩家也可能不會)。
  • 遊戲不是純粹的金融賭博,NFT 使得 Farming 本身不會產生流動性氾濫的問題,但前提遊戲可玩性和機制能夠吸引玩家源源不斷地加入,如果玩家不斷流失,NFT 將沒有意義。
  • Farming 收益有助於提高遊戲的玩家留存率,以試圖解決 F2P 遊戲中存在的過度壓榨玩家的問題。
  • 大多數 P2E 的終極目標是實現 DAO 治理,使得社區(玩家公會)能夠參與項目的治理、投票和收益分配。

以 Axie Infinity 爲例,該遊戲成功離不開遊戲公會的支持,現在遊戲公會也成了 P2E 界炙手可熱的資源,成熟的遊戲公會會發展成獨立的 DAO,有自己的運行機制。

YYG(YieldGuild Games ) 是比較知名的 DAO,所有者爲全體投資人和玩家,投資人負責初始投資,玩家負責參與遊戲打金(相當於:你如果沒有錢,我沒有打遊戲的天賦,那麼我出錢你出力),公會盈餘又被再投資以購買遊戲內的虛擬資產與土地。YYG 最初起源於 Axie Infinity,現在也是該遊戲中強有力的公會支柱。該 DAO 將在本月發行自己的 Token。

普通人如何參與 P2E?成爲一名真實的玩家(加入公會或者獨立),或轉售遊戲機制中的關鍵、稀有道具,現在有多了一種參與途徑,即成爲遊戲 DAO 的投資人。

2. 尋找下一個 Axie Infinity?你可以參考這個列表

Axie Infinity 的成功,使得 P2E 遊戲在近幾個月呈現井噴的狀態。

目前有哪些遊戲值得關注?有沒有可能尋找下一個 Axie Infinity?

(注意,Axie Infinity 目前是該領域最成功的概念沒有之一)

ZED RUN

P2E 引領區塊鏈遊戲革命?這些遊戲可以關注一下

ZED RUN 由 Virtual Human Studio (VHS)在去年 6 月推出,結合 AR、區塊鏈、NFT 等元素的賽馬遊戲,建立在 Polygon Layer 2 Chain 上。玩家在家用手機端就能直接買馬、賽馬、餵馬、下注等等,還能與自己選的馬互動,在真實環境以 AR 形式中從多個角度查看馬的資訊、數據和狀態等,還可以和馬自拍。

每匹馬都是獨一無二的,都有自己的特點和優勢。馬匹擁有多層次的速度、能力和基因純度。

該遊戲於今年年初與上世紀遊戲機霸主雅達利遊戲公司進行合作,推出了加密貨幣 Atari Tokens。

該遊戲目前是 NFT 排名第一的賽馬遊戲,在推特上收穫粉絲約 3.5 萬。

F1 Delta Time

F1 Delta Time NFT 是賽車運動 F1(Formula 1) 與遊戲公司 Animoca Brand 合作開發的遊戲。提供街機風格的 F1 賽車。

遊戲以賽車、收集和交易獨特的汽車、車手和汽車部件爲中心,均以 NTF 的形式存在。要獲得參賽資格,必須至少擁有一名車手、一輛汽車和一套輪胎,以便參加每週的賽車比賽或者抵押擁有的 NFT 來賺取 REVV 代幣(原生平臺代幣)。

該遊戲是 TheSandboxGame CEO Sebastien 欽點的項目之一,目前在推特上收穫了 4.1 萬左右的粉絲。

Guild of Guardians

Guild of Guardians (GoG) 是一款移動角色扮演遊戲 (RPG),由 Stepico Games 手遊開發,Immutable 區塊鏈公司發行。該遊戲風格接近於 Mobile Legends 和 Dota,公會是遊戲的核心。

Guild Crafting 是主要的 P2E 機制,加入公會的玩家將爲公會“金庫”貢獻資源,可用於製作各種物品。當製作的 NFT 物品在市場上出售時,每個做出貢獻的人都將獲得報酬。

Axie 允許玩家對戰,而 Guild of Guardians 支持玩家並肩作戰。

該遊戲在 6 月已經進行了第一次 NFT 預售,開售後一個小時內銷售額達 200 萬美元。這款遊戲預計會在 2022 年初上線,在推特上約收穫了 4 萬的粉絲,並被一些知名的遊戲 DAO 和 NFT 遊戲投資人關注。

ChainGuardians

P2E 引領區塊鏈遊戲革命?這些遊戲可以關注一下

該遊戲是由香港區塊鏈公司 Swissone 開發與發行的區塊鏈動漫遊戲,並與日本 RPG 區塊鏈遊戲《我的加密英雄》開展聯動,持有 MCH 英雄,也可以在該遊戲內任意使用。

該遊戲是一款免費的回合制區塊鏈 RPG 遊戲,每個角色由爲 DC Comics 工作的內部藝術家 Noi Sackda 設計,背景是 2069 年的未來都市,玩家作爲各自區塊鏈星球的捍衛者展開故事與冒險,目前還在內測開放中,在推特上收穫近 3.7 萬粉絲,近期正在展開 AMA。

X World Games

P2E 引領區塊鏈遊戲革命?這些遊戲可以關注一下

X World Games 是一個建立在 Binance Smart Chain 和以太坊上的去中心化遊戲生態系統(並非是指具體的某款遊戲),該團隊此前運營的一款人氣手遊《姬鬥無雙》。

玩家和創作者可以通過各種創新遊戲獲得 X 世界遊戲(XWG)代幣。

該平臺上發佈的首款遊戲是 Dream Card,建立在以太坊區塊鏈和 Binance 智能鏈上。玩家可以使用 XWG 令牌買賣它們,並培育出具有令人興奮的特徵和不同程度的可愛度,強大的戰鬥和交易卡的新角色。

X World Games 目標是創造完美的遊戲機制,包括遊戲物品的確權、公平規則的設置、跨遊戲的資產互通、玩家盈利模式等方面。該團隊在東南亞地區受到歡迎,並在推特上收穫近 11.5 萬粉絲。

EmberSword

P2E 引領區塊鏈遊戲革命?這些遊戲可以關注一下

基於 Thanabus 奇幻都市的 F2P MMORPG,建立在 Ethereum 之上 (Polygon),由獨立開發者 Bright Star Studios (由 Play Ventures 支持)開發。

該遊戲將自己定位爲 “終極沙盒 MMORPG”,擁有可定製的皮膚、物品和土地,以及無等級、快節奏的 PvP 和 PvE 遊戲。遊戲以土地爲中心,玩家將在這裏進行史詩般的冒險並獲得稀有的收藏品和代幣。

設計者計劃通過土地所有權令玩家產生收益,且將 Ember Sword 世界中 50% 的收入以 ERC-20 代幣的形式分配給土地所有者。

該遊戲計劃於 2022 年推出,今年進行 alpha/beta 測試,土地銷售已於 5 月份告一段落,推特上獲得了 2 萬多粉絲。

Star Atlas

P2E 引領區塊鏈遊戲革命?這些遊戲可以關注一下

MMO 空間探索 RTS 和 RPG 遊戲,建立在 Solana 之上,將自己定位爲 3A 級的元宇宙空間。

在遊戲中,玩家通過基於 DAO 的公會系統進行合作(最近宣佈與 Yield Guild Games 合作)。

通過 ATLAS (遊戲中的交易貨幣)和 POLIS (遊戲的管理代幣)實現雙代幣經濟。

最早的 alpha 前版本計劃於 2022 年第一季度 / 第二季度推出,本月將推出瀏覽器內迷你遊戲,第三季度將發行銀河資產,目前該遊戲在推特上獲得 2.3 萬粉絲。

Mirandus

這是一個 MMORPG 遊戲,建立在 Gala 網路上,由 Zynga 聯合創始人 Eric Schiermeyer (該人士曾在 2013 年加入一家博彩社交遊戲公司)領導的區塊鏈遊戲開發公司 Gala Games 開發,也是當前 Gala Games 力推的項目。

這是一個即時、可玩的 H5 頁遊,計劃在今年第四季度發佈帶有小規模可玩區的阿爾法版本(針對 Gala 黃金會員),目前主題皮膚已經在 TownStarGame 上發售。

關於該遊戲推特上暫時沒有太多資訊,Gala Games 在推特上擁有近 3.1 萬的粉絲,後者最近獲得了 BSC 近 1 億美元的投資。

3. P2E 可能打敗 F2P 嗎?

也許很多投資者想到這個話題就會激動。

一位遊戲行業投資人向巴比特表示,F2P 在中國已經見頂,迫使一些廠商進入 3A 領域,而在歐美國家則是方興未艾,“國內遊戲廠商本來做 3A 並不賺錢,所以先做了 F2P,現在 F2P 在中國沒有增量,又回去做 3A,這是覺得羊肉火鍋裏的羊肉不肥了。但是對於歐美國家來說,羊肉火鍋裡的羊肉也是一塊肉。”

F2P 後的下一個方向並不明確。

NFT 遊戲投資人 Andrewsteinwold 對此並不在意,認爲 P2E 只是 DeFi Farming, UI/UX、社交黏性和壟斷地位才是重頭戲,同時表達了自己對 NFT 世界週期性炒作的擔憂。

Axie Infinity 能借助 P2E 爆火離不開疫情的助燃。YieldGuild 的創始人 Gabby Dizon 在早些時候的採訪中層表示他發現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造成菲律賓高達 40%,當地玩家通過玩遊戲賺錢,這賦予了他靈感——這也是爲什麼 Axie Infinity 的玩家主要分佈在菲律賓的原因。

不少效仿 Axie Infinity 的 P2E 遊戲在一些並不發達的地區更受追捧。Dizon 指出,這是因爲玩遊戲可以賺最低工資的 2-3 倍,“大多數人只是在絕望地掙錢餬口”。

但不得不考慮的是,P2E 和 DeFi 一樣,面臨著底層技術的挑戰,這也是發展中的最大障礙。一些頂級聰明的區塊鏈開發者已經一直到,缺乏控制對經濟破壞的嚴重性,因而 P2E 對產品和市場的限制要比 F2P 大。

本文不構成投資建議,虛擬貨幣波動大請謹慎小心

掌握虛擬貨幣、區塊鏈大小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