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asureDAO 發展簡史:從 Loot 仿盤到鏈遊黑馬

從 Loot 仿盤一路狂奔並成功跑偏,TreasureDAO的 MLP策略也許是鏈遊的正確演進方向。

作者:北辰,鏈茶館

Treasure DAO 是區塊鏈遊戲領域的現象級項目,當我們直接去審視它,難免會被它豐富甚至龐雜的生態干擾判斷——TreasureDAO 到底是啥?

鏈茶館按照時間線梳理了 TreasureDAO 的迭代之路,我們可以清晰地發現「它從哪兒來」,以及「它要到哪兒去」,從而對「它是誰」有更準確的判斷。

閱讀更多:【The Beacon 遊戲介紹教學】Arbitrum 最新爆紅鏈遊!

起步:Loot 仿盤

一切得先從2021 年8 月份橫空出世的Loot 說起。

Loot 是一個由 8000 個NFT 構成的系列,NFT 是8 個短語組成的TXT 文件,每個短語相當於一個隨機生成的屬性(如武器、胸甲、頭甲、項鍊、戒指等),具有不同的稀有度。

這個只有 8 行文字的甚至沒有前端接口的 NFT 項目,讓人不明覺厲,發布了幾個小時之後就出現了持有者專屬社群,很快從 free mint 暴漲到 20 ETH 的地板價。這種看不懂但又上頭的情緒直到 2022 年 10 月份的 XEN 重新出現。

Loot 的持有者可以自由地以任何方式去解釋及使用它們,完全顛覆了大家對於NFT、遊戲乃至元宇宙的想像,可以說開啟了自下而上建構元宇宙的新範式。

基於 Loot 出現了一系列的衍生項目,有的是把 Loot 的文本給可視化,有的是從 8001 開始生成新的 Loot NFT,還有的是藉鑑了 Loot 的思路,但另起爐灶重新搞一組短語作為 NFT,Treasure 就是這個思路。

作為 Loot 的衍生項目,Treasure 的 NFT 走的也是哥特式的神秘黑暗那一路風格,只不過短語是金幣、銀便士、綠寶石、珍珠、貝殼、龍尾等歷史上以及傳說中的貨幣。

Treasure 的 NFT 共 10000 枚,前 90% 是 free mint,後面的 7.5% 空投給了Loot、xLoot、The N Project 和AGLD 社區(總之都是Loot 生態),2.5% 由團隊控制。

此時的Treasure 和其它Loot 仿盤沒有任何區別,除了Loot 具有原創性,仿盤再怎麼運營也運營不起來(現在地板價僅0.049 ETH)。

Treasure 官方似乎也在極力撇清T reasure NFT 的歷史——早期的項目 Twitter 已註銷,官網也沒有提及 Treasure NFT,現在一切都是以 TreasureDAO 的身份在運營。

曲線救國:鏈遊+ DeFi

仿盤注定沒什麼情況,但 Treasure 能走到今天,是因為在發行了NFT 之後,團隊緊接著就發行了MAGIC 代幣,總量為3.5 億,挖礦激勵逐年減半,並為MAGIC 量身定制了DeFi 項目——MAGIC Farm。

這個邏輯有點跳躍,請耐心理解……

MAGIC Farm 很好理解,就是用戶存入 Treasure 的NFT,或者Loot 的NFT、AGLD 代幣,然後賺取MAGIC 代幣。只是,MAGIC 代幣是什麼?

為了給Treasure 的 NFT 系列賦能,Treasure 團隊宣布要開發一款鏈遊Legions,就是重新推出一個PFP 系列,並把它做成一款PFP vs PFP 的遊戲(玩法可參照Tiny World),而MAGIC 就是遊戲代幣,可以製作工具以及升級道具。

從 Treasure NFT 到 Legions

但是鏈遊 Legions 是如何為 Treasure 的NFT 系列賦能的?前面提到,往 MAGIC Farm 存入Treasure 的NFT 就可以賺取 MAGIC 代幣,因此間接增加了 Treasure 的NFT 的價值……

這個曲線救國的反射弧實在太繞,而且成敗取決於鏈遊Legions 能否爆發,從後來Treasure 的NFT 基本涼了的現狀來看,曲線救國的初心完全失敗,但是它誤打誤撞地開闢了新的根據地——MAGIC 生態。

拋棄初心:MAGIC 成為核心

MAGIC Farm 推出不到一個月,Treasure 團隊就充分感受到了MAGIC 的潛力——超過40% 的The N Project 和10% 的Loot 都被鎖在 MAGIC Farm 裡,而且產出的MAGIC 也有60% 又被复投到MAGIC Farm 裡。

既然市場對 MAGIC 代幣的興趣遠高於 Treasure 的 NFT,那就乾脆拋棄 MAGIC 給作為 Loot 仿盤的 Treasure NFT 系列賦能的初心,從此一切都圍繞著給 MAGIC 賦能。

10 月 6 日,MAGIC Farm 從以太坊遷徙到 Arbitrum 上,Treasure 團隊特別推出了激勵方案——每質押 10000 個 MAGIC 並擁有 1 個 Treasure 的 NFT,將獲得一個普通軍團,每 100 個普通軍團將空投一個特殊類別的軍團(刺客、戰士、攻城、施法者和遠程)。

此時 Treasure 社區初具規模,不僅有社區成員捐款,而且還有自發前來的開發者、設計師等作為社區志願者協助團隊執行任務。

注意,MAGIC 的價值在於它是鏈遊Legions 的平台幣,但此時還沒有影子。

賦能失利:Life NFT

一個月的時間根本開發不出鏈遊 Legions,這意味著 MAGIC 此時還是空氣幣,既然 Treasure 要給 MAGIC 賦能,就要給出新的預期。

Treasure 團隊聯合 Jumpman 推出了另一款鏈遊 Life NFT,這是一個簡化版的《模擬人生》,賦能 MAGIC 的方式是用戶只有質押 MAGIC 才能讓自己的虛擬人物活著,否則 48 小時後直接去世。

但 Life NFT 後來也不了了之,Jumpman 另外搞了 NFT 數據分析平台 Origins NFT,Mirana Ventures 領投了 400 萬美元的種子輪。

話說鏈遊 Legions 直到 2022 年 5 月份才正式推出,被放在了一個更宏大的敘事裡——Bridgeworld。

另立中央:Treasure DAO

MAGIC 仍在持續釋放,儘管 Treasure 生態啥也沒有,卻有著最寶貴的東西——社區共識,尤其是對 MAGIC 的幣價預期的共識。

Treasure 團隊在 11 月份正式推出了 Treasure DAO,不僅向這個 DAO 移交了團隊的權力(MAGIC 的分配方案、生態內孵化哪些項目等),而且還指定 DAO 成為 MAGIC 激勵的唯一接收者。DAO 由質押 MAGIC 的持有者通過投票來管理。

從此 Treasure 正式圍繞著給 MAGIC 賦能而展開建構,這是團隊在當初推出Loot 仿盤時所始料未及的。

但話說回來,Treasure DAO 的敘事並不新鮮,當時幾乎所有的鏈遊平台都有著相同的敘事模板——發行平台幣,然後不斷創建鏈遊(早期由團隊自己創建,後期直接開放),而用戶玩這些鏈遊則需要消耗平台幣,並最終形成一個龐大的鏈游生態系統。

但目前來看,只有 Treasure DAO 成功了。

不僅是因為Treasure DAO 後來持續推出了成功的小遊戲,因為說實話,那一系列小遊戲總能找到更早推出以及更優秀的競品(僅就產品本身而言),所以其實更重要的是它的社區運營得非常好,於是只有 Treasure DAO 起飛了。

裂變:生態之上建生態

Treasure DAO 成立之後,在 2022 年正式開啟了它作為鏈遊平台的敘事——不斷創建鏈遊,以及吸納外部鏈遊或其它項目進來,這些場景都需要消耗平台幣 MAGIC,並最終形成一個以MAGIC 為核心的生態系統,或者說是去中心化的任天堂。

前面提到鏈遊版《模擬人生》Life NFT 就是這個思路的產物,但它是 Treasure DAO 成立之前啟動的。

Treasure DAO 成立之後,自己不斷推出獨立的小項目來增加 MAGIC 的使用場景。

首先是把最初計劃的鏈遊 Legions 升級成 Bridgeworld。Legions 之於 Bridgeworld,基本相當於 Tiny Kingdom 之於 Tiny World,也就是說,Bridgeworld 不是 MAGIC 生態系統裡的單款遊戲,它自身也是一個可以不斷擴張的生態系統。

其次是推出了另外一個生態系統 Smolverse,裡面有 Smol Bodies、Smol Cars、Smol Brains 等一系列 NFT 小遊戲。如 Smol Brains 是猴子 NFT,但它們的智商會隨著 staking 而不斷增長,從而解鎖更多任務。

另外,在遊戲之外還推出了對標OpenSea 的NFT 交易平台Trove 和Smolville。

除了自己推出小遊戲外,還積極拓展外部的鏈游進入MAGIC 生態。例如和Strider 團隊合作,建立3A 級的NFT 和鏈遊工作室。

Treasure DAO 仍在不斷推出新的鏈遊,後來的故事就不必再贅述,總之像滾雪球一樣不斷吸引外部的用戶和資金進入MAGIC 生態,或者至少維持了已經進入生態的玩家沉澱下來,而不是隨著熊市而流失。

總結:社區文化+MLP 策略

我們現在可以總結一下Treasure DAO 的成功路徑。

說實話,他們的遊戲及其他產品從產品力上來說並沒有很出彩(相對於競品而言),但Treasure DAO 成功了,而競品的表現則遠不及它,我認為有兩個關鍵因素。

首先在於天然具有社區文化。

Treasure DAO 是從Loot 仿盤起家,Loot 這個實驗型的項目快速凝聚了crypto 行業敢於嚐新者的共識(主要是注意力以及資金),作為仿盤的Treasure 順勢在核心社區內以激勵空氣幣的方式來引流,從而積累了這部分核心用戶成為早期貢獻者。

這種社區文化近似於玄學,但真實存在,那就是只有社區內部的成員才能夠敏銳地捕捉到情緒,並給出能夠引起共鳴的方案(靠不靠譜則另說)。

但投資人以及創業者似乎更認可的路徑是:作為外部的成功者,在看到新興社區的潛力後,覺得這一套很簡陋,於是試圖進來成為主導力量。所以我們會看到鏈遊投資有不少3A 大作,我猜測他們大概率是帶著傲慢進來,最後會因為摸不著鏈遊真正的社區文化而走向告吹。

值得一提的是,Treasure DAO 的創始團隊有Osmosis 的增長主管以及代幣經濟學/ 增長策略師,可以說是crypto 旁氏(中性詞)的專家,所以最初起盤的時候並沒有借助資本的力量,僅靠少量的自籌資金就起飛了。

其次在於明確的MLP 策略。

MLP 即Minimum Lovable Product,可以理解為最小討喜產品,這種策略放到鏈遊領域就是不斷推出「有點可玩性但不多」的小遊戲,不斷吸引新用戶和資金進來,Treasure DAO 做到了每月至少發布一款鏈遊的節奏(實際上遠不止)。

反觀從外部進來的認為鏈遊這一套很簡陋的成功者,他們的策略往往是兜售一個夢幻的產品故事(尤其是以3A 大作居多),代價就是需要漫長的時間才能問世,因此需要資本長期輸血。

甚至即使是鏈遊native 的開發者,也往往傾向於推出自己的產品,這就限制了發布節奏,而Treasure DAO 則在自研的同時,也選擇與外部直接合作,從而完成經濟價值累積循環。

本文不構成投資建議,虛擬貨幣波動大請謹慎小心

掌握虛擬貨幣、區塊鏈大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