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強 10 大 Web3 技術團隊,90% 以上市值的加密項目由他們開發和守護?

作者 | 火火;出品|白話區塊鏈(ID:hellobtc)

據財聯社創投通統計,11 月份全球 Web3.0 領域融資總數量為 71 筆,融資總額為 10.34 億美元,環比 10 月份的 8.5 億增長 21.65%。

現在 Web3 作為互聯網行業的熱點話題,大到頂級 VC,小到互聯網創業者,無不都在談論。紅杉資本、高盛等國際知名的風投機構,早早開始重金佈局。一些從互聯網大廠辭職的人也都紛紛all in Web3,當然這些大廠本身如騰訊也開始進入 Web3 遊戲領域。

事實上,加密領域裡近萬億美元市場中,百分之 90% 以上的市值是由頭部項目產生的。白話區塊鏈今天帶大家一起來梳理一下 Web3 實力最強、貢獻最大的 10 支隊伍 ……

01|Bitcoin 核心團隊

2011 年,消失後的中本聰把開發權限給了 Gavin Andresen,隨後比特幣項目遷移到了 Github 並於 2014 年比特幣項目正式命名為 “Bitcoin Core”,其背後的開發團隊也被稱為 Bitcoin Core 團隊。

在 Github 上,由於任何人都可以為 Bitcoin Core 做貢獻,因此 Core 團隊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公司,它可以說是一個由中本聰指定接管人組件並通過比特幣社區不斷吸納新開發者的去中心化的技術開發組織。這些從事比特幣開發的人來自經濟、政治、密碼學、計算機科學等專業領域。

Bitcoin core 作為長久以來得到比特幣社區最多支持的開發者團隊,曾被外界稱為全球最有才華的比特幣開發團隊。目前 Core 團隊現在依然專注於 Bitcoin 系統的維護與後續的技術開發,為比特幣將來的技術升級、發展做好鋪墊打好基礎。

為了防止技術開發上的中心化現象,Bitcoin core 核心團隊的代碼合併提交權限被分散到了5個人手中,這五個人是 WladimirJ. van der Laan、PieterWuille、JonasSchnelli 、MarcoFalke 和 SamuelDobson,所有合併提交都有他們的可信 PGP 密鑰簽名才能夠被驗證並部署。

此外,還有成百上千人對 Bitcore Core 項目做出了貢獻,當現有 Core 的維護者們認為,某個開發貢獻者在一方面能力突出,可靠且具有積極性,可以勝任維護者的工作,將授予該開發貢獻者的 Github 帳戶提交(commit)的權限。這麼多年來,首席維護者分別為:

中本聰(Satoshi Nakamoto):2009/01/03-2011/02/23
加文・安德烈森(Gavin Andresen):2011/02/23-2014/04/07
Wladimir van der Laan:2014/04/07-至今

比特幣網絡之所以能夠得以穩定發展至今,成為全球最成功的點對點支付系統,正是因為這些人在技術上給比特幣項目添磚加瓦,在背後默默的付出。

02|以太坊核心團隊

與比特幣 Core 團隊類似,以太坊的技術開發團隊也是去中心化的,此前白話區塊鏈的文章《以太坊 8 位創始人,後來都怎麼樣了? 》對以太坊的早期創始人有過介紹,最早的以太坊核心團隊是由這些人組成,後來以太坊社區不斷發展壯大,逐漸吸引了世界各地帶著“專業技能”參與進來的成員,紛紛加入到以太坊底層及其生態的建設當中。

很多人一直以為以太坊背後是 V 神帶著幾個小伙伴組成的技術開發小作坊,實際上很長時間以來,以太坊社區維護著多個能夠互操作開源執行客戶端,由多支相互獨立不同團隊使用不同的編程語言進行開發,以太坊核心團隊的大量開發工作可以說大都由這多個團隊參與。

目前致力於以太坊 2.0 客戶端開發的就有 8 個團隊,他們分別是 ChainSafe Systems、PegaSys、Harmony、Parity Technologies、 Prysmatic Labs、Sigma Prime、Status、Trinity。

正是有了這多樣化的客戶端和多支不同方向的技術隊伍,使得網絡更強大和多樣化、分散化。在以太坊網絡歷次重大升級中(包括 POS 合併),都是由不同客戶端團隊在多條測試網反複測試、調整下完成的,在這背後他們做了大量的工作,最終提交出了令人滿意的“答卷”。

由於有了這麼多支強大的技術開發團隊作為後盾,以太坊才能成為全球最具實力的 Web3 基礎設置(很可能沒有之一)。

03|ConsenSys 

最初 ConsenSys 只是一家風險投資工作室,其創始人 Joseph Lubin 是以太坊聯合創始人之一,後來幫助建立了非盈利的以太坊基金會,同時比較關注構建以太坊網絡,建立了大量的企業關係以及可以利用的軟實力,成為區塊鏈與政府價值互通的橋樑。

目前,ConsenSys 已成功孵化了 50 多個助力以太坊生態成長的項目,涵蓋了開發工具、基礎設施、核心組件、平台應用、DeFi、DAO、NFT、儲存、去中心化數字身份、風險投資等,其中就包括小狐狸錢包 MetaMask 和 Infura 這樣的著名的基礎設施項目。

小狐狸錢包在發布後不久迅速流行,在過去六年多,MetaMask 的團隊一直致力於打造一種雖然不完美、但足夠有效的產品,同時它對於開發者而言也是一個值得信任的原始程式。通過這些,MetaMask 幫助數千萬用戶和數千名開發人員打開了 Web3 世界。

而旗下的另一款產品 Infura 提供的工具和基礎設施,使開發人員能夠輕鬆地將他們的區塊鏈應用程序從測試到擴展部署。 Infura 可以解決區塊鏈開發者的許多痛點。 

有人說 ConsenSys 就是另一個以太坊,雖然這個比喻有點誇張,但 ConsenSys 對以太坊的重要性是不可否認的,因為它同時充當了遊說團體,孵化器和技術驅動力。而且因為 ConsenSys 不僅與以太坊有關,還通過政府,監管和行業建立聯繫,對整個加密行業都做出了很大貢獻。

04|Polygon

Polygon Technology ,即廣為人知的 Polygon,始於 2018 年,是一家區塊鏈互聯網公司。

剛開始的時候,幾個創始人一直致力於另一個可擴展的區塊鏈 Matic Network。 2021 年 2 月,團隊宣布將 Matic Network 更名為其當前的 Polygon,並宣布其成為以太坊跨鏈中心,確立了新目標是作為一家提供大量多鏈服務的公司。

Polygon 的產品 Polygon SDK 讓交易費用更低、速度更快,並且可以支持以太坊虛擬機 (EVM),現有的以太坊應用程式均可相對輕鬆地遷移至此。因此除了獲得與以太坊相匹敵的體驗,用戶還能享受到高吞吐量和低廉費用。

目前Polygon 已部署了一些熱門的去中心化金融DApp,例如:Aave、1INCH、Curve 以及 Sushi。當然,還有一些 Polygon 獨有的原生應用程序,包括 QuickSwap 和 Slingshot,再加上本身又專注於通過零知識(Zero Knowledge)技術組合給以太坊提供拓展功能。

如今 Polygon 生態強大,可以稱得上是目前 Layer 2 的龍頭,加上項目團隊主要是印度人,也被戲稱為印度以太坊。

05|StarkWare

在以太坊的擴容路線中,零知識證明 ZK Rollup 一直被寄予厚望。早期的零知識證明項目 Zcash、Monero 雖然在隱私保護方面做得很好,但是只能作為一種價值存儲手段,難以搭載其它應用。

而後來的明星項目有 StarkWare、ZKSync、Aztec 等,其中 StarkWare 在今年 5 月以 80 億美元估值完成 1 億美元 D 輪融資,這使得StarkWare成為一級市場上估值最高的項目之一,遠超現在熱門的 Layer 1 公鏈 Aptos 和 Sui。

但 StarkWare 成立的時間並不是很久,於 2018 年在以色列創建,不過其團隊陣容強大,素質全面,由世界級的密碼學家和科學家組成:核心成員 Eli 是 Zcash 的前首席科學家,是多年來在零知識領域開拓創新的領軍人物,發明了zk STARK,曾是以色列理工學院的教授,是世界上最傑出的密碼學專家之一;CEO Uri 是一個連續創業者,他具有敏銳的商業嗅覺和籌資談判能力。

目前 StarkWare 的產品體系分為兩部分:

其一是作為 ToB 服務的 StarkEx,StarkEx 創立了擴容即服務(scaling as a service)的商業模式,自 2020 年就已正式上線以太坊主網,已實現盈利。曾服務業內頭部客戶 dYdX、Sorare、ImmutableX、DeversiFi 等。

其二是作為通用 L2 的 StarkNet,可以部署任意的智能合約、而不像 StarkEx 那樣需要為特定應用做定制開發,目前正在開發測試中,有望將節點下放給社區運營,成為完全去中心化的版本。

總的來說,StarkWare 團隊是主流的零知識證明技術 zk SNARK 和 zk -STARK 的發明者,且是基於 STARK 採用的 zk rollups 技術,相比起 optimistic rollups,zk rollups 以其更快的提款時間帶來更好的用戶體驗 。

而StarkWare作為 zk rollups 賽道內最好的公司之一,為區塊鏈行業提供基於 STARK 技術的解決方案,其遙遙領先的擴容技術非常值得期待。

06|Cosmos

Cosmos 由 Ethan Buchman 和 Jae Kwon 創立於 2014 年,旨在打造具有互操作性的區塊鏈。

早期階段,Cosmos 仿照以太坊設立非營利組織 Interchain Foundation(ICF),以推動生態系統的發展。

在 2020 年初創始人 Jae Kwon 宣布離職,隨後其核心人物 Zaki Manian 也宣布離職,此風波曾一度造成其 Coin ATOM 暴跌。
不過 Cosmos 是跨鏈中的明星,被譽為“區塊鏈的互聯網”,互操作性和可擴展性是 Cosmos 的項目的最大特點。同時,還有兩大創新:

一是提出技術創新 Tendermint,它是一種將區塊鏈的網絡和共識層打包成通用引擎的解決方案,使開發人員可以專注於應用程序開發,而不是複雜的底層協議,上手簡單;

二是安全創新 Cosmos SDK,模塊化和安全性允許開發人員在其上移植 Golang 中已經存在的任何現有區塊鏈代碼庫,方便簡單。

所以 Cosmos 團隊發展雖然聚散離合,但是自創立以來一直不忘初心,一直在致力於解決:可擴展性、現不同鏈之間的消息傳遞、主權 & 共享安全、提升速度等問題,也為 Web3.0 做出相當重要的貢獻和努力。

但 Cosmos 能否通過降低開發者門檻、優化用戶體驗、提升 ATOM 價值捕獲力?借助 Cosmos 2.0 的升級對於在未來的公鏈市場中佔據領先地位有助力,但能否突破公鏈之爭還得時間的檢驗。

07|波卡

2016 年,以太坊經歷分叉危機。 Parity 團隊考慮獨立創建一條分片版本的以太坊,而以太坊聯合創始人 Gavin Wood 意識到,以太坊 2.0 要成為現實,至少需要 5 年,甚至 5~10 年,於是他決定離開以太坊,從頭開始創立了波卡(Polkadot)。

2016 年 10 月,第一版波卡(Polkadot)白皮書草案發布。

波卡項目一經提出,就引起了業內的瘋狂追捧。 2017 年,波卡的第一次進行私募,僅用了 7 天時間就獲得 485,331 ETH 的資金,當時價值約為 1.44 億美元。而當時波卡的狀態,還只是一個白皮書。

以太坊雖然號稱世界計算機,能夠通過智能合約讓 DeFi 能夠繁榮發展。但性能有限,很容易因為合約過多造成網絡擁堵;另一個問題是以太坊逐漸形成了一個封閉的生態。因為當比特幣用戶無法去使用以太坊上的 DeFi 生態時,這對於區塊鏈整個行業來說並不利。

所以 Gavin Wood 提出了這樣一個理念:這個世界不能只有一個以太坊。他認為在未來的去中心化世界中,將有多個公鏈,而公鏈之間需要互通互聯,否則一個個孤立的公鏈將成為一個個“信息孤島”,而打通這些公鏈的橋樑就是跨鏈技術。

所以波卡帶來了一個重要的功能,跨鏈。順便提一下,提到 Polkadot,網上也把它和 Cosmos 稱為跨鏈“跨鏈雙雄”。

跨鏈在設計層面就跳出了以往單個區塊鏈的思維,從一個生態的點擴大到能連接許多生態的網絡。另外波卡是一個可伸縮的異構多鏈系統,其本身不提供任何內在的功能應用,主要是連接各鏈協議,維護協議通訊有效安全,並保存這些通訊資訊。這些在保證共享安全的前提下,非常好的提升了擴展性和交互性。

基於對 Web3.0 的展望,波卡在無論物理架構層面還是協議層面,同樣是為 Web3.0 做出重要貢獻的。

08|Dapper Labs 

說起「加密貓」,這個名字在業內可以說無人不知,在 2017 年底一上線就把以太坊給堵了,隨後過去的兩年裡,奶酪巫師、Dapper Wallet、與 NBA 及 UFC 的合作、巨額融資、Flow 公鏈,一系列的新聞不斷傳出,這一切都歸功於其背後的團隊 —— Dapper Labs。
細數 Dapper Labs 一路以來的發展歷程,每一個新的項目都刷新了從前的記錄。因此“Dapper Labs 出品,必屬精品”的佳話也在圈子裡流行起來,其實在加密行業中,很少有團隊能夠同時做到開發區塊鏈、錢包、推出流行應用,Dapper Labs 團隊非常出色的完成了這些任務,那這個團隊有什麼魔力呢?

成立於 2018 年 2 月的 Dapper Labs,初心是,朝著“如何能讓區塊鏈更好地被主流人群採用”這個目標前進,圍繞著這個目標,從用戶、開發者、創新商業模式Dapper Labs都做到了創新發展。

Dapper Labs 團隊由 Roham Gharegozlou、Dieter Shirley、Mikhael Naayem 共同領導。

Roham Gharegozlou 出生於伊朗,從高中就開始接觸互聯網,製作網站,從斯坦福大學畢業後的第 3 年 2012 年,創辦了一家互聯網相關的工作室。隨後各種因緣巧合,在家挖出比特幣的 Roham Gharegozlou 和開發過自己手游平台的 Mikhael Naayem(後賣給了 Animoca Brands)加入 Roham Gharegozlou 的工作室。這時候,他們開始認識到區塊鏈的技術將可能改變社會,賦予新的自由,於是工作室開始轉向加密技術發展。

於是 2017 年,全球第一款區塊鏈遊戲 Cryptokitties(加密貓)在這家工作室誕生,因為這款遊戲問世後大受歡迎,團隊將工作室變成了 Dapper Labs,所以有了後續的精彩故事。

正如 Dapper Labs 的使命所說的那樣:Blockchain is for you,如果說區塊鏈行業開啓了NFT的時代,那麼 Dapper Labs 推動了 NFT 行業。

09|Yuga Labs

說到 Yuga Labs 成立背後的故事,也很簡單。

20 歲出頭的 Gordon Goner 和 Gargamel 是好友,兩人在 2017 年靠加密貨幣發家致富,然後因為開槓桿「失去了一切」,於是開始想在這個圈子裡做點事業。剛好 2021 年初在 NFT Summer 前受到圈內前輩作品的啟發,聯繫了兩個另外工程師朋友,四個人一起做了以猿猴為主題的 NFT 項目,結果一不小心大賣了。於是 2021 年 4 月 23 日, 隨著 BAYC 俱樂部的啟動,也意味著 Yuga Labs 誕生了。

「Yuga」來自《塞爾達傳說》遊戲中一個能將自己和他人變成 2D 藝術品的巫師,BAYC 的創始人拿來作為工作室的名稱,寓意團隊的非凡創造力。

在 BAYC NFT 系列取得巨大成功之後,Yuga Labs 也成為加密行業家喻戶曉的名字。後來 BAYC衍生項目寵物狗 Bored Ape Kennel Club,也很火熱,然後 BAYC 又衍生出變異猿 Mutant Ape Yacht Club,依舊火爆。

作為目前業內最具影響力的 NFT 項目,BAYC 在 NFT 發展史上具有承前啟後的標誌性意義,因此很多玩家甚至將 BAYC 視為是 NFT 領域的以太坊。

今年年初 Yuga Labs 收購了 CryptoPunks 和 Meebits 系列 IP,這意味著兩大頭部藍籌 IP 合流,統統收入一家囊中。而 CryptoPunks 開發商 Larva Labs 表示願意出售的原因,是覺得相比自身,Yuga Labs 更擅長運營和發展圖像類項目及其社區生態。

收購 CryptoPunks、Meebits 等明星 NFT IP 只是 Yuga Labs 商業運作能力的一個縮影。 Yuga Labs 還將品牌周邊的運營能力伸向更遠方,今年 3 月 12 日,Yuga Labs 在聯合公告中表示 Yuga正在建立一個猿宇宙,BAYC 即為該宇宙的中心。該項目名為「MetaRPG」,以遊戲為中心、以擴大 BAYC 世界為目標,並歡迎非 BAYC 持有者一同加入。

其實 BAYC 從簡單的 JPEG NFT 演變成一個更廣泛的生態系統,是由於項目方賦予 NFT 持有者特殊的權益:包括參與項目方舉辦的各種活動、有權分享項目方提供的各種服務及產品等。

對於團隊來說,Yuga Labs 是不斷突破 NFT 生態系統的界限,除開 BAYC 系列之外,Yuga Labs 還在構建一個忠誠度極高的產品體系,準備通過各個領域的影響者來推廣產品,猿猴元宇宙的未來值得期待一下。

10|Axie 開發商 Sky Mavis

Sky Mavis 於 2018 年初在越南胡志明市成立,是一家專注於技術的遊戲工作室,他們構建了未來的虛擬世界和使之成為可能的基礎設施,因此 Sky Mavis 也可以看做是基礎設施建設者。

2017 年,在玩了 CryptoKitties 幾個月後,CEO Nguyen 就迷上了。然後,他意識到他可以做一個自己的基於區塊鏈的遊戲。在幾個月的時間裡,在一群朋友的幫助下,Nguyen 創建了Axie Infinity。

Axie Infinity 的遊戲在全網爆火之後,據 Token Terminal 的數據顯示,僅用 30 天 Axie Infinity 就取得了高達 3.34 億美元的收入,一度超過了《王者榮耀》在 2021 年 7 月 2.31 億美元的收入。 Axie Infinity 當時成為了數字資產中鏈遊賽道的寵兒。

傳統遊戲裡,我們在遊戲中獲得的裝備,道具,寵物和金幣,看起來是屬於我們自己的。但是實際上這些虛擬資產是歸屬於遊戲開發公司的,這些虛擬資產所代表的的數據也被公司管控著。

Sky Mavis 則嘗試將區塊鏈技術引入到遊戲中,使得遊戲中的金幣成為 Crypto,遊戲中的裝備,道具,寵物成為了 NFT。這些數字資產的數據也是存放在去中心化的區塊鏈上,因而玩家擁有這些虛擬資產的所有權。看起來只是簡單地將區塊鏈技術結合到了遊戲中,但是這樣的方式卻實實在在地改變了遊戲本身的性質。

可以說,Sky Mavis 在 Axie Infinity 上的成功為遊戲產業帶來了新的概念,驗證了新的發展方向。 Sky Mavis 不僅僅是推出了一款成功的遊戲 Axie Infinity,更重要的是它的一些探索為整個遊戲產業帶來了一次顛覆性創新,引領遊戲產業發生了巨大變革。

11|小結

在加密行業 13 年的生命歷程中,2022 年是有史以來最坎坷的年份之一,外部金融環境恐慌,加之內部諸多事件連鎖暴雷,但敗者退場才能換取行業更穩健的未來。

不過有這些前輩們的鋪墊,我們仍然可以確定,持續構建的人會一直在,相信加密行業在經歷了跌宕起伏的一年後只會更加堅強,而不會消亡。

本文不構成投資建議,虛擬貨幣波動大請謹慎小心

掌握虛擬貨幣、區塊鏈大小事